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放過許銘傑跟陳金鋒吧 2004.07.12

原文發表於台灣野球網


放過許銘傑跟陳金鋒吧

  雅典奧運台灣代表隊的正選陣容即將在月底公布,唯旅美旅日選手的徵召作業上變數頻生,與棒協數週前對國人的保證顯有出入,先是如筆者在【曹錦輝的奧運夢】一文中預料到洋基隊早晚會發現棒協對他們不老實,進而影響王建民披國家隊戰袍的機會(似乎有人拿不知是棒協不講還是洋基沒搞清楚的話來為棒協辯解,事實上,林宗成本人在全國棒球發展會議中親口承認是棒協沒跟洋基隊講清楚),再有洛磯隊已經從上個月的「全力配合」轉趨保守,將原定要派人來台商討借將事宜的計劃暫時擱置;最新的消息則是許銘傑的辭退。

  當然,如果以希望台灣隊在雅典取得最好成績的目的出發,當然是希望這些旅外球員能夠為國出征。不過身為球迷,我們不能自私的要求球員不斷配合國家徵召而不顧自己生涯發展,奧運固然重要,但相信真正的球迷也不會希望看到旅外球員因為打了奧運而失去自身的美好前景。在這些旅日旅美球員當中,筆者認為許銘傑和陳金鋒是處於職棒生涯緊要關頭而最不應該接受徵召的兩位選手。

  同樣在西武隊當洋將,但許銘傑在隊中的地位並沒有其隊友張誌家來的穩固。今年球季初西武隊的陣容安排裡許銘傑的定位是中繼投手,一直到最近才因球隊五號先發表現不佳被暫時擺進投手輪值。縱然許銘傑今年擔任中繼的表現不差,但身為洋將,許銘傑不能只以「稱職的中繼投手」自滿。

  對洋將而言,如果一個先發型投手無法在投手輪值裡佔有一席之地,那他的地位可說是笈笈可危,所以若許銘傑在這個節骨眼還被借去打奧運一個月,可想而知他在西武的前景堪憂。

  但相對的,因為日職在奧運期間不會停賽,西武又很有可能會連續被借走投手輪值圈裡兩員大將:松坂大輔、張誌家;戰況吃緊的八月份加上西武投手戰力大為折損,如果許銘傑能夠在此時異軍突起有穩定的表現,他在隊中的地位就可見相當的提升。而若許銘傑表現出色成功填補任一漏洞,甚至有機會成為八月份的球隊救世主。以此來評估,許銘傑留在日職挽拒奧運徵召是合情合理的決定。

  至於旅美的陳金鋒,因為簽證問題讓他今年春訓遲到,也讓他喪失了第一個爭取大聯盟正選的機會。他是道奇隊小聯盟高階裡唯一的長打好手,唯選球能力和守備為其罩門。截至目前為止,陳金鋒本季在小聯盟的成績隨著逐漸進入狀況恢復水準,不過高三振量再度成為登上大聯盟的重大阻礙。

  我們得知道,要挑戰好手如雲的大聯盟,不知有多少選手在正規球季比賽外還付出許多額外的努力;原本不被認為能在大聯盟發展的Eric Byrnes每天最早到球場最晚離開就是為了苦練守備,因為守備是年輕選手上大聯盟最大的障礙;南韓大砲崔熙涉去年球季撞到腦震盪,為了將打擊狀況找回來而毅然投入冬季聯盟。

  陳金鋒所處的競爭環境之激烈並不是日職或中職可以相比擬的,故筆者給陳金鋒的建議是除了專心打好每一場賽事外,還要學習上述幾位選手的積極度才行(最好也去打冬季聯盟)。所以,與其叫他長途旅行去雅典重新適應新環境,且面對強弱差異較不一的對手;讓陳金鋒在有密集的賽事和平均水準較高對手的小聯盟專心成長會是更合理的決定。

  再說奧運不是給選手磨練球技的地方,這類型短期賽事注重的是球隊戰績而非個人在選球和守備上的鍛練,對於陳金鋒而言沒有幫助。再說,如果他去打奧運,他至少會錯過最後一個月的小聯盟比賽,加上奧運打完小聯盟球季已經結束,奧運短短不到十場比賽不但無法彌補陳金鋒個人在這段期間損失的磨練機會,也會使得道奇球團失去直接掌控陳金鋒狀況的機會。若是道奇隊因為陳金鋒打完奧運後狀況無法掌握,而決定不將陳金鋒在大聯盟人員擴編時擢昇,陳金鋒很有可能因此再一次錯失得到青睞的機會。

  近幾年來的重大國際賽這兩位選手可說是無役不與,真要說他們該為國爭光,這麼多年來他們付出的也已經足夠。而且雖說是為國爭光,雪梨奧運南韓投手鄭大炫兩度碰上美國隊都讓美國大兵吃鱉,但是認識他的人絕對沒有比認識金炳賢的人多,那這兩位誰才是為南韓爭光的人呢?

  杉浦正則為國家出征那麼多次,為日本棒球爭光的還是沒打國家隊的鈴木一朗多。所以在他們努力打拼的國家打出好成績,對於台灣棒球的宣傳相信會比那面奧運獎牌更有效果。尤其許銘傑跟陳金鋒都已走入他們職業生涯中最大的難關,如果國家隊的榮耀和他們的個人生涯只能選一邊時,我們真的要選擇這種虛幻的榮耀嗎?尤其他們個人的生涯其實就是代表著台灣棒球的榮耀,國家隊的榮耀與台灣棒球的榮耀,似乎並不是那麼難以抉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