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腦

回應︰

是否可以斗膽請問各位對下面這位波麗士大人的文章有何感想?
http://www.wretch.cc/blog/kidd0628/11852514

我的答案很簡單,就是這三個字。

先前曾經做過實驗,在一個有人發「民進党暴民攻擊警察」的討論區,回文就是一些真是暴力啊真是丟臉啊還有說想當年國民党遊行就很溫和啊之類的。試著發了以前留存的叭叭夜市的拿汽油彈丟警察造成火人的照片跟影片,結果同樣在該討論區的人就很自動的無視過去了XD

這並不是單指深藍,我相信現在我把前陣子的暴力影片留下來,幾年後再起叭叭夜市時,另一派的人也一定會用同樣的標準來看待這些影片。

如前面文章所述,那些警察只是奉行上頭的指示,當有人因為沒有徹底阻止示威群眾對來自偉大祖國的特使的無禮行為而遭到撤職處分後,這些當警察的是想要再等到有人滋事再去抓嗎?當然就是飯碗為重,先下手為強。不過該文章的作者,如果四年前做的是一樣的工作,是否也會用同樣的標準來看待深藍暴民呢?我覺得這才是他發那篇文章背後的重心。他是在強調面對這種集會遊行會有暴民滋事他們也很危險,還是在強調只有民進党這群人上街頭會不理性?

小說玻璃村莊的一句話很正確︰「人類即使是在民主之中,也太容易退化成為暴民。」集會遊行當人多了,總會有激進群眾發動暴力行為,我不覺得這兩邊的人都應該否認此事。且四年前連戰說了他把人帶上街頭結果鬧事,說這不關他的事,四年後蔡英文也說了他把人帶上街頭結果鬧事,說這不關他的事,我並不覺得這兩者應該被用分開的標準來看。

我覺得就暴民來講,圍城跟叭叭夜市本質一樣,不管有沒有他党臥底混進去在暗中製造動亂,人帶上街頭這麼多,當中有暴民本來就是正常,帶他們上去的人不應該規避責任。但不同的地方在,四年前發生此事時掌握公權力的單位選擇的是就地合法,結果一鬧就是數週。現在則是公權力先出手攻擊被認為「有機會滋事」的民眾。這才是應該擔心的地方。

另外,話說最近有的站因為有人發表講國家經濟不好的言論,站方被警政署要求交出帳號的資料,所以我想大家發言或許應該小心一點。這或許也不是太糟的事情,台灣經歷十幾年的言論自由,很多人現在都以為這種自由是天上掉下來的,他們不知道就在80年代末期時整個社會對言論的控制是長什麼樣子,給他們看一看這方面的鉗制或許不是件壞事,不然那堆白癡老是活在以為V怪客的社會叫做專制的白日夢,要他們知道自己的權利被硬生生剝奪了才會有危機意識。

這是架構在我認為有些事情是不可能走回頭路的觀念下。台灣進入總統全民直選的時代,進入網路言論自由的時代,人民的思維方式就不會再回頭去適應舊社會了。政府可以試圖再用愚民政策,可是這需要整個世代的愚民化才能完成的東西,或許在幾年後的選舉就會被徹底推翻,這是目前當代的價值。當然,我是很樂觀的認為我們目前走向是麥卡錫的時代,不過有些教悲觀的人會覺得實際上走向的是星際大戰後共和的時代,這也並非不可能,畢竟現在的價值觀會產生像我們這樣在有跡象前就先擔心自由被剝奪的人,這就是我說的思維不會走回頭路。

不過現任執政党來的及在執政期間搞出自己的複製人軍隊嗎?

在〈政治腦〉中有 16 則留言

  1. 向正常的民主發展的的前題是中華民國還存在。
    現在讓人擔心的是下次還有沒有得選舉,沒有的話那擔心什麼阻止的跡象都沒用了。

    啊話說回來,其實如果最後台灣變成被強迫割成兩塊各管各的 (或各別被管? :p ),那也會是一個很有趣的發展就是了。

  2. 真是不好意思,丟了個簡短問題,勞您以整篇文章回應。

    竊以為:這位波麗士大人可能念念不忘一個被KMT灌輸多年的觀念:KMT是和軍公教站在一起的。

    該文一開始就是這幾句:

    >不分黨派、超脫於個人政治立場外,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同事間的安全,比任何事都重要,槍口一定要朝外…
    >是的,對付這樣的暴民
    >警察把自認為手無寸鐵、憨厚僕實的台灣人當「敵人」並不算過份
    >因為這次警察面對的是手持汽油彈、石塊,語帶挑釁、蠻橫粗暴,一聽聞便衣警察就大打出手的暴民…

    我的解讀(其實我很怕解讀錯了,會面臨波麗士大人在該文末提到的刑事追訴或查IP):

    即使「敵人」的屬性(黨派及政治立場)如此明顯,波麗士大人還是得在文章一開始撇清說「不分黨派、超脫於個人政治立場外」。
    波麗士大人的「槍口一定要朝外」,檢討上級(甚至是整個政府的作為)打從一開始就不是選項。
    「這次」波麗士大人面對的是「手持汽油彈、石塊,語帶挑釁、蠻橫粗暴,一聽聞便衣警察就大打出手的暴民」,不知道他們之前是不是面對過「手持精裝書、絲帶,出言得體(最好還是標準的北京腔)、溫文有禮,一聽聞波麗士大人光臨就鞠躬的順民」?

    「聽說等等蔡英文會帶兩千名抗爭的民眾從中山北直往中山橋這邊過來」,現場指揮官這麼說的背後動機是?

    「我也想跟他說我繳的稅不知道是他的幾倍,管他老闆是你們民眾還是馬英九,我只知道這錢是我出賣勞力換來的,心安理得。」這段隱含的想法是:「這次」的暴民是「一高二低」(正好呼應了該文中段描寫「暴民」時流露的輕蔑態度);波麗士大人不用思考出賣勞力背後的意義,只要出賣勞力了就心安理得。

    >警方仍是無任何強勢作為,只因為怕了人民一句「警察濫權」

    我在另一處看到關於前一晚的說法:
    http://blog.roodo.com/aswing1978/archives/7533145.html
    「警方執法標準完全沒有規則可循,封鎖線忽大忽小…怎料一轉眼,警方的封鎖線又退回原位,群眾這時也很傻眼,覺得自己被打的莫名其妙,一下子又圍了上去。」
    我的猜測是波麗士大人是要等到波力占絕對優勢時才要動作吧?因為這個月以來看到許多波麗士大人的作為已經完全置「警察濫權」的批評於度外了。(李漢卿:「歡迎提告!」)

    既然波麗士大人認為「『忍你很久了,打你也算剛好而已』也無可厚非」,那麼「暴民」因為「忍馬政府很久了,打那些馬政府派出來的波麗士大人也算剛好而已」也一樣無可厚非啊…。

    >一場毫無意義的抗爭
    >動用數千名警力
    >爭的是台灣主權,卻演變成嗆警察的抗爭
    >這些人在我看來,根本是群小丑

    這些「暴民」真閒,不留在家裡好好看電視,只為了當小丑卻上街從事「一場毫無意義的抗爭」討皮痛。
    嗆不到陳雲林,馬英九被嗆根本是無關痛癢不動如山,「暴民」難道只能留在家裡書空咄咄?
    (不過至少這位波麗士大人在最後還可以理解「暴民」爭的是台灣主權。)

  3. >這是架構在我認為有些事情是不可能走回頭路的觀念下。

    黑格爾那句「人類從歷史上得到的教訓,就是人類永遠不會從歷史上得到任何教訓!」 讓我很悲觀。

  4. 不太同意這句話「畢竟現在的價值觀會產生像我們這樣在有跡象前就先擔心自由被剝奪的人,這就是我說的思維不會走回頭路。」

    會擔心自由被剝奪的人,本是少數人,光有思維並不足以捍衛民主自由制度,就像過去的國民政府,口說自己是自由世界,卻反而行獨裁之實。而且大多數不擔心自由被剝奪的人來說,依循社會規則減少衝突本為人性,當社會氣氛會轉向一切為和諧去拼經濟,最後走向星際大戰後共和的時代(或者說是威碼共和時代),其實是很有可能的事。
    以下做個參考:
    http://richter.pixnet.net/blog/post/22369983

  5. 各位,其實真的有故意要惹事的人混到了綠營裡面.帶頭攻擊警察的不是民進黨人,是有心人士對警察做出攻擊.然後逼警察反擊群眾,才造成這些局面

  6. 以現在這種經濟情況來看.再怎麼造神馬都成不了仙了.真正的問題應該是國民自己是否珍惜民主珍惜人權了或者至少要想讓自己活的像個人.至於這位公共安全人員大概就是有不自覺的偏見就是了.對了.不知阿ㄈ有沒有想要寫一下陳鏞基在綠帽的展望啊.

  7. 其實我也不知道是要悲觀 還是樂觀
    畢竟很難了解多數台灣的真正想法
    以我身邊的同事為例
    就有不少人很受媒體影響
    認為美帝將再起不能
    中國會是未來世界經濟的火車頭
    態度偏向開放中國對台灣比較好
    (因為懂得不多 所以不太想講啥
    再者我已經被貼上深綠了 @@)
    還有人舉了巴菲特投資中國的例子
    (最近看到巴菲特力挺歐巴馬的富人稅時
    讓我蠻懷疑他到底在想啥? )
    所以到底什麼才是多數民意呢??????????

  8. 說老實話,我個人還蠻樂觀的

    但這倒不見得可以說成對於失去言論自由而感到樂觀
    而是,或許這是一個讓民主深化的機會吧

    從1996年總統民選到現在,台灣人似乎很喜歡考驗民主制度
    不管是台海危機,政黨輪替,一直到聯共賣台
    挑戰愈巨大,得票率反而愈高

    台灣人似乎只是想證明自己真不是被嚇大的

    當然,媒體的立場也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但黨國基因總有一天會被稀釋到一個很低的濃度
    看得清楚的人也會愈來愈多吧

    相信民主制度
    沒有對錯,只有選擇而已

  9. 10月份,mobile01將發表對經濟悲觀的網友資料送交刑事局
    11月份,yahoo kimo關閉芒果日報網站
    12月份,….

  10. 10月份,mobile01將發表對經濟悲觀的網友資料送交刑事局
    11月份,yahoo kimo關閉芒果日報網站
    12月份:馬娘娘拒絕達賴喇嘛訪台

    有這種驅長,台灣還真不需要敵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