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世界大賽第一戰賽後感想

因懷疑大仙動機不良,故本輪沒有大仙預言。

本來以為原音的轉播員是FOX哼哈二人組Joe Buck配Tim McCarver,所以選擇聽中文轉播(連緯來的主播和球評水準都比那對二人組好)。後來發現是Dave O’Brian配Rick Sutcliffe,就轉公視聽原音,爽!

Joe Crede搶盡了整場比賽鋒頭,打出致勝分全壘打,加上兩個撲救險球為球隊省下三分,攻守俱佳,可是他今晚實際上是四打數一安打而已。太空人王牌投手Roger Clemens只投兩局就失三分退場,中繼的Wendy Rodriguez丟三局多被打四支安打但送對方五次四壞。若沒注意比分,單看這些內容,一時還會以為這是場一面倒的比賽。其實白襪大半時間也只領先一分而已,先發投手古巴人Jose Contreras雖然丟七局只被打出六支安打,但賞了太空人打者三記觸身球,更被對手兩次攻佔上三壘無人出局,他也丟的不輕鬆。

白襪隊那兩次被攻佔到三壘無出局竟然都沒有失分,贏球實至名歸。六局上Contreras一開始被敲三壘安打,後來對方三次內野滾地球結束攻勢,八局上更驚險,Contreras被打二壘安打後退場,換上的Neal Cotts又被Lance Berkman打一壘安打,形成一三壘有人無人出局,輪到對方第四棒Morgan Ensberg打擊。再來的調度就考驗雙方總教練的智慧,Cotts是左投手,再來面對太空人的打線是四棒右打Ensberg、五棒左打Mike Lamb、六棒右打Jeff Bagwell,Ozzie Guillen選擇留Cotts在場上面對四棒而沒有提早推上closer右投手Bobby Jenks,等於是要他投完Lamb後再推出closer對付Bagwell。這樣做一方面是知道太空人隊打線弱,可以等到下一個難纏的打者(Bagwell)再換投,賭注是Cotts在修理Lamb前要先撐過Ensberg這棒。另外,因為當時比分是4:3只領先一分,進攻方最強的打者Berkman又剛打完上一壘,就算是輪到中心棒次第四棒打擊,進攻力薄弱的太空人隊也有可能有自知之明發動強迫取分,這時不管是換上Jenks還是讓Cotts在場上撐,白襪隊都確定要讓實戰球速有至少mid-90s的火球投手在場上迎敵。因為觸擊是要將球盡量往地上打,打者最忌諱對時速155km/hr以上的快速球做觸擊,非常容易會觸成必死小飛球,白襪隊就是抓住這一點,凍結太空人隊任何出奇招的進攻法,只能用手中棒子硬拼三振能力高的Cotts。

結果他賭對了,畢竟是因為精神領袖Bagwell受傷才接下四棒的Ensberg,成為Cotts火球下第一個犧牲者。輪第五棒的Mike Lamb打擊普通(還排得到五棒,可見太空人隊打擊多慘)而已,不過今天有一支全壘打。問題轉到太空人隊總教練Phil Garner身上,他是要因為Lamb今天打出過全壘打而留他在場上面對左投手,還是要避免左投剋左打派上右手代打呢?太空人隊板凳上頭有五名選手,右打者有Eric Bruntlett、Raul Chavez、Chris Burke,還有左右開弓的Jose Vizcaino;除了Burke外全部都是打擊貧弱不可信賴的傢伙…場上是Lamb球季.236打擊率.284上壘率(!)12支全壘打,板凳上有.248打擊率.309上壘率( -_- )5支全壘打的Burke,如果太空人隊把Burke換上場,白襪隊會毫不猶豫將Bobby Jenks換上場。

這是我認為Garner調度失策的地方。白襪隊擺明了在對付完Lamb之後Cotts也會退場,也就是說換不換代打的不同處,只在Jenks會不會在這個打席提早亮相而已。雖然不能說換代打Burke就一定能把比分追平,但當時一出局一三壘有人,只要不是內滾鳥飛或三振,基本上三壘跑者就可以回本壘攻下追平分,如果是Lamb建功,雖然可能進入延長賽,但白襪牛棚的兵力仍然充足;如果換上代打奏效讓守成失敗的變成Jenks,那已經用掉closer的白襪隊就會承受沉重的壓力。反正結果Garner選擇不換代打,相信他的打者今天打出過全壘打可能狀況不錯,讓今年球季對付左投手只有.179打擊率的Lamb被三振出局,成為俎上肉。

這篇球評也說Phil Garner八上調度失策,可是他認為該換掉的是Jeff Bagwell,這點實在是太結果論。就算Bagwell如他所說「傷後復出打世界賽,手感和揮棒速度都不如往年」,也還是比前一棒Mike Lamb和板凳上的所有打者都要厲害。如果要把他換下場,板凳席上有誰能提供不差太多的攻擊力的?連Lamb打這麼爛的都還有五棒可以打,板凳上都只有一個Chris Burke可以替換他,那四屆All-Star、15年大聯盟資歷、長打率從未低於.380的Bagwell,還有誰可以把他換掉的?

總之,那個半局太空人隊錯失大好的得分機會,被連續三次三振化解危機。這絕對不是沒有戰術的問題(我解釋過,對火球投手觸擊吃屎機會非常大,強迫取分失敗可是會死三壘跑者的),換代打也未必就會有比較好的結果,可是那個半局雙方教練的鬥智,Guillen不但是比較聰明的一方,也是賭對的一方。

Clemens列入day-to-day DL,還有沒機會在世界大賽裡再次出場,沒人可打包票。不過要說他退休,這種話還說的太早,Clemens說他要退休的話不可相信,這誰都知道。

第二戰Andy Pettitte對打Mark Buehrle,雙方最強的左投互幹,應該不會再像今天這場變打擊戰了吧…

在〈2005世界大賽第一戰賽後感想〉中有 10 則留言

  1. 實際上我沒說錯啊.

    Pettitte和Burhrle兩人合計: 13局 15安 6責失 0四壞 10三振 ERA 4.15
    其他投手: 4.1局 6安 7責失 2四壞 2三振 ERA 14.54

    這兩人合計送出10次三振, 打出4:2的比分, 並不是打擊戰啊.
    打擊戰是在這兩人下場後RP都炸掉..
    別誤會了, 我不是大仙, 大仙預言我只是轉述來此留底.(這樣做的理由, 有時間會解釋)
    大仙只是我背後的黑暗勢力而已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