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不食肉糜的公務員

話說前陣子在某站看到有人轉載十幾年前的豬油時報讀者投書,由當時外交部人員講現在偉大的人。

為馬英九的「權貴」背景作見證◎李大維

1998.11.24 自由時報15版(自由廣場)

任何與馬英九有一面之緣的人,總是會對他親切謙和的態度與專業的法學素養留下深刻的印象。的確,在許多人的心目中,他是一個完美的典範;溫文儒雅品行端正,擁有傲人的學歷與完整的從政經驗;但是,最近不少電視、報紙廣告及讀者意見欄批評馬英九,說他所已有今天的成就完全是因為他出身權貴之家,得到父親的庇蔭罷了!了解馬英九成長過程的朋友,對這種不符事實的批評都會深感難過與痛心。身為英九的高中、大學同學與同事,我想藉著幾個真實的故事,談一談我所認識的馬英九。

一開始就看到近親繁殖互捧,不過這不是重點,華人特別愛近親繁殖這並不是稀奇事。這篇文章最有趣的地方,在裡頭透露公務員的生活是怎樣與社會脫節。

在民國五十四至五十七年這段期間,英九和我是建國高中同學,當時馬爸爸在公路黨部擔任設計委員,其層級相當於今天一般公務機構「專門委員」之類的職務,充其量只是一位中級黨工。少年的我們都酷愛籃球,每當球賽結束後,我常跑到英九家叨擾一番,做個不速之客。馬家十分熱情,我記得當時他們最好的菜也不過是「紅燒肉」,馬媽媽自己總是未動一筷,微笑而滿足地看著我們大快朵頤;馬媽媽另一道拿手菜是「炒辣椒」,據英九說,這一道既便宜又可口的佳餚可以刺激馬家的孩子多吃兩碗飯。馬家是一個三代同堂的家庭,一位老祖母、馬爸爸、馬媽媽再加上五個小孩,八口之家就擠在長安東路一棟三十坪不到的三樓公寓裡。相信走過我們那個年代的人都十分了解,這樣的經濟情況尚不及當時的中產階級;若以今日的水平來看,恐怕連清貧都談不上

在一九五零年代時,竟然每餐都可以吃到紅燒肉,而且還有能力讓五個小孩子都每餐多吃兩碗飯。看到這個,一般非公務員家庭出身,對那些很愛拿當年小時候只有地瓜比米多的地瓜稀飯吃來說嘴的中年人士來講,不知道有什麼感想呢。而且還是一個對他們而言只是「中級党工」的一家之主,就能夠負擔的生活品質!

原來公務員家庭出身的人,竟然會認為五十幾年前一餐只有一份肉類,每天晚餐要拿紅燒肉跟炒辣椒來配十五碗白飯是很清苦的事情啊。這讓人想到先前吵18%的時候,那些說以前公務員很窮,窮到沒人要當的謠言不攻自破了耶XD

更好笑的是說他家在台北市中山區擁有三十坪的公寓,這樣還不如當時的中產階級。意思是說他認為當代只要隨便一個收入中等的人就可以在台北市房價最高的地方買三十坪的房子了啊XD 他還說在中山區有30坪房子在現在連低收入戶都算不上,這如果不是刻意反串,就可以看出為何現在這個政府老是丟出莫名其妙的政策了。

這些公務員家庭出身的人根本連什麼叫有錢什麼叫貧窮都搞不清楚,是要怎麼搞得好經濟啊?拿這種觀點來看,現在丟出什麼無薪假補助企業方案,政府出錢幫企業養實習生以裁掉正職員工方案,考慮推出這些案子的人腦袋結構長這樣的話,這些突然間就變的很正常了啊。

民國六十三年,英九剛服完兵役,當時軍公教人員一個月收入是新台幣五千元,若以一美元兌四十元台幣的匯率計算,相當於一百二十五元美金;以馬爸爸當時的財務情況,英九如果沒有獎學金是根本不可能出國留學的。於是英九憑藉著他平日苦讀所累積的實力,通過一關關的筆試(試卷必須彌封)與口試,以最高分獲得「中山獎學金」到美國留學。英九夫婦的留學生活十分清苦,他們所租的學生公寓只有一間臥室、一個小客廳,客廳裡只有一張桌子,一個沙發,如果拜訪的客人多一些,每個人就只能拿一個小座墊席地而談,當時我們戲稱馬家去久了快成日本人了!

話說民國六十三年,一般勞工的平均月薪是新台幣三千元。軍公教人員不但薪水超過1.5倍,還免繳稅並享有各項折扣。李先生說偉大的人因為家境太清苦,所以要靠獎學金才能去全美消費算很高的Boston留學,可是當時的社會,很多人的問題是家裡沒錢,所以要靠獎學金才能去全台灣消費算很高的台北留學吧XD

另外中山獎學金也能說嘴,就跟拿甲等特考第一名來說嘴一樣好笑啊。拿那個錢去留學的人並不是什麼平日苦讀,是宣誓當職業學生監視其他海外留學生有沒有反政府比較重要吧。

而且,他竟然在Boston租1-bed room!而且竟然還買了沙發!靠,這別說是那個時代了,我在國外唸書時也沒有過那麼爽啊。就算在SF能源危機導致市區房價直落的時代,我都要跟別人一起合租one-bed room然後一個睡客廳一個睡臥室耶,而且我的房間只有一張二手買來的小桌子用來唸書,連床都沒有,是自己從台灣帶睡袋去睡在地板上的,他竟然自己一個人就能在Boston租這種等級的房子然後自己住,還買了沙發這種沒幾個人買的起的奢侈品!

真他馬的清苦到我想哭啊~

民國六十八年中美斷交,鄧小平訪問美國。英九與我相約在華盛頓特區會商,希望結合所有台灣留美學生的力量,促使美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保障我國家之安全與國民之福祉。直到現在我仍然能清楚地記得:當我們在凜冽的風雪中相會,竟激動地忍不住相擁而泣,久久不能自己!然後,兩個留學生便身穿著剪裁不怎麼合適的西裝,腳履著那種方便在雪地中行走的大頭皮鞋,手上戴著毛線織的手套,僅憑著一股信心與毅力,跑到美國國會議的辦公室一間間敲門,說服那些參、眾議員參加我們在白宮拉法葉公園所舉行的演講遊行與示威活動,其中有兩位參議員及六位眾議員在我們的勸說下同意出席。據卡特總統後來所發表的回憶錄中記載,當時他與鄧小平在白宮進行會談,聽見公園裡傳出陣陣示威抗議之聲,鄧小平臉上顯露出「極不自在的表情」。

「當我們在凜冽的風雪中相會,竟激動地忍不住相擁而泣,久久不能自己」,幹,果然是gay。

話說,像郭冠英那種自以為自己很高級的膨風不厲害,這種有何不食肉縻觀念,隨便出口就完全與社會脫節的權貴才強。話說我在米國買衣服,除了綠帽相關商品外,都是買那種百貨公司過季拍賣一套十塊美票上下的便宜貨。結果這兩個人竟然買得起西裝皮鞋,還認為買的沒有很合身覺得真是太窮了!

這種有如溫室公主一般突然冒出狀況外的言論,才是真正有錢到不行的象徵啊!

英九與我從青壯年時期一路走來,彼此相知三十餘年,他品學兼優,工作盡職,其熱愛國家與這塊土地的熱誠是不容任何人置疑的。很少有人知道:英九從哈佛畢業之後,原本可以接受高薪禮聘,在華爾街做一個名利雙收的大律師,可是他還是決心回到台灣服務,這在十八年前的台灣是很少發生的鮮例。

英九成長於台灣經濟由美援過渡到發展輕工業的建設階段,既沒有寬裕的物質環境,也沒有顯赫的家世。儘管出身平凡,但是由於他苦學不輟的毅力、愛鄉愛國的赤誠與為中華民國奮鬥到底的決心,使得凡是認識他的人都會以他為榮,主動地親近他、讚賞他、提攜他,這才是他「權貴」的真正來源,不是嗎?

(作者李大維現任外交部政務次長)

不過偉大的人顯然連他以前同學都騙過了,真不愧是職業學生的料啊。拿中山獎學金做職業學生,當然唸完書後要回來為党服務啊。何況他連律師執照都沒考過,跟他老同學還講的一副留在米國可以當大律師,卻為家國為重歸國服務一樣,但會信這種話,大概也只有公務員出身沒見過世面的才會信吧。

簡直就跟先前有人說她前男友發簡訊給她,說為了復合,特地飆上高速公路上結果發生車禍一樣,這麼低級的謊話也只有天真到不可思議的人才會信以為真呢。

台灣這個政府的問題,我想問題並不只在腦袋聰不聰明,而是那些人從小到大接受的價值觀,就是認為所謂的窮困是五十年前一餐飯只有一盤肉、在台北市住不起豪宅、買西裝不夠合身、留學只能住有沙發的房子。那麼,對他們來講,現在勞工說無薪假,他們可能認為窮困也不過就是這樣,自然感受不到老百姓的生活問題。

我是覺得,如果一個人說他超有錢的,年紀輕輕就買BMW代步呢,那我們大概只會說他家長輩大概是暴發戶,他是被寵壞的公子哥,而且只是在炫耀。但如果一個人很真心誠意的說他覺得他家很窮,上台北購物還要請僕人開車載上去,那這不光只是超有錢了,而且對金錢的觀念已經扭曲到一個不能救的地步。

話說連商周總編也是這種人

週日中午,我參加小學同學會,勾憶起好多舊時光。我們是台電子弟,被國營企業妥善照顧的長大,宿舍像小美國社區,有電影院、籃球場、理髮廳、福利社、游泳池……,在那沒有私家轎車的年代,太太們買菜有交通車、週末想到台北玩耍也有公司專車,台電媽媽們的自製冰棒與月餅超級好吃,台電還幫員工的孩子們安排最棒的小學與國中就讀,每天派專車送我們上下學。那裡是天堂,除了沒有墓園與醫院。沒有一個孩子會問父親:「爸,你會不會被裁員啊?」

公務員家庭出身,從小過的就是想去哪裡都有本省人開專車接送的生活,一輩子從來沒踏進過社會,也難怪這種總編搞出的雜誌會變成死亡筆記本了。

在〈何不食肉糜的公務員〉中有 18 則留言

  1. 「政府出錢幫企業養實習生以裁掉正職員工方案」
    親耳聽到某公司 HR 部門的人士對這東西感到無比興奮,還特別強調說 “不能請已離職員工回來”……

  2. 那我算有錢的了
    當年出國唸書
    雖然我是猜拳猜輸睡客廳的那一個
    也沒有沙發可以睡
    只有一張小書桌陪伴我
    但我還可以擠出錢來買壹台300塊美金轉了四手的A4印表機
    我該感謝藍教政府的德政啊…. XD
    天大地大…沒有藍教政府大啊…

  3. 你們這些台巴子不知, 今上確確實實是起自微賤 , 貧苦出身的 . 你們只是讀書拼獎學金而已 , 宗痛的御姐可是要冒險當聯考槍手掙錢地勒XD

  4. To Akasaka
    驅長的女兒們生活不差喔~

    一中政策如何債留子孫也輪不到他兩位美國公民
    在那大學錄取率只有幾十啪的時代
    馬唯中北一女還沒畢業就有台大生物系的推薦資格了喔…
    「因為媒體傳言說她進入臺大是因為父親的緣故,因此生性正直的她毅然選擇去了父親的母校美國哈佛大學。」

    不論財力勢力權力都不是我們這些台巴子所能比擬的
    好個黨工優勢……

  5. 這種文章好像似曾相似,大概美國民主黨一定要擴大支出,台灣國民黨一定要歌功頌德吧:D

    本人也是食肉糜外省人,父母也曾赴美帝留學,就從我的角度來看看總統的美德吧。

    所謂的中級黨工我相信已經提供了不錯的生活,我們家也是三代前逃難來台,祖父沒有背景在外面又不會混,落得事業失敗。祖母勉得一小學老師職位,五個小孩每餐搶飯吃,因為動作慢了就沒得吃了。所以同樣是公教,不一樣的單位職別還是差很多的。

    外祖父經商失敗,外祖母沒有正常工作,故我媽挨餓也算正常,這大概算的上真正的清苦。

    在Boston留學住1 bedroom也是情有可原,因為結婚了和單身考量總是不同,但前提是「中X獎金」可以負擔得起。但清苦的人如我父母情況就不一樣,獎學金不單供自己吃住,還必須儘量存錢匯錢支助台灣的家人,那考量就會完全不同。

  6. To Mobi:

    話說”小學教師”是公務員, 不是為党服務, 當然會差啊XD 只不過當年教師的起薪還比一般勞工的平均薪資略高, 所以祖父母家的家境應該還是能比外祖父母家好上一截.

    而且獎學金也有差的, 比方說拿中山獎學金的人, 能夠在1979跑去DC, 車子哪裡來的當然就不會是問題(有配車). 而且很顯然的拿到那種獎學金的人還不需要補助就可以養車, 當然跟一般人能領的獎學金等級不同. 他們當然可以住到1-bed room. 而且話說, 既然是結婚的人, 兩個人一般也會去住studio吧. 應該沒有結了婚還需要分房住的問題.

  7. 嘖, 讓我想到我自己的出國唸書.

    我不知道該說是有錢還是好運, 是老爸快退休前被台電調去美國當駐外工程師, 所以全家整個拔營移動過去, 然後搬家費什麼的是公司墊錢(駐外補貼的樣子), 而到美帝以後則是在Atlanta的衛星都市租公寓, 然後公寓的租金也是公司墊一半左右的錢(一樣是駐外補貼的樣子), 3-Bedroom一個月我記得是1200綠錢(2000年的), 至於教育費, 因為我跟我弟都是念普通公校, 然後拿的是工作人員家屬簽證(所以有SIN), 根本一毛錢都沒花, 每天早上還有校車接送, 教科書是學校發的, 還可以跟學校借科學計算機(Graphic Calculator), 真的是有沒有這麼爽的.

    說起來我從小到大都是念公校, 所以什麼貴族私校裡面是什麼樣子我是沒啥概念的, 不過我國一國二被編進某個所謂的人情班, 我只能說那種班有夠噁心的, 整班彌漫著非常強烈的階級意識(以班導為中心的階級), 集體主義(一切榮耀歸於班級, 要合群要聽話), 權威主義(老師最大, 老師不會錯), 和成績萬萬歲(月考考壞的馬上失寵)的氛圍, 當年我就很想吐了, 就算到今天想起來都還會想吐, 台灣的貴族私校我猜大概就是這種情況擴大一百倍吧.

    不過後來唸到大學就是另一回事了, 因為不是本國生, 普通的local大學一個學期都要收4000+綠錢和貴死人的教科書費, 就算公司可以貼到1000元綠錢也還是很貴, 外加老爸的駐外任期快滿了, 自己花錢根本吃不下一家人在美國住加念書, 所以就拿著全A成績單逃到加拿大去唸SFU了, 因為有居民身份加上那時學費還沒漲, 比較好的教學資源一個學期只要1200加票, 加上成績B以上可以拿各種名目的獎學金, 還有幫教授打雜也可以扣掉一些, 所以除了第一年以外都沒在跟家裡拿錢, (貴死人的)大部頭教科書則靠耍賤, 跟同學借一天課本或跟書店買了以後拿掃瞄器掃整本進去, 之後再拿去退貨(我知道這很沒品, 不要學orz), 也可以說是有沒有這麼爽的.

    說起來我也是不知道貧窮為何物的人種, 噗噗, 當然這要歸功於家長二人本質上都是公務員.

  8. 文有誤, 吃肉是在1960年代中期
    不過, 如果對照同樣寫於1960年代中期的台灣小說(EX 黃春明)來看的話
    能吃肉的生活, 還是會讓吃番薯長大的台籍賤民望之興嘆

  9. 1960年代,我爸要天天吃肉是可以啦,但絕對不是有人弄紅燒肉給他吃,而是吃家裡要賣給客人的商品,要叫我祖母餐餐弄這樣,我老爸大概會被揍到不像話,我祖母的客人如果餐餐光顧也能餐餐吃肉,可是是賒帳吃肉的,哪像我們的區長中級黨工家庭,可以無憂無慮的餐餐吃肉長大.

  10. 原來國民黨的黨工薪水這麼高!
    先父服務台鐵一輩子(日據時期即進入台鐵),民國70年(1981)以副站長退休(因曾遭無端扣紅帽,一輩子幹同一職務,無法升遷),薪水也沒馬爸爸那麼高!
    個人民國63年(1974)碩士班畢業,任教職,薪水才四千多,也不如馬爸爸.原來國庫通黨庫,黨庫通私庫的國民黨,都是這般拿高薪的.台灣人盡養一些不知民間疾苦的”晉惠帝”和”瑪麗皇后”(其名言是:沒麵包吃,為什麼不吃蛋糕”,跟晉惠帝的名言:何不食肉糜,有異曲同工之妙)啊,真可悲!

發佈回覆給「」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