呻吟

陳文茜︰

<我的陳文茜>:上天 想說什麼

日本媒體以兩百年日據水文資料報導,這是「兩百年台灣最大災害」;氣象局統計光是阿里山8月7日至8月10日即降雨約2700公釐;以此計算我們所經歷的這場災難,降雨量為50年前「八七水災」的兩倍半之多(八七水災雨量約為800到1200公釐);災難不只是颱風,而是西南氣流引來的雨災、山崩、山洪暴發、土石流、惡水改道……;與颱風的中度、強度並無直接關連。

2009年8月8日起,許多人的人生,從此改變了;許多人的家園,從此永埋回憶;許多人的生命,戛然終止。荖濃溪昔日孕育了無數的生命,潰堤後的荖濃溪卻像追命的殺手,滾滾濁流追得百姓四竄逃亡。

斷斷續續哭了數天,我走上北部一座山頂,望著山上的雲,白鳥正從眼前飛翔越過,農夫們忙著復耕花圃田園。如果雨下於台北近郊任何一個山頭,這些苦難的承受者正是我及眼前的村莊。我相信崇敬的上天,於是抬頭問蒼天:「想告訴世人什麼?」上帝以最無情的災難,想讓我們學習什麼?

災難幅度大過預期

2005 年8月底美國發生卡崔娜颶風,死亡1833人,財產損失812億美元。驕傲的帝國有若長期CNN報導的非洲第三世界,只是鏡頭出現的是美國總統布希、路易斯安那州州長,開口怒罵政府甚至滿街燒殺擄掠,所有「暴民們」都是美國公民。那一場風災使美國前副總統高爾痛下決心,拍攝《不願面對的真相》紀錄片,高呼正視「全球暖化」。

2009年8月8日大雨雖已無情的傾落南部山中,台灣的總統初始會報只責怪當時氣象局預報不準與水利署治水無效。就在這場卸責會議後不到數小時,小林滅村,金帥屋倒,荖濃溪潰堤。上天無情的步伐,摧毀數百萬人的家園,雨一直落,落到周美青勘災時,一位災民竟求她祈天,「請祂高抬貴手,不要再下雨了。」我們的反省,抵不上上天落雨的速度。

可能直到八八水災一周後,我們才明白災難的幅度與傷害程度,遠遠萬倍超過眾人的預期。坐在山頂的某一個凹處,我眺望腳下蜿蜒河流,台北,川流車行住藏百萬戶人家。大地,是多少人的寄託!它平時無言,憤怒時摧毀力量卻這麼龐大!多少人的一生,就寄存於大地的容忍,肆情地築夢一切,並視之為當然。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和上天這麼接近,在搖籃曲中、在原住民的歌謠裡,我們聽過許多大地的故事;從未想到有一天容忍的大地,會醒來、會憤怒、會抗議。

你我都是這場風災僥倖的存活者;如果災難發生於我們居住鄰近地點的山脈,滅村逃亡或家園全毀的,就是倖存的我們。受難的人,只是代我們受過;上天留下我們,要生存者善待大地,並做些什麼。
災後第八天,救難英雄們仍前仆後繼。讓我們為他們祈福、加油,並以最誠摯的感念向他們許諾,台灣將實踐一場國土保育的行動計劃。他們的犧牲、冒險犯難,換來的不會是空白。

作者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幹你娘邊邊角角。

在〈呻吟〉中有 14 則留言

  1. >我相信崇敬的上天

    更相信馬區長。

    >上帝以最無情的災難,想讓我們學習什麼?

    馬區長無能的真相。

    >落到周美青勘災時,一位災民竟求她祈天

    因為她很清楚:馬區長的能力根本不足為恃。要靠馬區長,還不如祈天比較有用。

    >我們的反省,抵不上上天落雨的速度。

    應該是災民「他們」吧?
    陳文茜要談「反省」,先把奇美小護士找出來給大家看。

    >可能直到八八水災一周後,我們才明白災難的幅度與傷害程度,遠遠萬倍超過眾人的預期。

    這時候高貴的台北人用「我們」就對了!

    >多少人的一生,就寄存於大地的容忍,肆情地築夢一切,並視之為當然。

    多少馬迷與霉體人的一生,就寄存於對馬區長的溺愛與包容,肆情地築夢一切,並視之為當然。

    >從未想到有一天容忍的大地,會醒來、會憤怒、會抗議。

    馬區長也從未想到有一天被長久欺騙慣了的人民也會醒來、會憤怒、會抗議。

    >上天留下我們,要生存者善待大地,並做些什麼。

    最該做事之一是揭穿馬區長無能的真面目。

  2. 這篇從頭到尾不知所云的抒情文,就像叫一個重傷的人去看A片,希望他看完後自我感覺可以比較良好一點。(yawn)

  3. 阿ㄈ

    你們還看那種節目?

    我都自動無視那群人的節目(yawn)

  4. 可是我覺得她是寫給不是災民的人讀的耶。災民又不是吃飽太閒。

    「想想上天想說什麼?這是天災呀,不是人禍。(如果是綠色執政的話,當然就是人禍。)不要憤怒,不要怪馬區長,不要怪政府。好,下課了。記得繼續當順民支持KMT喔。」

  5. 不愧是假左派、真廢材文西
    廢文大師一出手 ㄅㄐ怎麼能比XU

  6. 「還好」是下在一座水庫都沒有的高屏溪流域,
    下在大甲溪一堆水庫要廢掉,遭災時慘災後更慘,
    下在淡水河就古台北湖重現!

  7. 台北湖重現以前喵纜會先塌下來(crow)
    雖然不該幸災樂禍, 但我不得不非常期待它
    真的垮下來的那一天, 驅騜又會說出什麼屁話.

  8. 長得像青蛙就算了
    回把別人都當作井底之蛙就過份了
    請不要出來炫醜(grim)

  9.   何健時尚語言文字之「驕」:小馬哥(馬)和他的女人們(大喬小喬)(由於小馬哥何健的閃亮登場,馬英九已淪為台灣的老馬伯了,不過小馬哥何健還是會敬他為「伯公」的)

    ——摘自《何健語錄》,歡迎轉載,謝謝支持!

  10. 向台湾这样的国家,最高长官的任期要缩短。4年的任期实在太长了,美国大多数行政官员的任期只有1~2年,这样选民才能始终对官员保持压力,让他们乖乖听话。考虑到中华民国总统有外交任务(其实美国总统任期被华盛顿延长到4年,不同于一般的行政官员,主要还是考虑外交政策的连续性),那么台湾应该放弃总统制,对于主要管内政的行政院领导由选民单独选举,而不是由总统任命,并且要缩短行政院领导的任期。
    而且,考虑到立法机构任期配套的问题,最好搞成两个立法机构,一个任期较短的立法机构管行政院,另外一个任期较长的立法机构管外交。

  11. 阿扁當總統時, 國民匪黨就說要推內閣制, 等輪到自己上時, 會忘得一乾二淨也只能說是剛好而已.

發佈回覆給「dmose」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