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篇社論

用「兩個世界」當標題的短評當然也會有兩篇。

兩個世界

中國時報短評

剛卸任沒多久的前中研院長李遠哲,最近過七十大壽。為此,中研院特別舉行學術研討會,七位諾貝爾獎得主、兩百位中研院與學術界人士,共聚宜蘭礁溪五星級溫泉大飯店。光是住宿費用,就是五百五十萬元,來回機票等交通費用,還不包括在內。

中研院說,這種事情在國外很平常,他們是遵照國外成例,藉李遠哲生日之便,號召國際知名學界好手,共襄盛舉,開五天學術會議。

在礁溪溫泉開五天會,對提高台灣學術水平,到底有多少貢獻?恐怕很難說得準。可以確定的是,這場盛會,絕對是冠蓋雲集,場面尊榮。

中研院位於台北市南港區,同樣在南港區,距離中研院不遠之處,有個玉成里。玉成里有戶居民,一家六口,因為失業、欠債,走投無路,六人當中,有五人跳成美橋墜河自殺。八月間,父親帶著女兒先跳河而亡,遺屬連喪葬費用都付不出。前天,母親又帶著長子、次子在同樣地點,跳河身亡。

這家人,可謂「中研院的好厝邊」,跳河自殺之處,也距離中研院未遠。同樣都在南港,卻生動刻畫著兩個世界,兩個享有資源落差極大的世界。

拿礁溪盛宴的觥籌交錯,去與一家五人為幾文錢逼死的慘事相比擬,也許很牽強,但政府在以大量資源支持南港中研院辦壽宴的同時,也多撥些資源照顧一下那些走投無路的家庭吧!

兩個世界

中國分報短評

台北市長馬英九為了讓不愛喝牛奶的老婆周美青補補鈣質,每個禮拜一定到國民黨舊黨部附近的飯店,親自選購巧克力蛋糕回家,只是最近北高市長選戰打得熱,馬英九輔選行程一個接一個,忙到沒法親自買,只能吩咐隨扈去補貨。

點心師傅許世國說,蛋糕好吃的秘訣,就在這塊瑞士進口的巧克力磚,純度高達75%,一整片要價1000元。師父手工烘焙,在海綿蛋糕上,舖上一層又一層的巧克力,最後再加上螺旋紋路,不管從哪一個角度切下蛋糕,都可以吃到滿滿的巧克力。

買用要價1000元的巧克力當原料製成的蛋糕取代牛奶,對補充鈣質,到底有多少貢獻?恐怕很難說得準。可以確定的是,這個蛋糕,絕對是滋味香甜,入口即化。

在台北市南港區,距離市政府不遠之處,有個玉成里。玉成里有戶居民,一家六口,因為失業、欠債,走投無路,六人當中,有五人跳成美橋墜河自殺。八月間,父親帶著女兒先跳河而亡,遺屬連喪葬費用都付不出。前天,母親又帶著長子、次子在同樣地點,跳河身亡。

這家人,可謂「台北市的好市民」,跳河自殺之處,也距離市政府未遠。同樣都在台北市,卻生動刻畫著兩個世界,兩個享有資源落差極大的世界。

拿巧克力蛋糕的美味,去與一家五人為幾文錢逼死的慘事相比擬,也許很牽強,但市長在以大筆金錢關心自己老婆補充鈣質問題的同時,也多付出心力照顧一下那些走投無路的家庭吧!

在〈兩篇社論〉中有 20 則留言

  1. 其實這兩件事,乍聽之下似乎在社會觀感上面都不是很好,但是我覺得差別在,李遠哲花的是政府的錢,馬英九花的是自己的錢(雖然有人會說可能是特支費裡出的),所以我覺得值的討論的是學術研討會這件事。
    但是我不會認為李遠哲有什麼錯,因為這些錢應該都是預算裡早就編好了,至於研討會的效果如何,我想應該很難去衡量。
    接著關於自殺問題,我想這是一定要政府負責,這是沒什麼好討論。
    這是我的一點淺見

  2. 首先,研討會這樣辦沒什麼太大問題吧,國外這種例子多的是。
    人家明明重點就是研討會,中研院本活動的網頁也寫得很清楚,哪個是主題哪個是副標就不用我多說明了。李遠哲花政府的錢?不如說政府用李遠哲的名號拿來辦研討會吧。說實在的你不用李的名義就算花再多的錢再多可能都沒辦法請到這些人來開研討會。

    至於社會問題的部份,當然政府要負責,社會局又不是設好玩的。
    不過需要中央政府下來處理嗎?國家的首都、資源最多的行政區居然自已不能好好處理還要賴到中央政府頭上,那是在証明自已無能,給自已難看吧。

  3. 本來就不是李遠哲的錯啊,藉祝壽為名舉辦研討會本來就是學術界的慣例了,要不是李遠哲,你看花三百萬能不能請到這些大師來,而且是一起來。

    如果套用中時的邏輯,其實也可以改成:中時的總部也離南港很近啊,怎麼有錢養白癡記者,沒錢救濟一家六口有五個跳河自殺的鄰居呢?XD

  4. 只花這些小錢,就有七位諾貝爾獎得主來台灣耶。
    要不是李遠哲,看台灣誰有這個面子?
    一群為反而反的白濫政客。

  5. 算了一下,中時離玉成里最近,比市政府和中研院都近 @_@

    中時/中天廣場就在瑞光路民權東路交叉口那邊

  6. 看了大家的留言,只是有個感慨,或許等台灣不在有藍綠之爭,不在有所謂的本土非本土之爭後,才會有真真的民主跟進步!

  7. 不, 民主制度下的正常現象就是兩邊的支持度會向50%靠攏. 藍綠立場之爭本身不是問題, 問題在人民本身沒有民主的素養. 你當然可以選邊站, 兩邊當然也可以鬧的不可開交, 但輸的要懂服輸, 贏的也就是贏四年.

    現在的問題主要就是在輸的不認帳贏的想死撐而已…

  8. 如果這樣更慘,那什麼時候輸的認輸,贏的不死撐….
    人民的民主素養是不會在這種環境下養成的

  9. 簡單, 人是有壽命的.

    只要能確保年輕族群有學到民主素養, 等沒民主素養的老頭都死光了, 國家就可邁向真民主.

    It takes time, but eventually it can be done. Unless…you know what I mean….

    所以我們必須確定能維持一個讓年輕族群認同民主的環境, 不然我們就是歷史罪人. 人民在這種民主過渡期是很容易退回成為暴民的.

  10. 釋昭慧: 誰不應該涉入政治? (2004.11.18)
    http://www.hemidemi.com/bookmark/info/385579

    在台灣,你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即使你是為了某種社會理想,而在選舉過程中,表態支持理念相同的人,都休想被視為「公正人士」。你不是被錯愛為「自己人」,就是被當作「外人」乃至「敵人」。涉入政治的「身份」,根本就不是民眾關心的重點,人們關心的是,你以這種身份,到底涉入了哪一個「陣營」。』

  11. 社會的結構體制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或許這是比較高層次的問法
    我想明確知道的是 寫這篇社論的人 腦袋出了什麼問題?
    學術機構的歸屬機關 與 社會福利事件的歸屬機關
    為何要用上政治的意識形態去扣聯並且冠上負面的評價
    回到文本正題
    與其要探討台灣的政治結構
    先不如把這假借社會公器又無人無法可管的亂源–媒體
    好好管管吧
    (lero)

  12. 还有的就是台独分子说大陆打压台湾人,这好像说不通吧,大陆只是在政治上打压台独,而非打压台湾人,大陆对台商的超级待遇,厦门的有些地方台商甚至免税,全世界哪里有这种政策,贸易上更是贴钱来讨好你们台湾人,台湾对大陆顺差七八百亿美圆大陆都不说一声,韩国对大陆顺差几十亿美圆大陆政府就强烈要求韩国政府改变贸易平衡,你们台湾这几年总要搞台独,经济搞不上去,陈水扁还到处送钱给别人跟大陆拼经济实力,(台湾人真的都很有钱吗,大陆虽然是贫富差距不小,但有钱人总数也不少,而且我们经济正以每年11%的速度呈几何级数增长05年GDP为2.2万亿美圆,06年就是2.73万亿美圆,07年肯定超过德国达3.2万亿美圆以上,虽然未来的不确定性存在,但2010年肯定能超过日本)民进党经济上执政无能就会蛊惑你们这些青年台独,都不知道反思一下,只怕若干年后被大陆给追上也未可知,可悲的一群白痴

發佈回覆給「Jia」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