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台灣人公德心還是有進步

小時候搭公車的時候大家哪裡知道要排隊啊。

常有人說以前比現在好,可是單從這小地方就高下立判。以前只要公車來大家就爭先恐後猛擠上去,這麼野蠻的舊社會也有人在懷念不知道在懷念什麼。

高中的時候這種現在有明顯改善,可是還是有些白目會這樣搞。每天上下學通車不免會碰上車上人滿為患的情況,有時就必須站在投幣機旁邊或前門階梯上。除了因此訓練出邊站邊睡的本領〈有時太睏會突然腳一軟差點站不住-_-〉外,我有時會故意讓這種拼命想擠上車的白目上不了車,就是刻意要卡住他讓他腳踏不上來或一腳懸空撐不下去XD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搭公車經過西門町,某週六下午五點吧。公車裡擠的像沙丁魚一樣,該站有個有位置的人下車,那個空位一時還沒人坐,反正站著的人有默契在看有沒有孕婦、老年人之類的。突然從後門擠上一個中年人,用很粗暴的方法把其他乘客都推開然後一把坐在那位置上,坐下來後還邊環視四周在看他的其他乘客邊露出很爽的笑容,一副「哈!我搶到了!你們都沒得坐!」的表情。

那種欠扁的表情我到今天還記得-_-

然後幾年後我在某大學看到一位副教授還教授的,長的跟那個欠扁男超級像,連臉上的疤痕形狀都一樣-_-搞不好就是同一人也說不定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