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極限有品人


先讚劉湘濱中將,能被Mr. “I can’t”吳清和點名批判的人,果然是位先知。

劉中將在8/12是這樣說的︰

他質疑,看看現在總統身邊跟著什麼人?竟是候選人!總統居然拿起電話打給台北市消防局長,這不是天大笑話嗎?將來這可以當成錯誤示範的教材。劉兆玄孤家寡人跑去睡高雄國軍英雄館,一點用也沒有,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救災部隊可指揮,所謂的中央應變中心、前進指揮所當然沒有功能,只是給媒體照相用的,甚至比電視台都不如,所以一出事情,就中央推地方,地方推中央,中央連組織架構都沒重建出來,還推什麼?地方都垮了還怎麼怪?他們乾脆去怪小林村村長好了,怪他們為什麼不自救?他因此痛斥,官僚真是可惡!

然後在8/13,騜在接受外國媒體採訪時說了這些

ITV: (英國獨立電視台發問)
Should Taiwan not have been more prepared for this weather of coming?
台灣是不是沒有對這次的風災多做準備?
Ma: (馬先生回答)
No, this area,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n many years.
不 ,這個地區是好幾年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災害
That is why, they are, there were not fully prepared.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沒有準備充份的原因
If they were, they should have been evacuated much earlier.
如果他們充份準備了,他們應該要更早撤離
Just because they stay in where they live and, but you see,
只因為他們死守他們的家園,但你看
they didn’t realize how serious this disaster was.
他們不了解這個災難有多嚴重

報導也這麼說︰

而馬總統面對英國電視台記者的質疑:「台灣防災準備,是不是作的不夠」?馬總統回答居然是:「是災民自己不肯撤離」!

他在8/15的治國週記裡也這樣說︰

馬總統一再表示,倘若災民及早撤離,就不會這麼多問題。馬英九:「人不跟天鬥,碰到可能發生超大豪雨、淹水或土石流時,如果能及早撤離,不知可解決多少問題;我們過去對於災害不是沒有經驗,但是因為災害的嚴重程度一次一次地增加,使得我們有些經驗就變成沒有用。」

果然在怪是小林村沒有撤離了!劉中將這個不只是批判,簡直就是預言啊,強!

而且真的是沒撤離害的嗎?都市人的傲慢真可怕啊,一副以為每個地方都有大條的兩線道四線道,說要撤出就會有大台卡車把人迅速載到幾條街遠的安全地方一樣。山地哪有那些人想的那麼簡單啊,還以為大家都住隔壁,喊一聲大家就都聽得到可以一起逃,跑不動還可以馬上開車落跑。

且人家明明撤離點就是小林國小,這個地方在水災後也被埋掉了啊。那些都市人的想法就好像是說古早有人的親戚碰到空襲被炸死,就在那邊說「活該啊誰叫他們不躲到防空洞裡」,卻沒想到很可能是大家有乖乖躲,卻只是炸彈掉進防空洞裡的話呢。

我只知道如果我有親戚是這樣被炸死的,還要聽到別人說那種風涼話,大概就會一拳往他臉上招呼過去。

雖然有些護主的人會說你們小鼻子小眼睛,連個we和they都要解讀個老半天。不過我得說,一個句子可能有弦外之音才有解讀的必要啊,那句話沒有引伸含義或話中有話,純粹代表就是說的人的心態。

什麼時候會說we(我們)又什麼時候會說you(你們)或they(他們)?比方說運動家隊贏球,我會說「我們贏了」,不是說我也參與了打贏比賽啊,是因為我認定運動家隊的球員跟我這個球迷是同一個整體,所以打贏比賽的是那些球員,但我會說是我們贏球了。而比方說某任台北市長曾經對原住民說「我把你們當人看」,就是指這位市長不認為他和那些原住民屬於同一個整體,而他認定原住民所屬的群體本質上不算是人,所以他得要先「將這個群體當成人來看」,才能給予原住民相當於人類的地位。

而面對外媒時騜說的話呢,就很簡單的騜將災民認定為與他不同的群體,所以不說是「我們受到了重大的災害」,而是「他們受到了重大的災害」,至於原因,則都是因為「他們沒有準備充份,他們不了解這個災難多嚴重,他們不願撤離」。

意思就是都是那些人害的,與我沒有關係。就好像國民隊贏球時我會說「他們贏球了」一樣,那跟我無關。

所以,根據這個出發點,八八水災至今,騜認為重要的事情是什麼?當然就是「很委屈,我都說是他們沒準備好,所以他們受災,應該跟我沒有關係的,可是中外媒體竟然都怪到我頭上來,這關我什麼事啊,所以我必須要趕快召開中外記者會,向大眾好好說明一下」。

啊不然明明災區就還很混亂,還有一堆地方等著救援,急著辦一場記者會是想幹嘛啊?難道辦了記者會災後處理就好了嗎?沒有啊,就是因為重點是要召開記者會向社會大眾說「我們」的事情,要說不是「我們」害的,而不是「他們」的死活問題啊。

難怪要特地變身成為偉大的超級有品人。以跟廣大的沒品民眾作區隔。

能夠在救災還沒到一個階段的時候就趕快說要開記者會說明,這個人心裡認為哪件事情重要實在很明顯啊。這也無怪乎連他底下的行政院祕書長昨天也都失言了。

薛先生顯然認為他「禮拜六自己開車去上班」是一件重大的委屈,是比起災情怎樣還嚴重的大事,所以在發生重大災害的時候吃大餐也是沒有問題的。

不過啦,或許很讓人驚訝的是,像他這種思維的人,或許就在你我的中間。

如你我一般的人呢,這一週以來大概的反應大概就是看到南部同胞遭受這麼大的災難,有一股衝動很想要為他們做點什麼,可能是跳下去做志工,可能是捐錢,也有些真正偉大的人是義無反顧的深入災區救援別人。但隨著時間過去,大家會慢慢麻木,那股衝勁很熱血慢慢消退,在腦袋有更多時間思考之下,就會開始先關注己身,這時民眾支援的力量就少了。

可是這塊土地上還是有相當一群人,是用其他的思維在思考的,只是他們之中又有部份不敢把真實的話表達出來,因為這一部份人知道那種非我族類的觀點會被幹爆。之前被抓出來白目大學生的情況並不是個案。

比方說這位超級外省人

<原文備份>

這個人說的是,「我們的騜」在救災這件事情上,因為「他們民進党」一定會不管接不接受外援都罵,所以「我們的騜」必須衡量接不接受外援對於「我們」的優劣,並且選擇一個「對我們最有利」的方法,不讓「他們民進党」得逞。而且這次是「他們原住民」死人所以「他們」才敢囂張,所以死的人有「我們」的人的話「他們」哪敢這樣啊。

竟然能夠在造成台灣人起碼數百人喪生的事件上,提出「我們成功的化解了他們的陰謀」「他們原住民死人所以他們囂張」這種言論,滿腦子想的還是怎麼樣不讓「他們民進党」得利,不管「他們原住民」死活,重點是「如何向大眾解釋不是我們的錯」,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思想有多麼冷血,而且還有一堆忠實讀者熱情推薦相互取暖,你還認為擁有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想法的人不可能在你我週遭嗎。

就算不說這種網路上的超級外省人,那些帶候選人的政府高官不也是跟那篇文章一樣的心態?

或許那些現在很愛說「不要批判了,我們要多付出關懷、多看溫馨的一面」的人也都是還沒能力變身的有品人呢。你看這種話什麼時候會出現?比方說上次ㄅㄅㄐㄐ在雅虎奇摩那邊被幹爆時,他們的人就出來講這個啊,叫大家別再罵胡扯了,要多看看ㄅㄅㄐㄐ關懷棒球的一面。這次的拒絕外援公文也是啊,也是有人說別再罵了,要多看看溫馨的救災消息。

簡單來說,就是當自己或是跟自己相同看法的人被幹爆了,才會叫大家快點停止,別再繼續幹下去了啊。

其實啦,當你關心一個人的時候,你就會想幫助他;當你不關心一個人的時候,你就不會想幫助他。超級有品人看待這次的災難,是屬於關心的還是不關心的呢?

在〈超越極限有品人〉中有 23 則留言

  1. 對馬先生這種打從一出生就處於既得利益的特權階級,人生一路順遂未遇挫折的人來說,遇到這種緊要關頭需要親自下決定負責任的時候會表現得不知所措也是剛好而已。大家就別再苛責了,還是讓我們繼續關心扁案的進展吧!(轉台)

  2. 又有人習慣性的打扁救馬了
    轉移焦點

    之前朋友投馬英九的,
    在台灣被他搞的這樣之後,
    現在提到馬英九他們就會說,
    我不管政治,投誰都一樣,

    不要苛責?這可不是小學生考試考不好,
    這可是牽涉到”他們”身家財產生命的大事啊

    那個說已經準備好,全面執政全面負責的人,
    被發現沒準備好又不想負責,
    那也不需亦佔著毛坑不拉屎吧,
    做不好無能力處裡還要掌握這麼大的權利,資源
    三軍統帥也,有沒有搞錯

    不苛責?會不會當的太輕鬆?

  3. 反串藍星人的口吻
    我覺得thor演技比較好(good) DR3200還好:D

    不過騜那句「妳能憋氣兩分鐘,真不簡單」來稱讚被土石活埋窒息的
    小女孩@_@就不知道該從什麼角度(搞笑還是認真)去看了?-_-

  4. http://wowbox.tw/mtg/viewacard.php?CardID=3616

    “在動盪的時代裡,很少有比一個任性的救世主更令人傷感的事。”
    原文:”In troubled times, there are few greater sorrows than a wayward savior.”

    我想站在這位騎士旁邊的那些殭屍應該就是把票投給他的選民吧 .

    初次留言,我默默支持很久了,謝謝阿ㄈ的好文.
    (good)

  5. 騜提振聲譽大會根本是讓人電假的吧
    為什麼不乾脆說I can’t…I can’t…
    這樣鄉愿團搞不好還不忍苛責啊(lero)
    吳清和還可以寫一篇”台灣總統的痛,誰最知道”(fuck)

  6. 「相信這次颱風所發生的災害,很多人應該都得到教訓,這時候我相信配合的程度會比較好。」(…)

  7. 郭冠英提出高級外省人理論
    馬英九在救災時貫徹高級外省人理論
    因此一個是理論家
    另一個則是實行家:D

  8.   我(何健)呼籲中國民主人士組建反共大聯盟,由國民黨領導。可是看看馬英九這廝怎麼也硬不起來,好似陽痿。我(何健)很失望。

    ——摘自《何健語錄》,歡迎轉載,謝謝支持!

  9. 期待國民黨反共是不可能的,他們只反『最近奪走他們政權的人』
    比方說兩廣軍閥時期反陳炯明,江浙軍閥(傳說的黃金十年)時期反北洋國民政府
    當然被阿共打到撤退。。。。轉進來台灣就要反共抗俄
    至於之前三次國共合作,甚至北伐前後只有北極熊同情他們賣他們武器
    這些往事,當然一概打成共黨國際顛覆陰謀不能相信

    至於當時帶領江浙軍閥和共產黨合作的那位,據說是總裁耶,這我們就不要提了

    現在國民黨最恨當然是最近奪走他們政權的民進黨,三不五時就要提醒人民
    之前八年遺毒時期過得多艱苦,工作多難找,東西多難賣,鎖國多可憐囉

    然後,國民黨還會不會反共?
    你覺得共產黨有可能像笨蛋民進黨那樣給國民黨掌權再『奪回』嗎?XD

發佈回覆給「Shudra」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