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香川跟趙少康真是一對寶

這傢伙該被換掉真是沒有錯呢。

話說能預測天氣的趙少康出來寫文章,裡頭有一段在為薛香川辯護。

可是超級外省人很奇怪的一點,就是這種辯護都會越描越黑,還不知道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我想也是因為氣象預測災區在北部,所以高雄縣長楊秋興沒有及時趕回,縣長在與不在,差別實在太大,但最後藍的中央政府還是得為綠的地方政府負責、下台,可見救災不分藍綠的重要。
颱風的土石流引發了政治土石流,就算沒有風災,內閣改組也是遲早的事,與其晚不如早,國防部長陳肇敏早該下台,再幹下去只會拖垮軍心士氣。至於薛香川,我倒覺得他有些委屈,三周前我碰到他,他告訴我一年多來他幾乎每天都在辦公室吃三個便當,沒有一天是晚上九點以前回家的,我還安慰他說:「人在公門好修行。」他說:「我就是懷抱這樣的心情。」

「幾乎每天都在辦公室吃三個便當」!?

怪了,就算是住在公司的人,也不會一天就吃掉三個便當吧?再怎麼說都是午餐跟晚餐各一個便當,早餐吃的比較節省才對啊!?

而且他這樣說,意思就是他要嘛是中午吃兩個便當晚上吃一個,或是他只在辦公室吃午餐卻一次吃三個便當,或是他竟然一大早到辦公室用便當當早餐!

趙先生完全不覺得薛講這種話非常的自婊嗎XD

其實行政院秘書長沒人沒錢,幹的工作是起承轉合,幕僚長只能協調,也不能直接下命令給各部會去救災,父親節晚上請95歲高齡老岳父吃一頓也不能叫做大餐,福華飯店的台菜我吃過,四、五個人一、二千塊錢,他CALL IN進《2100》也許口氣有些激動,發簡訊給立委也許有些一廂情願,但官員願意溝通說明,並不是什麼罪惡啊!再怎麼怪,也不能怪到番薯稀飯。

四、五個人一、二千塊錢,如果四個人吃掉兩千塊,一個人就是五百塊了,趙先生說這不叫做大餐耶!真不愧也是出身於紅燒肉家庭的超級外省人!

我想到曾經在LA跟朋友去過一家日本料理店,據說是Hollywood名人常去的。我一看到菜單就嚇到了,每樣都貴到翻掉,而我那次是去看E3的,但臨行前忘了提錢所以身上只有10元美票。

最後我只點了8塊錢的味增湯(單人份)。到現在我還記得那個小小碗、喝起來跟便利商店用熱水沖泡味道差不多的湯要價8塊錢,結果我剩下的日子都靠麥當勞的每日1元餐果腹XD

當地瓜稀飯的價格比平常會吃到的要貴超過五倍,就跟味增湯的價格貴到8塊美票一樣,吃下去心會淌血,會以對大餐那種戒慎恐懼的心情看待的。

可是趙先生覺得不過是碗稀飯而已沒什麼,四五個人上福華吃掉兩千塊沒什麼。

真會自婊啊XD

在〈薛香川跟趙少康真是一對寶〉中有 13 則留言

  1. 說起來”四五個人一兩千塊”, 代表的是從一個人兩百塊到一個人五百塊不等, 模糊到這種地步的話可以拿來當證據說嘴, 超級外省人的logic sense果然不是地球人可以比擬的-_-

    當然對物價的sense也是XD

  2. 那群高級外省人都嘛是家財萬貫,所以他們不清楚到底是吃了一千還是兩千,就像我們在美國結帳完之後常常會忘記小數點第二位的精確數字是多少一樣。

    不過為什麼這麼多高級外省人當個公務員會這麼有錢,那就不得而知了。

  3. 那間店恐怕四、五個人正常不只吃一、二千塊。

    我無聊上網去找過傳說中的蕃薯粥是長怎樣,結果某部落格剛好有圖,還有帳單。部落格主是沒寫幾人去吃,從帳單點的菜推測可能是4~6人,吃掉3200元。2008年的價格,所以帳單上的粥是40元,而非報載的50元。僅供參考。
    http://blog.udn.com/uppu/1999663

  4. 其實重點根本不是他們吃什麼
    平常時候他們有那個$$去吃不會有人要管
    重點是上班一整天居然不知道災情嚴重
    那句”拜託 父親節耶”根本就是超級公務員的心態啊:D

  5. 這個遊戲, 我玩超多次, 但是最後都被那個債主錶…錢都還了他還是隨時可以來拿走你的東西…XU

  6. “一天三個便當”
    有可能是
    午餐一個便當
    晚餐一個便當+”不能說的秘密”一個便當(不小心說漏了嘴)
    XD

  7. 聽到他說那句話的隔天
    我立刻到隔壁的自助餐店點了一碗10元的蕃薯粥跟他拼了XD
    平常都沒在點的耶
    一碗10元還不如吃碗白飯:D

  8. 看來版主蠻推崇"超級外省人"的? 不如也撰文,讓大家知道所謂"本省人"的文化為何呀?是從公元幾年開始的歷史呢?有何顯赫的事蹟?或值得稱頌的人事物?請賜教,先謝謝囉!>_<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