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大痛再戴綠帽

原文發表於2008年4月26日Yahoo!。

Frank “大痛” Thomas在被Toronto Blue Jays給release掉後,跟兩年前讓他東山再起的A’s簽下一年合約,大聯盟底薪。

應該有很多人都看過Moneyball,對錢球流應該有些印象,就是啥不在乎球探報告啊,重視上壘率之類的。不過那本書有個誤解,實際上錢球流不是這樣玩,錢球流實際上是發掘出別人沒有想到的方法、利用低成本創造高報酬的經營手段。之所以書中大量強調上壘率還有選秀選大學畢業生,只是因為那個年代球團低估了數據、低估了大學畢業生而已。

所以在書推出之後不久,大家會高估大學畢業生的時候,綠帽就曾經轉向選過一堆高卒生。

所以要用很簡單的解釋法來說明Billy Beane的錢球流,就是在一個市場裡發掘別人還不知道的價值,用低價格取得高獲利。比方說我們都知道可以找人在國外買東西,平行輸入回台灣賣水貨賺錢,可是怎麼找出可以大發利市的商品來賣,就是成功與失敗的差距。

對台灣的棒球市場來說,La New和統一搞二軍,然後在近幾年下半球季其他隊球員都要燃燒熱血比賽時用大量兵源marines sea淹死對手的打法,其實也是錢球流的實踐。只要掌握下半球季時在場上的人傷兵比別人少一半,就穩站A級球隊,比起來二軍的付出並不是什麼大成本。

扯這一堆,啊這跟Frank Thomas有啥關係啊?

其實當初2006年A’s簽他也是玩新一代錢球流殺法啊。

我們知道美國職棒淘汰率很高,許多好手如過江之鯽來來去去,也有前幾年是大球星的後來尾巴被人砍了,從大猩猩瞬間變回凡人。如果這些人中有些只是時不我予,或只是短期低潮,那用低價格簽下這種選手等他們東山再起,對近幾年實力難達爭冠地步的A’s來說是一場風險不大的投資。

畢竟如果沒用那就算了,這一個選手領的不過是底薪三十幾萬美金。如果萬一有用這傢伙的尾巴接回去了,那等於瞬間升級一支巨砲,目指季後賽有望。

不過選擇這類選手也不是亂槍打鳥,比方說當年如果把寶押在如David Segui之流,那恐怕跟把錢往海裡扔差不多。會選上Frank Thomas,是有重要因素的。也就是他生涯大半時間表現穩定,先前退化是因為傷勢影響。所以跟其他被認為只是單純年紀到了軟下去的球員不同,只要大痛可以保持健康,他會有較高的機會打出好表現。

其實這步早在1999年時A’s就牛刀小試過,弄來容易受傷的John Jaha並在隔年收成。可是當時目標擺在玻璃人其實不太保險,因為那種選手是「到哪裡都可能被車撞」的型,從Jaha到Olmedo Saenz到Erubiel Durazo,真正有獲重大成功的只有Frank Thomas而已。

不過我們可以發現,去年弄Mike Piazza、Jack Cust,今年弄Mike Sweeney,一直到現在大痛鳳還巢,其實都是玩這一套。

而且,其實綠帽在這種撿便宜的交易中最豐收的不是在打者,而是closer。舉兩個名字就好:Jason Isringhausen和Keith Foulke。

Moneyball第二集的故事,還在繼續上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