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無關MLB-北京五輪兵敗中國感想

原文發表於2008.8.18雅虎MLB名家專欄。

話說筆者上週出國(不是去邊邊角角魍魎塔三人眾之一去的那國),一個禮拜沒跟美職的消息,暫時脫節也不方便亂掰,那就來不務正業跟著寫五輪棒球XD

雖然回來後覺得好像一週來戰況也沒什麼不同,除了Adam “紅人隊的Shelly Duncan” Dunn被交易之外。

台灣打輸共匪,或許很多人都覺得應該要檢討,覺得是國恥,可是我倒是覺得沒有必要看那麼嚴重。輸給中國隊是很丟臉沒錯,不過其實我們都知道,若不是大會採用運氣程度高的突破僵局制,中國隊其實不太可能有兵臨城下的機會。因為自11局起每局都是只要打安打就很可能得分的情況,棒球裡打得好可能被美技接殺、打不好可能幸運鳥安的這個變數,就可以拉大到關係整場比賽的勝負。

而且其實這並不是中國隊距離打贏台灣最近的一場球。

1997 年在台灣舉辦的亞洲成棒錦標賽,一開始中國隊江曉宇就從曹竣揚手中擊出滿貫全壘打。地主國台灣隊一路掛零,終於在六局跟八局分別靠陳金鋒的三壘安打和全壘打打下四分將比分追平,九局下再靠吳昭輝再見安打以五比四險勝,險些在江東父老面前敗北。想想早在十幾年前台灣隊就必須依賴陳金鋒的長打才能避免輸給中國了,這一次陳金鋒沒有辦法上場,沒有辦法再次靠他打全壘打追平或超前比分,最後會輸球其實也不是完全無法想像的事情。

檢討是有必要的,教練團選人是有問題,不過我覺得現在沒有必要落井下石。畢竟台灣隊有砲管的選手會一個接一個因為奇怪的原因不能出賽(林智勝不知會不會是最新的犧牲品),搞不好根本就是棒球之神對於總教練不選謝佳賢,還放話說找不到有長打力的左打者而降下的天罰。

既有可能神罰早已降臨,我們也不需要再多批判什麼。

不過對於這個突破僵局賽制,我倒是覺得台灣隊在五輪賽前做的什麼沙盤推演一點用處都沒有。

亞洲棒球人跟歐美相比最大的先天劣勢,就是人家多半信上帝但亞洲人多半信戰術。談到信仰,一個很大的前提就是不要問宗教儀式有沒有實質上的意義或功能,而只要知道那不過就是信念的展現。所以人家在關鍵時刻上場打擊比個十字架動作並不是說那能讓砲瓦變強,只是讓打者更有信心罷了,而我們在重要關頭就是要下個戰術也並不是說那真的能提高勝算,只是讓教練覺得他離朝想贏的方向更跨進一步而已。

現實還是殘酷的,「心裡想贏」跟「實際做會打贏的事」不但不能畫上等號,有時候還是走完全相反的兩個方向。十一局開始的突破僵局制,從沒人出局一二壘有人開始打,一開始就短棒擺出來是不是一定要做的事情?這樣做是不是真的就比較有機會贏?好像在教練團的腦裡從來就不會思考這個問題。

短打的目的當然是為了製造多得到一分的機率,及降低被雙殺的機會。拿來換的條件就是會多一個出局數,一壘包上會空出來,還有要把成為英雄或狗熊的機會交給下面的那一棒或兩棒。出局數增加代表期望得分的量會下降,因此在下半局以平手或落後一分情況下打的隊伍來說,他們要的是無所不用其盡拼一分,用觸擊來拼可謂合理,可是就打上半局的隊伍來說,目標放在只搶一分顯然不夠,畢竟下個半局對手也會從得點圈有跑者開始打,不以拿兩分以上為目標的話很容易就會被追回來。另外,因為一壘變空的,所以如果負責觸擊的人後面一棒或兩棒明顯打擊能力不足,就會變成強打者出局讓弱棒上去拼的情況,就算觸擊棒下一個也是強打,下下棒才是弱棒,對手只要故意四壞保送就可以達到有雙殺機會且對付弱棒的局。

所以很顯然,適合短打的狀況是:

1. 打下半局,落後一分或平手。
2. 首位打者的下棒及下下棒不是明顯的弱棒,或可以用具長打力的打者將弱棒代打掉。

一出局二三壘有人,拼下一棒的高飛犧牲打,這是在那種賽制下觸擊的主要目的。否則觸擊的意義就只剩下信念而已。筆者有時會看到在比賽中攻方首棒打者站上一壘,下一棒用犧牲觸擊將跑者護送到二壘後,攻方的拉拉隊也在敲加油棒鼓噪,守方的拉拉隊也在敲加油棒鼓噪。這種一個play竟然攻方跟守方都不覺得自己有虧到,還都很爽的鼓加油棒,大概只有犧牲觸擊辦得到吧。

不過我想還是會有球迷覺得輸中國這種國恥絕不可以重重拿起輕輕放下,縱使這批球員並不是活該要背負民族大義,但穿上了國家隊的球衣,就應該負起身為台灣代表的責任,將台灣球迷的期待一肩扛起。筆者也是這麼想,台灣代表兵敗北京五輪讓全國球迷心如刀割的罪,應該用鬼達摩刺青來償還。

 在中國唐代被稱為第一的拳法家英翔珍,和河北省叫猿孫的拳法家,在皇帝面前比武,結果戰敗。英翔珍為了洗刷恥辱,期待下次比賽必勝,於是在背上刺上只有單眼的鬼達摩刺青,三年後和猿孫再度交手順利地獲勝,這時才畫上另外一個眼睛。

 後來,這個習慣流傳在武道家和士兵之間,一直無法將兩個眼睛畫上的人,就被輕視稱為單眼者。

 

摘自英學館刊【中國武鬥三千年】

比起虛無飄渺的嘴砲,再次檢討出什麼打不到快速球所以要買更快的投球機之類莫名其妙的結論,棒協應該審慎考慮使用這種對個人聲譽影響至關重大的猛藥,要求此次代表隊全體隊職員在手臂刺上單眼鬼達摩,並在下次擊敗中國隊時才可刺上另一眼,如球員拒絕刺青則永久放逐。當然,職業球員在Konami亞洲職棒大賽擊敗中國之星隊也可算是復仇成功。

附帶一提,中國隊投手王楠,在2003年亞錦賽對上台灣隊先發,投六局賞出九次三振,卻敗在陳金鋒的全壘打上。之後他得到美國人的支持去開刀,但因復健狀況不佳,於第一屆棒球經典賽預賽被台灣隊打爆。他忍辱負重至今,終於在這場比賽揚眉吐氣,擊敗台灣隊復仇成功。是否王楠在去美國開Tommy John手術時就已經順便刺上鬼達摩刺青,當了數年的單眼者至今,就不得而知了。

在〈(舊文)無關MLB-北京五輪兵敗中國感想〉中有 12 則留言

  1. 看到有幾個棒球專家都有”我不看中國時報”的貼紙
    這是為什麼呢?
    是不是因為中時的體育版太爛?或是政治立場呢?

  2. 趁機問個問題: 我花錢買報紙,結果卻看到假新聞,這樣算不算是遭到詐騙且有實質損失,可以去告人嗎? XD

  3. 實質損失? 可以舉例嗎?
    精神損失 ( 比如氣到腦溢血 , 而且還要能舉證有直接關係 ) 可能比較有機會吧..

  4. 不會告贏的.

    實質損失要能舉證才行, 證據還要證明跟假新聞有直接關連.

    等到你真的弄到這種東西成功起訴, 只要媒體在新聞上報一個妨害新聞自由, 法院自動判你告輸, 別忘了台灣的司法界現在是用媒體觀感來辦案的

  5. 阿ㄈ,我很好奇,也許我多嘴,這篇的分類怎麼有藝文,是在暗示說奧運只是大拜拜嗎?還是說像一場音樂會*-)

  6. 啊我說的實質損失指的是損失買報紙的10塊錢 ,本來的想法是說花錢買到假新聞可不可以當做是買東西結果買到假貨來看,不過仔細想想這應該是我想太多 XD

  7. 話說日本教練一向強調運用「下半身」投球的好處,認為比較「不容易受傷」還可以使「球速更快」。他們同時大力批判使用「上半身」投球的美國投手,認為這是沒效率又容易受傷的方法。為了要強化「下半身」,日本投手總是有跑不完的長跑訓練,而日本教練也深以此法為傲。不知道是不是物以類聚,一狗票台灣教練也深受此法影響,並號稱是「日式」訓練法。

    日本與台灣球界向有以下半身投球的投手球速會比上半身的快至少五公里的說法,因為他們有運用到下半身。那麼用腳趾夾球用揮腿式投球應該會快上十幾公里,因為這根本完全是用純粹下半身投球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