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最近有戒嚴晚期的味道

不過這其實離戒嚴時代還遠的很,只是在大家習慣這種生活十幾年以來,是有點倒退而已。

話說以前唸國中時,每次寫完作文的下一堂國文課我們班的同學就會很爽,因為每次我都會被國文老師叫去辦公室,針對文章裡的「思想」做一些「輔導」,然後班上的其他同學就這樣賺到一堂自習課-_-

那時某校的輔導室裡也有放以前的東西,像是以前那間教室的門牌其實叫政戰室之類的。雖然時間在戒嚴晚期到解嚴,不過那種風聲鶴唳的氣氛還是有那麼一些,那個時代也發生過部份政府公權力還用以往戒嚴時代行事方法做事結果引發抗爭的事件。

不過這種在當年如同喝水一般正常的事情,對現在只從白癡電影【V怪客】來認識專制政體的笨蛋來說根本難以想像吧。

那個時代養出來的人,既然是只要觀念跟政府希望灌給你的有不同就要做「輔導」加以導正,名字就要記載在政戰室裡做持續追蹤,會養出一票只會緬懷過去的白癡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而且,現在日子過太爽,大家習慣了自由的生活,會以為這種日子是憑空掉下來,也算是正常。

不過,在台灣政府六十年以上的統治裡破天荒第一次竟然讓敵國共匪來訪,這個政府是否有向以前戒嚴時代看齊,我是覺得這種指控有點太誇張。只能說這批人從那個時代崛起,只會用戒嚴時代的觀點來辦事情,他們是否目標就是在幾年內一點一滴的蠶食掉過去十幾年台灣人民享受的自由這點還不一定,我現在是傾向於他們不過就是不懂得民主自由,所以對跟他們不同意見的人示威就覺得應該要派人抓起來,媒體有敢報導對他們不利消息的就要封殺。

幾年前掀頭皮事件的隔年跨年晚會,為了避免掀頭皮事件再度發生,所以把捷運入口全堵起來不讓人進去,再給大家看說我們表現多好,這年的捷運就不會發生人潮洶湧的意外了。

現在在吵的這些什麼警察執法過當之類,其實我覺得跟偉大的人以前在當台北市長時一樣啊。以前也是不能拿國旗,拿了會被警察進來抓出去,以前也是只要敢在報導時說一句台北市政府壞話就會被封殺,現在也是一樣,應該是沒什麼不同。

且警察的行為也不過就是照著上頭指示的做,上頭有人因為沒有把抗議共匪的人抓起來以致丟烏紗帽,自然上頭有那個壓力,而第一線的警察也有飯碗要顧,也要遵守上頭的要求,這是沒辦法的事情。

話說這一陣子台北縣就有警察很愛吃案的問題,好像是因為執行了一個新評鑑措施,破案率高的警局會褒獎,迎頭趕上的會被釘,所以像上次碰到有流民帶幾個小孩子住在車上好幾天還裸奔的事,警察來了講幾句「他們車停白線,愛住車上你管得著嗎」就跑了,然後大家全力在那邊抓交通違規,因為前面的案子不吃掉對他們警局評鑑有害啊。

我們的政府還沒有要往戒嚴靠攏,只有向V怪客裡的北爛專制靠攏而已,我是覺得還不用太擔心啦XD

在〈據說最近有戒嚴晚期的味道〉中有 27 則留言

  1. 翻譯

    訪客諸君:
    作為哀悼台灣的言論自由之死的表示,這個網站將暫時關閉

    今天我在國立台灣大學的道路上被一個警察質問,只因為我
    將我的照相機指向一個制服上沒有名牌,也拿不出身份證明的警察,
    更重要的是,我並不是那唯一的一個.

    如果我曾經告訴你:”台灣的政府很努力的在保護他的人民”,
    現在我收回這句話
    如果我曾經告訴你:”台灣是個自由民主的社會”,
    現在我收回這句話
    如果我曾經告訴你:”我們隨時都可以自由的抱怨我們的總統”,
    現在我收回這句話
    如果我曾經告訴你:”台灣是個好地方,歡迎來玩”,
    現在我收回這句話

    因為很快的,你來台灣所得到的體驗,就會跟去中國大陸毫無差別
    請接受我對這一切所帶來的不便的道歉

    11月五日

  2. 不想這樣過那就讓手上的選票發揮一下功用吧.啊 ..對不起我忘了這些傢伙以前就是這樣搞的選了半天現在還是無敵最大黨啊.看來其實大家很愛這樣過.所以現在在街頭發聲的都是暴民被抓活該還鬧了國際笑話.而紅衣人國慶鬧場則是向國際發出反貪腐之聲啊.至於之前不跟在野黨溝通事後要搞得人揚馬翻是因為在野黨是暴力黨沒法溝通還是挖坑給人跳就不知道了.說是由台灣人決定要統還是要獨或是維持現狀.但是卻惡搞到讓人只有一個選項可以選.是怕明著來美帝跟日寇會干涉非中國人會暴動還是因為太天真被中國人騙了只有馬神自己才能回答了.

  3. 看來 Foxx 還算幸運, 有幸能嚐到借鹽時期的味道

    我比較狠, 這幾天我問幾個朋友 “馬囧有權力真的把台灣賣掉嗎 ?” 他們嚴格的回答都是 “一個人賣不動”

    若是如此, 我由衷希望囧囧下手狠一點, 搞個金盾, 抓幾百個鄉民以及學生玩玩, 讓七八年級鄉民體會一下阿公阿嬤每天嘮叨的番薯籤到底有多難吃, 不然用講的聽不懂的

  4. Lowe你可以告訴他們,馬囧絕不是一個人,
    所謂德不孤必有鄰,德勝於才的政府當然是一群人聚在一起(fuck)

  5. 八年前我投了阿扁,半年前我投了馬,但現在看看新聞卻發現,
    一個踹人的人是國慶座上賓;另一個推人的卻被起訴叫暴民。
    一群叫甚麼促進會的拿著敵人(至少還把一堆導彈對著你的,應該叫敵人吧)的五星旗在中山北路揮舞,警察可以光榮的替他們護駕;另一群人拿著自己國家的國旗,卻被新莊副分局長叫警察扯下弄爛,還大剌剌的說現在這時候沒人在掛國旗(媽的那你新莊分局上面掛的是甚麼旗?)
    結果我投票選出來的先生,竟然說我愛國旗比任何人多….
    甚至有位”xx小妹大”的主持人,還敢在節目上說,她以前帶領的群眾運動都沒有激烈抗爭石塊棍棒的,好笑的是以前妳帶領的人跟警察打來打去不叫激烈抗爭,還敢說現在的民進黨真暴民、真low….
    挖靠,這社會真如蔣友柏說的,價值觀連他自己都分不清了…(fuck)

  6. 剛忘記說,昨天看了另外一個節目叫xx全民開獎,
    那位姓邱的委員,原來昨天的群眾打警察叫暴民、目無法紀,當年你帶頭衝撞高雄地方法院卻叫正義。
    還有為叫李x峰的,原來昨天的群眾抗議叫總統選輸卻輸不起,而2004年有位先生高喊這是場不公平的選舉,然後叫大家坐在凱道上,這叫做要公理要正義。
    還有個胡x信在甚麼小妹大的說,群眾事件最怕的是帶領的人任由你的群眾在那邊放火燒人,真不知2004年那群坐在凱道上的同胞,看的老連跟老宋回家洗澡吃飯睡覺,作何感想?
    不過我也不認同蔡主席放任那些人暴力啦,基本上,我覺得暴力就是不對。

  7. 晒鹽大~~你太cynical了~~人家騜可是最愛臺灣的~~
    他深刻地了解到借鹽是臺灣的一部分~~所以要教七八年級小朋友怎麼才叫借鹽
    看~~鹽用借的~~多有他馬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呀XD
    至於那些熱愛自由的暴民~~不~~皇民~~不~~美帝的狗~~
    都不了解咱騜對人民的熱愛~~咱騜可是把你們平民當人看的喔XU

  8. 現在跟身邊的小鬼講,就在沒多久之前,開車走橋樑要進入台北市,運氣不好就會被憲兵攔檢,那時的軍隊可是有警察權的,不過聽得懂的人不多

    講違警罰法可以讓警察光是看你不爽就可以把人帶回警局拘留數天,也感覺不出他們覺得這個法廢掉有什麼意義

    這些都只是沒幾年前的事,但是在整個世代的教育刻意忽略下,現在的小鬼不大瞭解他們習以為常的生活方式不是憑空而得

    說到一個人賣不動,過去幾年那些聯共制台的K党高層頻頻到中國出訪,天曉得他們談了什麼,那時談的東西只是空頭支票,現在老馬上任,正好一件一件兌現

    現在只是開始而已,在他們拿出下一張已經蓋好章的本票前,我們不會知道已經被賣掉多少

  9. 2004總統大選開票後在群眾佔據凱達格蘭大道第三天,kmt舉行中外記者會,連戰宣稱,如果阿扁堅持不溝通不回應,『我無法控制他們(民眾)要抗議到何時!』外籍記者不滿追問,『這些群眾是你的支持者,因為你的號召發動抗議,你當然有讓他們回去的影響力!』連戰卻回答說:「這已經不在我能控制的範圍了。」。連宋還要求與阿扁盡速見面,讓連宋兩位『替老百姓當面請命』。

    台中市也發生群眾闖地院,並踹破大門玻璃事件,胡志強市長前往勸導,他說:「我們是理性的,大家坐下來等裡面給我們交代,地檢署不給交代,我們就不走好不好!」但親民黨立委沈智慧卻說:「我們不要坐下來,我們要站著繼續討回公道!」使得騷動更是加劇。而高雄市也在國親動員下包圍地檢署,地檢署雖出面保證會保全證據,但仍得不到諒解,不久在親民黨立委邱毅高聲喊叫:「一、二、三!衝!」發生群眾衝撞地檢署大門的事件。

  10.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現在正是大推這段話的時候,看看咱們萎大的正腐跟霉体吧(fuck)

  11. 鎮暴警察太久沒有鎮暴了,分寸要怎麼拿捏都搞不清了,要多搞些運動讓他們練過
    民進黨也太久沒有搞真正的街頭運動了,怎麼個掌握局勢和人群全忘了,也要多搞些運動重新練過

  12. 我覺得阿ㄈ的想法是比較樂觀
    不過宇文渙一些部落客的想法就比較沒那麼樂觀囉
    (老實說,我個人的想法也有點悲觀耶)

    對了
    借這個版面來打一下廣告
    (如有不妥,就請版主刪除)
    這是我開的一個評論時事的部落格
    http://aristotaiwan.pixnet.net/blog
    在座的常客如果有興趣可以去那邊看看喔
    (只是不要期待我部落格有阿ㄈ政論的水準啊,不過我會努力達到的)
    :D

  13. :p
    我貼的就是宇文煥的…
    我是想知道,到底我應該繼續悲觀呢?
    還是要像阿ㄈ一樣看開~
    貼宇文煥的過來,其實我的內心是比較希望可以放開吧~

  14. \_/
    那個”小妹”被鳥撐”大”說誰是暴民!!刮別人之前先將自己刮乾淨
    李漢卿–>講那些不實的話 , 都不怕報應到自己嗎?
    馬同學–>希望誰叫你一聲總統 , 哇咧!你就這麼愛陳匪丫

  15. 我一點都無法像板主一樣的看開。這些人根本就是知威權奶水長大的,想的會的東西也只有那一套。有去到圓山的人就知道,攻擊警察的人就是只有那幾個,而且都是些怪人。滿滿的都是警察到處打人。結果媒體報出來的是什麼??

    也許目前是做不了啦,如果說他們不想回到戒嚴時期,我一點都不相信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