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征燠,笑柄當英雄

誰能說明為什麼倪征燠這種低程度的人也配當國際名法學家?

看了兩篇講遠東國際軍事法庭東京大審判的文章,節錄一些白爛片段。

第一篇

審訊工作採取的是英美法三國的訴訟程序。審判中,美國政府極力操縱法庭,並根據自己的需要,提出了種種有礙審判工作正常進行的規定。如對每個戰犯除設有自聘的日本律師及辯護人外,都要配置一名美國律師。這些美國律師在辯護中或詭辯狡賴,或橫生枝節,故意拖延審判時間,以便為一些沒有直接危害美國利益的戰犯尋機開脫。

話說什麼叫做倪先生認定的「有礙審判工作正常進行」?後面有講。

對於這種錯綜複雜的情況,國民黨政府沒有充分的準備,以為只要法官、檢察官的金口一開,大筆一落,就能嚴懲戰犯,所以沒有準備足夠的人證、物證材料。審判一開始,我方代表就陷於有冤難伸、有苦難言的被動局面。在戰爭中,中國受日本侵略危害最重,大半河山被日軍踐踏;千百萬同胞慘遭殺害;億萬財富被劫掠焚毀。而今,在國際法庭的審判席上,中國卻拿不出證據審判那些曾橫行中國的戰犯。代表們痛心疾首,又氣又急,深感若不能嚴懲戰犯,真是無面目再見江東父老。

幹,原來對倪先生來講,竟然法庭把人定罪還需要有證據,這真是一種無所不用其極阻礙審判進行的低劣手段!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把被告押上法庭,庭上的法官只要問你招是不招,招了從輕判不招從重判的話,那還需要什麼法學大師?小學一年級的小孩就會判了,搞不好還不用,找隻猴子訓練一下不也就夠了嗎?

咦?好像連猴子都不用,假設法官是隻倉鼠,庭上被告按認罪鈕的話桌上的「關十年」區就會彈出葵瓜子。被告按不認罪的話那彈出葵瓜子的就是「死刑」區,也可以得到倪先生認定的公正不阿判決!

松井石根任日軍在上海的派遣軍司令官,後又任華中派遣軍司令官,在侵華戰爭中直接指揮日軍殺人放火,姦淫虜掠,罪行纍纍。特別是他一手製造南京大屠殺事件,慘殺30余萬中國無辜平民。法庭上,除我方代表控告外,還有南京大屠殺中的倖存者和親眼目睹這一慘景的外國傳教士出庭作證。在大量的人證、物證面前,松井無可抵賴。法庭在實地調查取證核實後,判處松井絞刑。當法庭宣佈判決時,這個當年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竟嚇得面如土色,站也站不住了,是由兩名憲兵挾持著離開法庭的。

要看下一篇文章才知道他們指控的罪名是怎麼成立的。

在1937年的淞滬戰役和南京保衛戰中,中國軍民的頑強抵抗大大打擊了日軍的侵略氣焰。1937年12月7日,此次會戰的日軍總指揮官松井石根下達命令:“發揚日本武威,懾服中國”,在他的鼓勵下,日本兵成為失去人性的惡魔。

南京陷落的第4天,松井石根進入南京城檢閱攻城部隊,此時的古都尸陳遍地、到處是日軍縱火之後留下廢墟。

對於當時倪先生的祕書高文彬來說,「發揚日本武威,懾服中國」就等於屠殺!?是這樣的話那共匪把飛彈指向台灣,不就等於種族滅絕的大事了?

記者:他對他的指控他怎麼回應?

高:他提出個理由,他說我當時攻南京的時候他在離開南京幾百里路外面的蘇州醫院里面養病,我們提出來蘇州養病你沒有阻擋你的部下進攻南京,你怎麼能說你跟南京大屠殺沒關系?你人是在蘇州,但是你照樣指揮部隊,你的手下在猛攻南京,你怎麼說你攻南京跟你沒事呢?

他說當時進去不知道,不知道殺了許多人,以後才知道,檢察官問他你是不是貼了布告不能亂殺人?他說布告貼多少?貼幾十張,檢察官說在這麼大一個南京城里面你貼幾十張布告能起什麼作用?他說我還派了憲兵,有多少憲兵?他說有幾百個憲兵,那時候日本兵攻擊南京,那麼大一個地方到處殺人放火,你考慮幾百個憲兵有什麼用?有些憲兵不但沒有起到憲兵應用的作用,反而日本軍搶的東西,憲兵隊去搶日本兵的。

喔,原來「沒有阻止部下打南京」「打了南京後沒有貼不准屠殺的佈告」,這就等於是發動屠殺了。這種邏輯是靠什麼樣的笨腦袋推出來的,這很難理解啊。

記者:為什麼選擇英美法而沒有選擇大陸法?

高:因為大多數國家都是英美國家。

記者:兩者之間到底有什麼不同?

高:不同大了,大陸法在我們國家,我們中國是中國的大陸法,大陸法判一個犯人,譬如偷錢,依照大陸法,這個犯人被叫上來的時候,就特定他偷了東西了,有罪的,才把他逮捕,然後派上庭的話,法庭上你有罪,你就舉出証據,我那天沒有在場什麼,大陸法是這樣的。英美法是先推定這個被告無罪,然後由原告,就是檢察官來做各種的証據証明他有罪,就是這樣的,最根本的審判理念不同。

記者:是不是意味著給審判增加難度了?

高:那當然,選擇英美法以後,審判官跟檢察官就把時間拖長好多好多。

實際上大陸法系並沒有說有罪推定,是共匪這個國家自己的法律才這樣認定吧-_-

話說在南京發動屠殺的,是松井在養病時代替他的朝香宮鳩彥王。在南京守將唐生智宣佈死守南京,如有陣前逃亡一律射殺的命令後,卻又自己陣前落跑,放整支被遺棄的南京孤軍四散躲在城內裝成一般民眾,這時接替松井的朝香宮推翻松井原有「不可亂來」的指示,下令「殺死全部俘虜」之命令,造成大屠殺。可是朝香宮是皇族,在不能對他追究責任的情況下大概連法官都默認讓松井石根吃下所有責任,當替死鬼,而不是真的是倪征燠多行多有辯才吧。

在〈倪征燠,笑柄當英雄〉中有 5 則留言

  1. 極東軍事裁判都已經是戰勝國對戰敗國預設好的定罪劇本了他還不爽,應該是因為沒有加入當庭抬上狗頭鍘的劇情吧-_-

    不過這樣還能作為法學家我倒是覺得很合理,因為當年 蔣公也被說是哲學家和軍事家。

  2. 我一直想入手帕爾博士和清瀨一郎的書來看看,可惜沒管道…

    可惜了日本解放了大東亞,卻落得這個下場,只能說天命所在亞美利加,日本帝國無力回天。

    看來天照大神也是有打旽的時候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