渡邊玲子小提琴獨奏會

有的家長放任小孩干擾其他聽眾是怎樣?

10/19晚上國家音樂廳的節目。朋友推票搬出八折優惠,加上查了曲目被布拉姆斯二號小提琴奏鳴曲(Johannes Brahms: Sonata for Violin & Piano No. 2 in A major , Op. 100)吸引,昨天晚上就跑去聽(布氏創作此曲是在瑞士的Thun,本來是很美麗的湖畔小城,據說最近遭水患所苦。今年這裡的足球隊首度踢進歐洲冠軍盃,賀)。

結果反而是那一曲沒辦法仔細聽\_/

坐後面的兩個死小鬼似乎坐不太住,兩腳動來動出還某咳嗽。前面那排坐的幾個中年女性似乎是帶那兩個小孩進場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家長,每幾分鐘就不停回頭看死小鬼在幹嘛。這種現象在演奏布氏的曲子時越來越誇張,他們不停交談(以為壓低音量就沒關係?這可是「音樂會」啊!),小孩不停製造噪音,到後來甚至還有人的東西掉到地上,害我完全被干擾\_/

本來我在看需要對號入座的藝文表演時很不喜歡換座位,但這次也不得不在中場休息時盡量往前坐遠離那堆噪音製造者。大概二樓只坐了半滿,不用擔心會坐到別人的座位。

這年頭會看譜演奏的表演者似乎很少?看渡邊小姐會瞄譜總覺得不太習慣。其實演出是否要看譜這見仁見智,不過我比較喜歡演奏者能盡量走自己的風格來詮釋曲子啦:p整場以拉威爾的吉普賽人(Ravel: Tzigane)最讓我印象深刻,上半場的時候渡邊小姐有幾次翻樂譜唰的聲音有點大聲,下半場就頗順。以300塊台票打八折來說,算是很不錯的演出。

沒有那些死小鬼鬧的話就好了-_-

在〈渡邊玲子小提琴獨奏會〉中有 1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