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國小檢測 小六生不會分辨「草書」「隸書」

如果新聞標題是這樣寫,大家的觀感是不是就不同了?

讀者一定會說「幹,小學生學什麼他馬的隸書」。

我們來看這篇新聞

可是中時的新聞標題是「北市國小檢測 小六生不知「令堂」是啥碗糕」。完全引導讀者走向「幹,這年頭小學生連這都不會,教育失敗」的思維。

之所以他們要一直攻擊教育部,就是因為怕學生被教聰明了,以後他們搞這套騙不到人。我相信以前一綱一本時代教出來的人有八成以上會被標題騙,開始擔憂小孩子國文教育不行。

北市昨日舉行小六生基測,測試領域為國語文及數學,受測對象包括北市公私立國小一五一校、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及政大附設實驗小學及東莞台商子弟學校,共計一五四校、一○八六班,三萬二○八七位學生同時應考。

國小基測是台北市教育局為瞭解九年一貫課程實施後,學生基本能力指標學習效果及瓶頸,作為修正教學方式或銜接教學之參考。測驗與學生成績和日後升學無關。檢測結果供各校參考,不對外公布,亦不公布學生個人成績。

台北市教育局辦的小六基測,東莞台商子弟學校的來考?

而且,這基測號稱是「學生基本能力指標學習效果及瓶頸」,我們來看看到底有多「基本」…

例如題目問,媽媽拿到一張廣告單,上面寫著「進駐明星學區,千坪公園盡收眼底,坐擁青山樹海,享受蟲鳴鳥叫」,廣告單主要促銷的商品是什麼?(1)明星學區(2)千坪公園(3)青山樹海(4)房屋住宅,答案應是(4)。但有些學生認為是「青山樹海」,也有些選「明星學區」。老師說,小六生若沒有廣告單「促銷商品」的概念,可能就會答錯。

這題我也錯。基本上這是個非常不嚴謹的題目,我相信如果出在聯考是要送分的。單拿這一個廣告句,雖然有些常看賣屋廣告的人會知道這是賣房子的人寫的,可是誰知道?如果Donald Trump哪天發顛要賣千坪公園,他是不是也可以這樣寫?如果大安鱷魚公園裡有個熱狗攤要賣,賣方是不是也可以寫這種廣告詞?

這種號稱考「概念」實際上出題一點都不嚴謹的題目,就跟「早上起床,看到??坐在沙發上看報紙,##在廚房弄早餐。請問##是︰(1)爸爸(2)媽媽」這題一樣。

另一題:吃完晚飯,突然電話鈴聲響起,小麗說:「請問您找誰?」對方說:「我是陳大明,令堂在家嗎?」問題是,小麗應該把電話轉給誰?(1)爸爸(2)媽媽(3)堂哥(4)阿嬤。結果老師發現,很多小六生搞不清楚「令堂」、「令尊」是什麼意思,因為上課時沒有教那麼多。

這題我對。可是我敢確定,「令堂」這個詞絕對不是我小學時學到的。也就是說我小六來考,也只能用猜的。

我確定從國立殯儀編譯館出版過的所有小學國語課本中,沒有一課有教過小學生什麼叫令堂,文言文是國中才開始出現在課文的東西。所以不要說現在小學沒教過令堂,以前一綱一本時代大家都用的國編本也沒有教。既然課本從沒教過,那學生不會是很正常的。我不知道那些人是在靠夭什麼。我想只是因為他們太笨,記憶力太差,差到連「令堂」是國中才學到不是小學學的都不記得了。至於這麼笨,是不是一綱一本弄笨的,這裡不討論。

國語文開放性試題有一題問,形容最吝嗇的人應是一「」不拔,答案應為:「毛」。但考生朱嘉瑩說,有些成語老師沒教,只能看前後文猜意思,她想不出來和「吝嗇」同意的成語是什麼。

這題我也對。可是我也不是很確定這個成語是小學時代有學到的?感覺比較像是會出現在課外讀物的童話裡?

國語文新詩題考意境,老師們認為,對小六生有點難。題目是:「水冷得發硬,我卻不忍批評她,一路上,她總有些事得忙,比如什麼時候會開什麼花,她一定要為她們做些準備呀!我選擇,耐心等候」,請問作者的「她」是誰呢?(1)媽媽(2)黎明(3)月亮(4)春天。不少考生選「媽媽」,也有人答「月亮」,但標準答案是「春天」。

這題別說是對小六生難了,我看連有博士學位的都會答錯。我這題錯,而且老實說我看不出來答案一定要是春天而不是其他三個的原因在哪裡。我看是只有讀過這篇,老師告訴你「這個是說月亮喔」才會知道吧?

這種題目他馬的我也會出啊。「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 ,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請問羽扇綸巾是指誰呢?︰(1)周瑜(2)諸葛亮(3)小喬(4)林志玲」。答案是周瑜,可是小六生就算有能力讀完整句分析出羽扇綸巾是指公瑾,也不會知道那是周瑜的字吧?

而且我說這題有個大白癡曾經做錯︰李敖。他這白癡說羽扇綸巾擺明就是寫諸葛亮,是我們現在對諸葛亮的形象,所以蘇軾他寫了這篇牛頭不對馬嘴的詞,要讚諸葛亮卻畫蛇添足先提周瑜上了小喬。

白癡。

羽扇綸巾是當時的士人形象,之所以將它跟諸葛亮畫上等號時以前的國學大師學文言文學成白癡誤將它們兜在一起以為古人都這樣用的。李敖直接引用這種用法然後說蘇軾這詞寫壞了,白癡。

所以這報導裡的選擇題我四題錯兩題,如果是我小六來寫的話四題至少錯三題。我的國文能力?高中聯考只錯兩格近滿分,大學聯考高標。老實說我很討厭這種故意拿只有課外補習才會教的東西考人,然後學生不會寫就在靠夭說學生程度差。學生只要有學到該學的,不會因為他小學就先學到就會比較行啊。何況它這種題目這樣出,我相信就算是以前國編本時代的小六學生,像我這種沒補習的人去考也一定很慘吧。

興雅國小學生謝宇傑表示,國語文考題要辨識四幅書法體例,但課本只教過篆體、楷體,其他就看不懂了。老師楊秀君表示,國語文考題出現「行、楷、隸、草」四體例,要考生全部辨識正確是很大的考驗。

國小教篆體行體隸體草體?You motherfucking kidding me?

作文是一篇引導文:考試對每位學生都是件重要的事。考試前,你的心情是怎麼樣?考試當時或許胸有成竹,或緊張不已,你怎麼面對?考試結束後,你的心情又是怎樣?自訂題目。

題目︰「幹你娘」
第一段︰(考試前,你的心情是怎麼樣?)幹你娘要考試了…
第二段︰(考試當時或許胸有成竹,或緊張不已,你怎麼面對?)幹你娘不會寫…
第三段︰(考試結束後,你的心情又是怎樣?)幹你娘考不好…
第四段︰幹你娘哪個沒屁眼的岀這種鳥題目…

有些成年人很奇怪,很喜歡說「啊我都會這個這個現在學生都不會,一代不如一代,教育完蛋了」。這種報導完全就是這套思想化成文字,充斥著記者個人優越感。可是這些人都不會想想「這種東西是小學生就要會的嗎?」「我以前是什麼時候學到這些東西的?」拿自己現在懂的來笑小學生說哈哈你們都不懂,這算是病態吧。

我高中國文導師當年只說,以後會進入電腦時代,中國的方塊字不同於英文,他們是會唸就會寫,可是中國字一定要練習才會,所以我們以後一定要讓小孩子練習寫中國字。其他額外的補習他都不鼓勵,小學生學那麼多又不會比較厲害。

我是不懂台北市教育局實際目的是什麼啦,不過我想八九成只是要故意把題目出的很機車,然後說你看看現在小六生考的滿江紅,證明教改失敗學生程度越來越差,所以要回到以前一綱一本blahblah…

那我建議他們不單是一綱一本,而且還是小學就教量子力學好了,反正他們認為現代小學生就該看懂文言文(我那時代還沒那麼高標準),那學學量子力學也是正常的嘛。

在〈北市國小檢測 小六生不會分辨「草書」「隸書」〉中有 26 則留言

  1. 一綱一本的令堂令尊沒有意外的話會在國中的應用文裡面第一次碰到,這個時代的國小生不知道令堂是什麼應該非常正常。

    不過為了全球化的競爭,以及減輕學生壓力,採用一綱一本並從小就教微積分(為了量力作準備)是絕對必需的。

    至於字體的部份,本會認為只考四種字型是絕對無法在全球化的競爭下生存的,以下是本會認為做為一個學生至少要能分辦的十大字體清單:

    新細明體
    標楷體
    微軟正黑體
    儷黑 Pro
    華康少女體
    明朝
    Times New Roman
    Arial
    Lucida Grande
    Helvetica

  2. 過度灌中國語言腦袋
    對台灣 全球化的競爭 有幫助嗎
    笑話
    還不如 多增加一些 國外語言
    並多找來多國有證照 外國教師 到學校教學

    以民進黨 改革力量與決心(看來只有杜部長敢)
    要向 日本明治維新 有新台灣教育 很艱鉅
    至少可以學 德國改革司法(一半東得過去獨裁司法人員被裁換)

    大量引進國外人材 思考模式 才能突破
    再不改格
    後一代 台灣孩子 依然受癌細胞 所苦

  3. 那題答案是”春天”的我也不會,
    至於辨識什麼字體,
    我又不是要收藏字畫的藝術家,
    為何要在小學就學會辨識?
    羽扇綸巾這題,
    印象中之前的國立殯儀館的解釋說這是指豬哥亮。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XD)
    而”令堂”一詞,
    我是看電影才知道的。

    怎麼看都不覺得我小學六年級時就學會這些東西,
    或許是我小學比較蠢又不用功吧XD
    話說回來,
    這些妓者的痣粒就只有批評小六學生不會這些東西嗎?
    怎麼會沒看出來這個試卷是出題的人比較有問題?
    這種題目拿來考小孩,
    出題的人是白痴嗎?

  4. By the way,
    有誰打電話會用”令堂”來稱呼對方老娘的?
    頂多就是用到”你母親”、”你媽媽(你老媽)”、”你啊娘”、”你啊木”這些吧。
    文章或考題當然可能出現”令堂”這種對話,
    但現實生活的對話有這麼客套的嗎!!!

  5. 初次留言 請多指教

    1. 現在的記者有什麼資格批評小學生程度? 他們自己說不定連小學生都不如勒

    2. 對於一綱一本委員會 委員長提出應該認識的10種字體 我覺得對小男生來說 只要會分辨”少女體”即可 如此比學會10種外語加母語 20種字體都來的實際(good)

  6. 他們出這種題目的主要目的不是只有製造教改失敗的印象啦,事實上是這些滯台支那豬好像真的認為這些fucking stuff是現代人必須知道的東西.

    誰想讓自己的小孩腦袋裡面灌這些shit,快去投給他馬的特首閣下吧-_-

    其實我覺得就算天佑台灣讓特首閣下戰敗,支那國民黨縮小到支那新黨的規模,台灣人也應該留一塊特區讓滯台支那人移居並且任命特首閣下領導.所有的教育都讓他們自治,她們就會很高興的餵自己的小孩吃這種屎.然後當他們的下一代長大之後又聽信爹娘的話認為到支那就業才是王道而大批往支那移動的時候,我們就有看他們被從小其實不用吃這種屎的純種支那人痛電到吃大便而流落街頭乞討的live show可以看了.

    這時我們再出錢把這些下一代接回特區,開放半年法律假期讓他們自己搞文革找他們爹娘報仇,扒特首閣下的墳鞭屍洩恨!

    這個轉播權利金可能可以收到手軟XD

  7. 這些東西至少要等唸到國中以上才知道吧囧.

    不過看使用殘體中文和外星文字或不上標點的小鬼越來越多, 我認真認為台灣應該要強化白話文教育,而不是一句暴支膺懲就把它拋掉,更不是像某些臭老九一樣硬灌小學生文言文.至於文言文那種東西就弄幾篇選讀教材意思一下,剩下的留到大學再給想學的人去學就好了.

    當然學了會不會腦殘不在討論範圍內XD

    最後,儒學與其說是學說還不如說是一種愚民宗教,強迫所有國民都硬食實在愚蠢至極,而且事實上中國抱著儒學2000年,最後還不是被英國打爆.

  8. 「事實上是這些滯台支那豬好像真的認為這些fucking stuff是現代人必須知道的東西」

    黨國教育一直以來不就是這樣嗎?在課本裡塞一堆無用知識(甚至是假的知識),把你洗腦成笨蛋,然後再利用媒體力量說現在的年輕人程度太差爭不贏中國人之類的,不曉這得算不算是唱衰文化的一種應用? XD

  9. 跟古支那文無關,不過我真的很想知道為什麼現在的
    小鬼們使用火星文或殘體中文的量如此的多.-_-
    不是應該強化過白話文教育了嗎?-_-
    當然有一個可能就是巴版或GB的鄉民都在扮年輕,
    其實他們是受過黨國教育的死老頭XD

  10. 老師們會告訴你: 小鬼們寫出火星文作文,就是因為文言文唸得不夠多。

    事實上文言文就是拿來寫字用的,要說是因為嫌把講話通通用寫的太麻煩才偷懶這樣寫也說得通,所以漢人才弄出一個像是「飯否?」代換掉「吃飽了沒。」這類的東西。

    而現在的台灣小朋友用的「ㄢㄢ」,或是中國人用的「PPMM」這類的東西也都是一樣的功能,事實上你要說他是”文言文 2.0″也沒什麼問題,要認真推廣的話後面加個藍海或是金磚之類的包一包搞不好明天商學院的學生就開始寫個案報告了。

    文言文的優美,就跟 pseduo code 一樣讓人神迷。

  11. 1. 以前小學的課本可是有一點點文言文的喔;
    2. 以上的題目對大部分的小學生本來就有一些難來的,有很多人錯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不過我想應該還是有一些中文比較好的學生能答對啊。

  12. 建易這群 活在古中國
    愛古中文及 一肛一本

    最好 開始綁小腳 紮辮子
    最好也在 頭額貼張 符

    等七月晚上集團出巡時
    唸個滿臉 文言文
    子曰不子曰 令堂令尊地

    七月過後 群居龍發堂

  13. 1. 羽扇綸巾被誤植為諸葛亮是當時製作高中國編本的老師們犯的重大錯誤之一. 我記得上課時我們老師有批判過這一部份. 至於歷史課本其實在三國時代也犯了一個跟司馬懿有關的大錯. 我只能說國編本可能審查過程有暇疵, 才會出現明顯的重大錯誤而未改正(故意寫錯以捧政府老二的則是另一回事).

    2. 其他文字不知道, 但注音文跟微軟腦死新注音有關. 但新的用語本來就會一直出來, 我看不出這有什麼好擔憂的. 只有跟不上時代的人才會覺得年輕人創新用語很不妥.

    3. 請問小學國語課本哪一課是文言文? 我實在想不起來.

    4. 我原文中可不只是說這些題目對小學生難啊, 連對我這種學習國編本結果高中大學聯考國文都考很好的人來說照樣考不好啊. 我從小到大可沒學過什麼隸書辨識, 那個狗屁新詩選擇題我到現在也還不懂為何答案就一定是春天.

  14. 我討厭注音文,不過那是另一回事,注音文我把它歸類於流行性的用語,等流行退了就會自己消失或式微.我說的是高中以下的小鬼們連白話文都說不清楚或語焉不詳,又或是前後文邏輯脫序,這應該跟看不看得懂流行用語無關.

    而且感覺這種小鬼有越來越多的趨勢-_-
    當然我沒有統計資料,只是憑感覺說話,誰都可以說我講的不準,
    不過還是有請Foxx君說明一下-_-

  15. To “Jinroro”兄:
    其實語焉不詳或是前後文邏輯不一的問題不見得只存在小朋友喔。
    一般社會新鮮人(其實老鳥也好不了多少)的報告也是慘不忍睹啊XD

    雖然我手邊沒有足夠的證據和數字,
    不過我寧可相信這是”抒情文”讀太多造成。
    (那種只會挑動情感而不是說之以理的文章我通稱為抒情文)
    這種文章在以前的國立殯儀館時代總是有一堆會被選進課本,
    而且並不限於白話文或文言文,
    一堆白話文也是牛頭不對馬嘴或是一味地訴諸情感,
    用一堆比喻和修辭學也不在乎這種比喻是否合理,
    文章中常常將”理”字抛在一旁。
    這種文章看多了背多了,
    多少也會尋著這種脈絡下去寫作。

    好的文章也不是沒有,
    但國立殯儀館選的白話文好像就沒選到-_-
    以文言文而言,
    高中時最有感覺的文章是縱囚論還有諫逐客書,
    (而且這兩篇算是很白話的文言文)
    因為邏輯主線清楚,
    每一段都可以和主題呼應,
    這種文章特別好背XD
    比起中國文化教材內的孔孟好背多了。

    如果真要讓學生或下一代寫作時更有邏輯和一貫的脈絡,
    應該是要多選這種文章來當教材才是。

  16. 看到這篇忽然想起以前國中數學老師說過的一個真實笑話:
    以前有位小學老師很想炫耀他的中文功力
    把一道九九乘法的乘法題搞成這樣:

    若一石二鳥
    今有八顆亂石齊飛
    試問共可擊落多少飛禽?

    出題的對象是小學三年級生@_@
    這是大約二十多年前的事…(…)

  17. 其實新詩這種東西,寫的人有一種感覺,讀的人又有另一種感覺是非常正常的,出這種題目實在是非常的無聊。作者怎麼想這類的東西除非你有事先了解過背景,不然真的都不重要。

    我現在也很常聽蔡依林的特務丁啊,一聽到我就想到天線寶寶,不過我相信作詞者腦袋當初絕對沒有任何天線寶寶的影子就是了。同樣的一首歌,不同的人聽就會有不同的感覺,新詩當然也不例外。

  18. 早年的小朋友多看書報或許會知道比較多課外的東西
    小學約三四年級時發生過一件事,一個很漂亮功課很好的同學拿著報紙問我一則性侵害案的新聞「陽具是什麼?」

    不過現在的報紙就算了,墊完便當就去包狗屎比較好

  19. 所以其實台北市教育局可以辦個考試, 放一段展覽會之畫, 然後要學生寫出這段音樂的意思. 再拿結果說你看都是杜正勝害的, 害學生都沒有素養, 每個都答錯…

發佈回覆給「ChiNaBaga」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