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關於孤獨

關於孤獨
撰文/高瑟濡

肯德基的下午。三十元,一杯咖啡,買到一個物超所值的靠窗角落。窗外的太陽傷人,辦公室裡等待處理的公事煩人,家裡有責任回應的親情黏人,書房裡孤獨的空氣催人眠。只有速食店的冷氣是純然「free」的,你不必從書中抬起頭來和人說話,不必為了服務生的拖把從腳下擦過而感到罪過。不遠處有電話響著,對於坐在此地的我,那只是音樂與人聲交織而成的聲響,而不是要我離開書本的一句指令。

人總是握著這個,望著那個。手中有的是習慣,放了才知少不少得了它。眼裡望著的是情調,不管有沒有勇氣去抓它,它的存在似乎就是生活的動力,光是看著、聞著、碰著,好像就夠了。如果有朝一日,真的把手中握著的習慣放掉,伸手去抓住情調,那麼原來的情調立刻變成了手中的習慣,而原先的習慣卻又變成眼裡望著的情調了。於是,孤獨的人在速食店的人聲中取暖,看著窗外熙來攘去的人潮,證實自己和這個世界還有一絲牽連。而我,則是來尋找孤獨的。

擁有,其實就是被擁有。擁有親情、友情、愛情,其實就是和對方一起被綁在繩索的兩端。隨手拉一拉,就有人和你摩擦出火花,證實自己的存在。然而,掛在我頭上樹枝的孤獨,卻是我望著的情調,我在繩索的保護下,恣意地偷吃著孤獨。當我食髓知味,望著更高更遠的枝頭時,拉緊的繩索令我狂躁,難以呼吸。我沒有斬斷繩索爬上枝頭的勇氣,卻又渴慕著更高更遠枝頭上的肥美果實。於是,我的脖子越伸越長,而欲望,就在脖子與果實的空隙中繁衍滋長。

曾經很想很想,把孤獨變成我手中的習慣,因為繫在我身上的繩索,讓我承受著無法滿足一些欲望的痛苦。現在,我發現繩索可以變短,也可以變長,所以我決定還是繼續望著孤獨。我坐在肯德基的角落裡滿足地這麼想著。

「人總是握著這個,望著那個。手中有的是習慣,眼裡望著的是情調」

換句話說,就是犯賤-_-

在〈(轉載)關於孤獨〉中有 5 則留言

發佈回覆給「鳗鱼」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