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老頭罵一場靖弘沒打棒球資格

所謂的武士精神,其實就是慫恿別人去切腹以減少敵手的手段。

我看到野村老頭靠北,想到在日本旅館看到的一個專欄。

那是個英文專欄,主題是外國人搞不懂的日本人文化之類的。那一期講的是有好幾間公司被發現在保存期限上造假,被抓包了後公司高層開記者會當眾鞫躬道歉。然後老外就發問說這種事情怎麼會發生啊、還有這種道歉方式很常見嗎、那些高層是否真的覺得很sorry之類的。

回答的是一位日本某大學教授,他說其實這種事情很常見,日本企業開記者會當眾鞫躬致歉這種事情就當成是一種公關活動,真正在上面鞫躬的人絕對不會覺得sorry,只會覺得很倒霉怎麼是我碰到這種事。那教授又語鋒一轉說其實我們知道食物超過保存期限吃了又不會有事,因為政府訂的期限標準都一定是以最壞狀況做假設得出的最嚴格標準,企業如果完全遵循這個標準的話那會有很多食物會在還可以吃的時候就被扔掉,增加的成本會很高。而在「地球上還有那麼多人沒飯吃」的現實裡日本人竟然要這麼浪費食物嗎?所以企業故意偷改保存期限不但是降低成本也是愛護地球,都要怪政府訂的規矩太不近人情云云…

靠!我看到這東西的時候臉都綠了-_-

之後那教授就說這種是日本人獨有的道歉文化,被抓包了後找人上去鞫躬道歉,壓不下來就找個人負責頂罪,看是要降職解職還是要怎樣的,這就是他們的檢討方式。

原來推卸責任的血液也存在於日本人的血管中。

所以在看到野村老頭靠北時,我的想法就是這死老頭擺明把責任怪在球員身上。

你自己要在開季三月底就喊出先發投手全員完投指令,四月份就發生投手陣崩盤你就怪投手沒資格打棒球,啊話都你一個人在講啊,反正上去投球傷手臂的又不是野村老頭,我想叫他喊出不完投就當場切腹也講的出來吧。

當然,這是在絕對切不到自己身上的時候才會喊。像「沒打進前三名就切腹」的話是絕對不會出現在野村老頭的嘴裡的。

所謂的武士精神,就是教導自己的下一輩要勇於切腹,然後在出事時叫下一輩切腹頂罪的哲學。

拿到棒球上,就是叫自家的投手每場都要丟完投,投沒力炸掉後再怪他們沒資格打棒球的哲學。這才是野村流!

在〈野村老頭罵一場靖弘沒打棒球資格〉中有 15 則留言

  1. 是說Foxx君出國時我跑到B版GB版K島等地的體育或棒球版
    兜了一圈,結果發現,認為”投手天天完投是常態+美帝投手不耐操+
    NPB比MLB強+打線都是砲對球隊不好”的鄉民還真不少-_-

    究竟是這些腦袋長瘤的”棒球圈人士”教壞我們的球迷,還是
    我們的球迷太蠢才會接受這些”棒球圈人士”?

  2. >之後那教授就說這種是日本人獨有的道歉文化,被抓包了後找人上去鞫躬道歉,壓不下來就找個人負責頂罪,看是要降職解職還是要怎樣的,這就是他們的檢討方式。

    原來推卸責任的血液也存在於日本人的血管中。

    >

    沒錯
    我看過留日台灣學生的部落格有類似觀察文
    他說
    看多了日本人道歉其實是一種儀式
    而且還是先說先贏
    他舉例說
    好像是日本鐵道出了啥問題[我忘了具體內容]
    結果高層立刻出來道歉
    但是
    事後也沒啥真正後續補救或改善措施
    甚至可能如您所舉的日本教授出來文過飾非:

    在「地球上還有那麼多人沒飯吃」的現實裡日本人竟然要這麼浪費食物嗎?所以企業故意偷改保存期限不但是降低成本也是愛護地球,都要怪政府訂的規矩太不近人情云云…

    其實
    日本社會是滿虛偽的
    高層的腐化更是嚴重
    也跟封建社會之縱容傳統有關

  3. 這個事件很好笑啊XD

    總教練是找來贏球的吧?

    剛灌進七分然後先發丟一分之後,因為自己不爽所以把他換下來,然後因為中繼熱身不夠把大幅領先全丟光.

    你不爽好歹也把牛棚準備好再上去暴走吧? 作出這種不顧後果蠢事的總教練才真的沒有職棒資格吧-_-

  4. 野村的時代是個先發投手一人即可輕鬆完食的黃金時代呀~

    哪像現在, 年輕選手動不動就受傷又不肯練習, 跟以前真是完全不能比. XU

  5. 說到野村的時代投手爽歪歪,一人完食是常態,那還不是就是他們這群同時代的打者造成的?>_<

  6. 看到野村老頭想到兩個人:

    1. 烘培師傅: 操爆SP的專家-_-
    2. XU魔術師: 球隊戰績不好怪球員沒有資格打職棒…
    (…)

發佈回覆給「Jinroro」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