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族群問題,是級數問題

在台灣,有一群人跟我們來自不同故鄉。他們當中,有部份人不願被貼上非我族類的標籤,數十年來很努力的融入這個社會。但也有部份人自認為是獲選的子民,無時無刻抱持自認高人一等的優越感。

那些來自不同故鄉卻又自比優秀民族的人,當他們的社經地位遭到危害,為了悍衛己身利益,會在極度憤怒下覺醒,成為傳說中追求無上權力的戰士…

「超級外省人」!

看這篇文章

有位貴夫人,最近幾乎天天來報到,記得她第一次來時點的是蠔油爆蝦套餐,大概太合她胃口了, 她一共配了二碗飯,又再加二杯現打果汁.厲害吧?!60歲了喔!

從此以後,她就固定來報到,她說她喜歡聊天,但要挑人聊,她又說我跟她很有默契,可以跟她聊,好吧!感情是看得起我,我就義務陪她聊吧!其實與其說聊天, 不如說都是她在說,我在聽,她說她的先生曾是一位政壇上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只不過那姓名我根本沒聽過〉現已過世5年了,她稱自己是夫人,她的口頭禪是: 「我是什麼人?他們又是什麼人?那些人怎麼能跟我平起平坐!」

每次聊天一定包含三個要點—–1.她先生很了不起,所以她也是很重要的人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是誰 2.她先生是所有官員的資深長官,只要她報出姓名,他們對她都很尊重,所以她也可以指揮他們 3.先生雖已去逝,但她要將先生的責任繼續挑起,所以她每天腦筋要想很多事情,要處理很多事情,很累!

今早,有一佛教團體去她家按門鈴,想請她捐款做善事,她說:她才捨不得那一千塊哩!做善事有很多方法呀!未必要捐給寺廟才算!這個話聽起來還在情理範圍之內,但接下來她說的才真叫我笑不出來,她說:「我打電話到內政部,向他們說為何沒有管制這種行為?那個科長〈她不認識〉一聽到我先生的名子,就認出我了! 他說這種募款的事沒法可管,我就跟他說,你不管?我管!」對方問她:你要怎麼管?她回答:「像我這種人,大家都會尊重,只要我說話,大家都會聽的,只然後官員們都只要照做那就有力量了呀!」

既然那夫人自認自己先生在政壇上舉足輕重,政府官員都要聽話,可是名字又沒人聽過,那依地理位置推斷,這位貴婦的先生應該是傳說中只聽命於老蔣小蔣的國大代表之一。

自己的先生是具有可以選舉總統這種至高無上的權利的強者,也難怪那位夫人現在會變身成超級外省人了。對她來說,連路口賣鹹酥雞的都竟然得到了跟她亡夫一樣巨大的權利,這自然是必須要嚴加批判的。

另外,前面提到那位強大的奧客,擁有如此強大的奧客技能,想必也是偉大的超級外省人戰士吧。

Notebook 脫胎記》︰

只是感覺非常幸運。本來合購的其他人希望將軟體直接寄到有燒錄機的人家裏去,由他來幫十個人燒好十組拷貝後,再分頭寄給大家。這樣當然看起來比較快就可以每個人都拿到軟體。

不過我的謹慎和龜毛,卻使我在仔細向軟體出版商詢問過他們的十人版定義及使用方式後,決定不採納<一次燒十份>的意見,堅持一人一人輪流取得原版片安裝完後、再將軟體寄給下一人。

在軟硬體升級及備份的過程中,感覺到現在的 DIY 市場比起三四年前來說,實在是<尊重智財權>得多了,顯然在嚴刑重法之下(真是為了討好鄰居而拼命打小孩!),大家都怕了,也學會明哲保身了。無論政府創造這項績效的出發點及目的是多麼高貴,但執行的手段之低劣、無國格,實在讓人很難不對我們的政府多說幾句諷刺的話!

從英國買的軟體授權竟然十個人用就要買十人版,而不是只要買一套然後十個人用,這當然是民進党政府的錯!不過現在這個政府怎麼就沒有買一套軟體可以給十個人用呢,自然就無低劣跟無國格的問題了。

前面有人提過的《當幼教老師出現在生活之中 II》:

第一堂課因為上水彩,我對老師用的大瓶顏料感興趣而在課後問了一聲,老師馬上就告訴我一瓶多少錢;我心中評估我家買了也不錯後,也就順勢請她幫我買三瓶外加一個五十元的調色杯(一次要買五個)。這是第一大忌諱:我認為任何老師都不該在學生第一次上課、第一次問到教材時,就鼓吹學生購買。任何稍微有一點審慎的老師,都應該請學生多觀察評估幾次以後,才決定要不要掏錢自己買教材。

那位小姐問老師水彩多少錢,老師回答她多少錢,她覺得不錯就買了。然後她就在背後幹那個老師說怎麼可以回答她水彩的價格害她掏錢出來買呢。

這就是傳說中的戰士,問人家問題人家回答,事後再罵人家說怎麼可以回答自己問的問題。

第二週上的是搓黏土,課程目標是讓每個小孩搓一盤圓圓紅紅的櫻桃。我小孩到最後十分鐘才進去,所以他那盤最少,而且最不圓。<不圓>成了老師在課堂上要求學生的重點,只聽她一直對這個那個小孩說:這顆不圓喔!你要做出圓圓的櫻桃,老師才給你(下一團)黏土。唉!我真是沒話可說,只上了十分鐘課,一點也不覺得遺憾。

小孩自己遲到結果黏土不夠,然後幹老師說怎麼可以怪小孩。

我兒子為了玩一下這個他在班恩傑尼玩過的玩具而進去上課。但他不肯貼貼紙。想當然爾,這是因為老師重複犯著那個主要的忌諱:小孩只能照著她規定和期望的方式工作,不能隨意;所以連我兒子都不想理她咧。這堂課因為他一直自己開門跑出來,搞得其他小孩也不太專心,雖然有媽媽緩頰表示自己小孩因為感冒所以精神不好,但老師還是再一下課我們家長進去時就說:今天大家都做得不好,(指我兒)都是他害的。

請問這種表達方式,像是一個要靠幼教吃飯的有五年經驗的人應該說得出口的話嗎???真令我啼笑皆非。

自己小孩去上課結果一直四處跑干擾別人,然後她幹老師說怎麼可以怪她小孩。

搬家再雜記:IKEA.小恩怨情仇》︰

約好今天下午兩點來裝完的少年家二(少二),態度卻非常踞傲,他一點五十分抵達,打電話給我說他坐在樓下等我們,彼時我們正在奔波買第二台汽座 for 兒子,跟少二說我會晚半個小時才到。不料該人兩點零八分再次來電,說他沒法繼續等下去,要先去別處再過來。我說昨天我可以被你們送貨的人早了75分鐘叫到現場、又被你們組裝的人晚了75分鐘不先知會我叫我白白的等,難道今天你就等不了三十分鐘嗎?他說昨天不關他的事,他今天就是不能等。我先生接過電話問他姓名及 IKEA 客服電話後,就叫他走人。

他們跟組裝人員約兩點,結果自己不遵守時間,然後幹說那個組裝人員怎麼不能在那邊枯等他們半小時。當然人家一天不可能只跑他們一個地方,排在他們後頭的客戶自然就因為不應該跟超級外省人平起平坐,所以活該要被他們拖到時間。

Costco 之二--賣場有如人性試煉所》︰

由於前一天已知架上這馬賽克組只剩我手上這最後一件,我想若真的沒貨那就沒得換只能退了。於是心生一念:如果沒得換,那我可要問問能不能把這瑕疵品(我猜想應該是會被丟棄)送給我或折價賣給我,因為裏面至少還有一本書是我可參考閱讀的。

而我當場得到的待遇是:因為問及那位退貨櫃台小姐,這件缺損的馬賽克組件可否折價賣給我(我臉皮不厚,不好意思直接說送給我)。畢竟我可是要舟車勞頓來處理這樣一件因為 Costco 本身問題而故障的商品。她說她不清楚,得問其他人員。未幾從賣場裏走來一位名叫言宏光的經理,小姐向他大致說明後,我正要再問:是否可以折價賣給我,該人只說一句「我們會把(有瑕疵的退貨商品)銷毀」然後轉身就走,跟我半句對話都沒有,當然你也別想該人懂得向會員為其造成會員之不便道個歉、向會員為其未能妥善監督是否將瑕疵品放回貨架販賣的失職之處做說明,當然,也不必期待該人未來會有任何改進了。

買到暇疵品拿去退,但卻想要貪小便宜的要Costco免費贈送,在這個美夢被打碎後,就幹人家說怎麼東西是拿去銷毀而不是送她。

附帶一句:去年(2003)年底我注意到 Costco 在會員申請資格方面已經放寬,現在還可以辦<學生卡>,顯然已經不再執著於在台灣社會裏要求會員背後<一定要靠一家公司或法人>的僵固想法了。對於這樣的演化,我實在無法不認為自己當年的嗆聲既有道理又略有小力啊!呵呵呵!

本來Costco就沒有規定會員一定要背後有公司啊。當初明明就是她自己耍奧客故意在任職公司的欄位亂填,結果後來自己還認為Costco是「因為她的仗義直言才改變政策」的,這完全就是前一位超級外省人的翻版,說像她這種人講話大家都會聽的。

好個自我感覺良好。不過令她當初憤憤不平的會員卡上貼照片,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她就不在乎了?

合作就是力量》︰

我這個到2000年大選前還完全無黨無派,只<選人>的百分之百<中間選民>(借新聞俗語一用)這次會投二號

這個人在這篇文章裡明明就說了這句話︰「我還蠻傾向統派的呢」。又在這篇文章裡直接了當的說反公投。一個說自己是統派又反公投的人,是怎麼會變成所謂的「中間選民」的啊?

所以我早就在這篇文章就說過,這種自稱是中間選民的根本就是完全的深藍,當初他們會幹國民党只因為他們支持的是比李下巴帶領的國民党還要偏統的新党,而不是因為他們還真的什麼無党無派咧。

不過就是新党勢力小到隨時要變成泡泡,直接說支持這個小党怕以後會被當白癡,所以才說啊我是只選人的中間選民啊,只是當年有理想有抱負的剛好都在新党然後現在有理想有抱負的剛好都在國民党而已啊ㄎㄎ。

族群,可以是仁愛與和平的起點》︰

我反而不會從選舉操作的這種屬於社會下層結構(對不起,我應該是在濫用及錯用語辭,妳可以幫我找出我應該要用的辭嗎?我的意思是說,選舉只是一個民主社會的常態小事,它的重要性實在不能跟經濟、教育、民生消費等事情相提並論)的事情,來<反推>到族群意識可能會怎樣怎樣發展,因為選舉現在實在已經倒因為果反客為主,被政客搞得太顛覆正常國事了,事實上選舉應該是個<真民主>的枝末及正常 routine 活動而已,現在卻變成了主導國政的主軸了似的。

她個人認定選舉不應該是民主社會的重心,是社會下層結構才會去關切去操作的事情。啊連人民自己選主子都不該是重心,那什麼才是啊?她大概也跟上一位超級外省人一樣,認為選總統這種無上的權力及義務也該由重要的國大代表來做吧

購買套書要謹慎(上)》︰

天啊!我下訂至今已十四天,書送來至今已是第八天(2/5 禮拜四送來的,也是那天那位副總編在電話中和氣地說你要退當然可以退啊的),誰能告訴我我現在還有立場退書嗎? *_* 慘呆 stone!

在這一篇說她寫文章越寫越覺得要退書,可是收到書已經超過七天鑑賞期了。

購買套書要謹慎(下)》︰

我重申我是要<退書>,也重申我不是故意超過七天鑑賞期才來惡搞退書,實在是因為其間發生意外__這一情節及誠意早已在一開始對話時她已接受__所以才會在第八天時極力聯絡他們表示要退書,何況我在收書當天即已向格林出版社(雖然格林已與暢談文化的售書行為完全無關)表達退書意願。

然後在這裡唬爛說她其實早就要退了,只是碰到意外才會超過七天鑑賞期.

可以這樣前後不一然後還這麼厚臉皮的嗎?

威權一定不好?! 》︰

為免你繼續搞不清我的邏輯,我說明一下:昨天我是以無比譏刺的口吻說出<現在台灣住民太不爭氣,需要威權政府來殺幾個人>這話,當然我譏刺的是:有人以為威權政府除了殺人以外、什麼都不會幹、而且連十大建設經濟起飛等等實值過程還都可以完全被忽略完全不考慮,更別提這幾個傢伙從來都吝於讚美那個威權怎樣自省而自願走向現在這種亂成一團的低級民主制度的!

因為被殺的絕對不可能是超級外省人,所以自然就會說出殺幾個人沒關係的話。至於那個十大建設,實際上絕大部份都跟貓纜一樣完全沒辦法用,沒有辦法使用的設施是要怎麼讓經濟起飛呢。

我看二十年後可能課本會說因為蓋了貓纜所以台灣活過這次金融危機。

與銀行打交道的正確方法》︰

話說某銀行因與我有些信用卡款項的糾紛,兩個月前給我來了一封存證信函,說已將我在該行之新店分行活儲帳戶内的存款全數扣下。我看了覺得莫名其妙,一家銀行豈可在毫無公權力依據的情況下,沒有法院支付命令,就侵佔客戶(我可是擁有完整人格權、財產權的中華民國國民,一切權利受憲法保障)個人財產?一時還沒空處理這事兒,過了三五天,倒是接到了該行信用卡客服專員劉小姐的來電,正好當時我開車在陌生鄉鎮找路,也沒耐心聽那一聽就很沒禮貌的小姐多言,只說回台北我會處理這事。

回台北後某天,我又跟該行通了電話,他們才第一次跟我談如何處理信用卡帳款。我說信用卡與活儲帳戶完全是兩種業務,你們擅扣我存款很可非議,請問你何時處理?該小姐說,扣款是我開戶的分行擅自作主,非總行的行為瑕疵,總行一定會責成分行盡快還我錢。我並與之談妥信用卡還款方式。隨後不久劉小姐又來電,請我在付信用卡帳款時自己先扣掉被他們侵吞的那筆存款數額。我聽了感到仍然不對。

刷卡結果沒繳錢,然後幹說銀行怎麼可以扣她帳戶。雖然銀行的作法可議,可是不知道她開支票結果跳票,是不是還要幹人家不給她延票期?

我清楚告訴她她服務的銀行擅自侵佔我的存款在先、有違法之虞;她欺騙我該款為分行自行扣下與總行無關,則明顯是說謊的道德瑕疵;她就抓狂起來碎碎唸個沒完,我話都沒辦法講,只好請她閉嘴。

她說她不是小狗我不能叫她閉嘴、我說你可能比小狗還不如,請不要污辱小狗好嗎?她說我毀謗她比狗還不如,要告我,並開始唸我的戶籍地址請我確認。我說你要告請便,不過我可要提醒你,你正在利用職務之便、得知顧客資料、有違反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之嫌。她更為抓狂,破口大罵起來,我只好又以雄壯威武的聲音請她閉嘴(結果新店分行裏所有竊竊私語的行員果然全數馬上閉嘴);她再說:我不是小狗,你不准叫我閉嘴!我無可奈何之下,只好促狹地說:小姐,你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小狗,卻又句句說著人話,我真要恭喜你,你可以打破所有世界金氏(再修正為金氏世界)紀錄了。(新店行員一個也不敢偷笑。其實他們大概很氣,因為總行的客服專員兩個月前竟把擅扣客戶存款的罪行嫁到他們頭上)

她說不管怎樣你都不能叫我閉嘴!你要向我道歉!

我只好笑說:小姐,我是你的客戶,你不讓我講話還一直嘟嘟唸個不停,我不叫你閉嘴,難道是要叫你喝水嗎?!

這時這位小姐砰地摔了我的電話。

我環顧四室歉然微笑說:沒辦法,你們總行的客服專員摔客戶電話了。抱歉剛剛騷擾到你們,不過你們也聽到了,我是不得已的。謝謝囉!

接著就很有氣質地推門離開了。

任何一個人想到那種情況,都不會覺得當事人有氣質,而是潑婦裝高級吧。

至於那位智商既低、EQ 亦低的客服劉小姐,我希望她能趕快好好接受員工訓練補強(如果該行擁有錯誤的人情味的話。正確作法是立刻將此等道德有瑕疵、又嚴重毀損公司形象的員工開除。);但最好她能主動辭職。

竟然有膽跟超級外省人吵架,自然是應該要公開拿出來罵要對方喝西北風的。

日本民間編訂道德教育再興教科書,台灣呢?!

超級外省人果然非常有志一同,現在就冒出了講道德教養的有三個口運動了呢。

至於這位小姐之所以會有這種能力,我想她的經歷應該非常容易猜得到。

這篇文章她就有講到。

唉,馬英九就是命太好,沒幹過記者。他要是像偶一樣苦命,這輩子幹的最長的工作就是記者,哪還會有什麼被記者會場面搞到不管是動怒或尷尬的問題。他又不像謝長廷那麼聰明、反應那麼靈巧,實在需要苦練實幹地打造過一番才行啊!

應該大家都猜得出來就是了XD

另外呢,有一位記者小姐寫信過來說呢,「下次是否挑些有趣或溫馨的議題來寫寫,畢竟大家生活已經夠貓毛的了,謾罵和批評偶一為之,多些正向或激發美好精神層次來造福大家,如何?」

不知道為什麼我寫到一個記者是奧客,就會跑來另一位記者要我改寫些和諧的東西呢?雖然這兩者很可能沒有關聯啦,不過我還是覺得趣味。

另外她也建議我將上頭的副標改成「人不能在無知中得救!聰明一點吧!」

之前可能我也講過,其實副標是從這裡來的。

話說那個「人不能在無知中得救!聰明一點吧!」的震憾力,是要怎麼跟原句相比啊啊啊?我是覺得,反正副標也是抄的,要改本來就不是啥問題,只是起碼也拿個威力差不多的好句子吧。

有誰認為「人不能在無知中得救!聰明一點吧!」有原來那句的一半以上殺的舉手看看?-_-

在〈這不是族群問題,是級數問題〉中有 33 則留言

  1. 我看到台灣政府需要權威政府殺幾個人,這幾句,真的快吐血了! 最糟糕的是台灣還有這麼多類似的傢伙存在,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過好久沒看到這麼爽快的文章,話說這種人早晚會被沖進時代殘渣的馬桶裡去,自以為比別人高貴是很危險的事情喔>_<,把別人都當白痴,其實只不過是別人不想跟這種人一般見識而已。 從他看選舉操作是社會下層結構的事情這句來看,我覺得這人只差沒脫口而出這句: 「別用你們的髒手碰我!!」,其實還蠻好奇這些超級外省人到底比別人高貴在哪裡....-_-

  2. 威權政府會做事、有效率,反而走向了民主制度才亂成一團(…)

    這不就是不少在中在台中國人的想法嗎?XD

    這些人有沒有想過,威權政府在掌握資訊的優勢下,即使出包也不可能讓老百姓知道的啊:D

  3. 記者的水準由副標的選擇可知。

    但當然這絕不是代表我認為記者的水準不如小日本的阿宅遊戲,畢竟這和超級外省人與吾等賤民的差異不同,水準這種東西並無高貴低下之分,只是代表我們與記者們的種族不同罷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句話是那一代出來的啊?

  4. 乾脆把「台灣政府需要權威政府殺幾個人」拿來當副標題如何? 話說這句的殺傷力也不錯強 (腹筋破壞的意味) XD

  5. 話說某個13億人口偽共產國家雖然還是專制獨裁,但是一點也沒比較不亂啊,大小動亂沒停過呢 :p

  6. 「現在這種亂成一團的低級民主制度」
    那以前的車輪黨玩的近親相姦政權
    該叫做「真‧低級」制度嗎?

    沒想到有人自婊,還自婊的這麼狠 (…)

  7. 「現在這種亂成一團的低級民主制度」
    那以前的車輪黨玩的近親相姦政權
    該叫做「真‧低級」制度嗎?

    沒想到有人自婊,還自婊的這麼狠 (…)

  8. 臉皮要像那位小姐一樣厚,還真不容易啊:D
    她想必是個練了金臉罩、鐵面皮的超級外省人啊XU

  9. 那個「 Notebook 脫胎記」您可能有所誤解,不過該作者還是有佔了一些便宜就是了。

    十個人去買同一軟體,有幾個選項

    1.買十套,一人一套,錢是一套的10倍,合法最費錢。
    2.買「十人版」,錢約是一套的3-5倍,但「十人」限定是同一家庭的十人,同一辦公室的十人,同公司學校內的十人。十人版的序號都一樣沒錯,但這特定序號允許十部電腦以內使用,不會衝到。
    3.買一套,錢是一套的1倍,但給十個人用,違法最省錢。但因為目前大部份電腦都接上Internet,同序號的軟體裝第二台後,會衝到被抓到。

    該作者開頭有講說他其實買的是2.;但顯然這十人不是同一家庭,不是同一單位內的人,是獨立的十個人。

    該作者按理應該買1,但她選了2。

  10. ><現在台灣住民太不爭氣,需要威權政府來殺幾個人>

    果然和郭冠英大大是同一國的!

    >連十大建設經濟起飛等等實值過程還都可以完全被忽略完全不考慮

    這個年代還有人迷信十大建設。KMT的洗腦真是成功。

    >那個威權怎樣自省而自願走向現在這種亂成一團的低級民主制度的!

    「自願」?!我聽妳在放狗屁!台灣的人權才不是KMT施捨來的!罰妳將「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ISBN 9789868077621)」熟讀!

    >我可是擁有完整人格權、財產權的中華民國國民,一切權利受憲法保障

    動輒提「中華民國」四個字的人,一看就知道會自稱「中間選民」。

    >有一位記者小姐寫信過來說呢,「下次是否挑些有趣或溫馨的議題來寫寫,畢竟大家生活已經夠貓毛的了,謾罵和批評偶一為之,多些正向或激發美好精神層次來造福大家,如何?」

    我很想知道這位記者是不是「人間福報」的。

    >2.買「十人版」,錢約是一套的3-5倍,但「十人」限定是同一家庭的十人

    曲解購買合約內容,照樣是違法的。

  11. 那個「Costco會員卡要填公司」一事,是有歷史背景的,我這高級台灣人知道,不重視台灣歷史的低賤中國人就不懂了。

    1980年代,有個叫張國安的,引進台灣「萬客隆」大型倉儲與賣場合一的大賣場。此產業特色是:1.倉儲與開架式貨架合一;2.同一東西一次賣你幾十套,讓單價降低。

    這傢伙看上了台灣當年產業開始外移,工業區土地開始有大量剩餘;工業區地當然便宜很多,而他倉儲量販業需要很大塊土地。

    於是他決定要在全國各大傳統工業區推動他的萬客隆,但問題來了,都市計劃的工業區是給你開工廠用的,不是讓你賣百貨用的。於是,萬客隆想出一個策略,他自稱是「大盤商」,做的是儲藏業。

    那麼,走進去萬客隆買東西的人是誰呢?這些人是「各小盤商」代表,他們是進去萬客隆搬貨,再回去賣的。

    所以咧,萬客隆剛成立時,表面上有規定要有「會員卡」才能進去買東西,而會員卡是限定「有營利事業登記的公司」的員工才能辦。

    當然這些是要唬主管機關的啦,走過那個年代的人都知道,一個無業游民要辦到一張萬客隆會員卡也不是難事啦。

    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張國安與萬客隆早就人間蒸發了,而國內的倉儲業、量販業的法規也早就修改了。不管是家樂福、Costco、大潤發、大買家、B and Q這種大賣場,早就沒有啥洨會員卡才能買的限制了,也沒有說公司員工才能辦會員卡這種事了,但這些大賣場有的會叫你辦會員卡,目的是偷偷留下你的每一次購物記錄作成他的資料庫的啦。

  12. 話說潑婦和她的發飆快客先生還真是絕配啊…
    要是能早點相互自爆對台灣社會來說也是美事一件…

    不曉得她姥怎有臉把這些高塞咪呀寫在網誌呢..
    真是令小弟佩服萬分…-_-

  13. Costco 還是有要卡啦,因為他要收年費 :p
    (公司戶和個人戶還分開算錢)

    不過確實現在沒有法規問題,所以其他沒收年費的賣場也都不用卡了。

  14. >>我看二十年後可能課本會說因為蓋了貓纜所以台灣活過這次金融危機。
    我笑了XD
    唉…怎麼會有這種人…

  15. 她文章裡講的什麼”下層結構”,其實是亂用馬克思主義裡面概念,馬克思把生產力與生產關係等統稱為經濟的物質基礎稱為”下層結構”,把政治、文化與意識型態稱為”上層結構”,在馬的概念裡,下層反而是比上層還根本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