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The Man Deserve To Be Hated

原文發表於2008.11.28奇摩運動MLB名家專欄。

The Man Deserve To Be Hated

據最新的小道消息,奧克蘭運動家隊除了打算大手筆找來Rafael Furcal外,還對曾經效力過該隊,目前在市場上乏人問津的一壘手傑森‧ㄐ央比區有興趣。其實老早在半年一年前,就已經有很多人做過這種揣測,當然是著眼在這老兄的選球眼上。

但如果真的把這比區找來,那明年大概會是我第一個不支持這支球隊打好的球季!\_/

2001年季末,曾經是奧克蘭運動家當家球星的一壘手傑森‧ㄐ央比區投入自由球員市場,轉效力在先前季後賽第一輪第五戰將他們淘汰的邪惡帝國。也因為這樣,未來的七年,他從市民的最愛搖身一變成為每到必噓的公敵。

之前就有些人問過我,你們運動家隊這些年來走掉那麼多自由球員大物,就算不論交易來的Johnny ”no Jesus” Damon及Jason ”Izzy” Isringhausen,也還有Miguel ”8-cents” Tejada和Barry Zito,為什麼對其他人都沒意見,獨獨就對ㄐ央比區恨得牙癢癢的呢?

那是因為大家並不知道那年發生了什麼事情。

2000 年,運動家隊終於闖進睽違已久的季後賽,第一功臣ㄐ央比區高票獲得美聯最有價值球員。當時他與母隊合約只剩一年,他表示願意跟球隊續約在奧克蘭結束自己的球員生涯,只要不要差太多,他也願意接受低於市場的行情,不過續約的談判只到隔年球季開始,季中他要將全副精力奉獻在球場上,不想被續約的事情打擾。

對旗下的看板球星,球隊雖然只有不到五千萬的總薪資,卻喊出願拿破記錄的年薪把他用長約綁住的聲明。基於「不要比市場價值低太多」的原則,在經紀人Arn Tellem與球隊總經理Billy Beane雙方談判下,最後綠帽比照前一年與勇士隊簽下六年總值九千萬合約的明星三壘手Chipper Jones的價錢,開出長度六年,總值九千一百萬的大約。也就是說,ㄐ央比區一個人的薪水將跟三分之一支球隊的總薪資支出一樣多!

「比Chipper Jones還大的合約」,這種價碼對小市場球隊來說很有誠意,而且其實不能說比市場價值低到哪去,大家都認為這下子ㄐ央比區沒有不簽的理由了。

不過,過了幾天合約沒有談成,因為ㄐ央比區方面認為這合約後面三年有部份的錢被延遲支付,所以總值是沒帳面上看來那麼多的。

過了一陣子,綠帽做出妥協,他們同意不延遲支付這筆合約的任何一毛錢。大家都認為這下子ㄐ央比區沒有不簽的理由了。

不過,過了幾天合約還是沒有談成,因為ㄐ央比區方面提出希望合約長度延長一年的要求。

也就是說,在合約的最後一年,年薪超過一千五百萬元的ㄐ央比區將是36歲了。對財力不足的球隊來說,這自然是相當的風險,就這樣僵持了幾週,綠帽方面同意將第七年改由option year取代,雙方看起來解決了談判桌上最大的問題。

不過,過了幾天合約還是沒有談成。ㄐ央比區說這份合約只有前兩年有完整的不可交易條款,後兩年則只有部份不可交易條款(球員可提出一支不願被交易去的球隊名單),他在第四年後就滿足10-5(十年大聯盟資歷,且最後五年都在同一隊的球員,可否決球隊對他的交易),所以他要的只是合約包含前四年的完整不可交易條款。理由是「他不想被交易掉」。

這個被外界認為是小問題的歧異,最後讓雙方的合約談判觸礁。球隊不願意讓步,ㄐ央比區方面則說如果不給的話他們希望平均年薪能追加到兩千一百萬(比Manny Ramirez加盟紅襪拿的還多),雙方一路僵持到春訓,ㄐ央比區決定暫停合約談判,等球季結束再說。球迷自然很不諒解球隊的作法,他們認為既然願意用長約去綁,何必要堅持這個小地方,且原本就已經給了部份條款啦。

該年球季結束,運動家隊再度於第一輪被淘汰。放寒假時,ㄐ央比區依舊表明願意接受較低的價錢,在運動家隊終老。不過他既然取得自由球員資格,自然也提出申請。而在此時,運動家隊也終於出聲,表示願意包含完整的不可交易條款,一切只待ㄐ央比區點頭。

枯候一整年的綠帽球迷,看到擋住合約談判的最後一顆大石被移開,滿心期待可以早日看到這位球星宣佈續約的記者會。

有一天下午,我正邊看電視邊寫作業,電視上當時播到Jim Rome Show,一個體育談話節目。主持人說他們這集將要訪問正在度假中的傑森‧ㄐ央比區,談他的合約談判情況,我聽到這個自然相當期待。

但,廣告後出現的畫面,傷了可能絕大多數的運動家球迷的心。

一個把滿臉鬍子都剃乾淨的傑森‧ㄐ央比區出現在螢幕上!

Jim Rome問了他一些合約談判的問題,他就在那邊說他還在考慮,非常想留在奧克蘭,願意用較低於市場的價碼留下來啊之類。可是幾乎每一個綠帽球迷應該都知道,這傢伙再來要去的是什麼地方了。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綠帽官網的留言板被幹意十足的留言灌滿。幾天後,傑森‧ㄐ央比區在紐約召開加盟邪惡帝國的記者會,並發表「打不過他們,就加入他們」的宣言。

回頭來看,堅持所謂不可交易條款其實很奇怪。如果球隊真的要交易他,他可以用原本的條款拒絕加盟某些戰績差的球隊,會要他這種大約球員的球隊,也幾乎都是目指季後賽的強隊。且簽長約的球員如果在合約最後一年之前就被球隊交易,他可以在季末宣佈成為自由球員,重新投入市場,或以此為脅要新球隊跟他換更大的約。再怎麼說,認為合約的第三第四年只有「部份」不可交易條款而拒絕簽約,實在是很奇怪的堅持。球迷開始理解球隊當時的想法,我開給你大約,你說你不要 defer money;我同意不延遲付款,你說要加第七年;我同意加第七年,你說要完整的不交易條款。如果我真的同意,誰知道你會不會再提出新的東西?

Damon、 Izzy和Zito都是一開始就知道簽不下來,Tejada是他願意降價但球隊沒出價。相較之,我們從頭到尾都被這個比區擺一道,他口口聲聲說願意留在奧克蘭,卻一直提出各種新條件,且根本在與邪惡帝國簽約前就已經把鬍子都刮乾淨等了,還有臉繼續說他想留在奧克蘭?

這七年拿不到戒指,捲入禁藥風雲,都是你自找的啦,報應,呸。

在〈(舊文)The Man Deserve To Be Hated〉中有 5 則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