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是不斷的重複

最近繼恐怖的美國牛之後,又出現了新的生物兵器︰國光疫苗。

而這就是我們的在野黨,在輸掉政權痛定思痛之下,決定全力與執政黨對決的主要議題!至於無法鼓動人民情緒的MOU和ECFA,則只要深感遺憾以及表示譴責,就已足夠。

與上一次他們說問題都是美國人害的不同,這次他們的目標就是去扁!問題的主軸完全都是出於「阿扁花大錢設立的國光藥廠」害死人,所以「都是阿扁害的」!!!

這些白痴根本就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嗎?不過也正常啦,如果他們搞的清楚的話那就不會把江山給輸掉了呢XD

他們提出疫苗恐怖的主要觀點是這些︰「有人因為打疫苗而產生嚴重副作用」.「疫苗中據說含有汞和甲醛這類物質」、「國光的人體試驗人數不足」。

話說現在是資訊爆炸的年代,問題並不在你能不能取得資訊,而在你取得的資訊到底正不正確。國光製的流感疫苗產生嚴重副作用這事情跟疫苗含汞及甲醛這事情為真沒錯,可是其他的疫苗呢?還有,其他的流感疫苗是經過多少人的試驗後就出品的呢?

非常遺憾的,國外的諾華流感疫苗,甚至其他各種大家從小到大打過的疫苗,也都會造成部份人的嚴重副作用,也都含有汞和甲醛。而且實際上從這裡可以看出,米國在試驗人數更少的情況下就通過了。

也就是那些都只是「把話講一半」的三流主張。在野黨不但只把重心放在容易操作卻沒有意義的假議題上(半年後大家只會記得疫情沒爆發而已),而且還抱著這種很容易就被戳破的見解,已經不只是愚蠢而已了。或應該說,那些白痴連一個最基本的觀念都搞不清楚。

「一個政府爛,不代表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存著害人之心」。政府特地做出害死人的疫苗的目的為何?是要陷自己於不義還是純粹把殺人當成娛樂?剛好相反,一個無能的政府並不是因為有想害人的動機才無能,它的動機還是想幫助人的,只是選擇了害人的方法卻不自知而已。

可是國光疫苗到底是不是這樣子呢?很簡單啊,把這些案例一個一個攤開來看,由證據說話不就知道了?可是這些在野黨的白痴根本就是用「執政黨抱著害人的心來做事,所以他做的都是壞事」這種白痴觀念在思考,絕對不會是他們提出用客觀的角度來驗證,而會不斷提出各種莫明奇妙的三流主張來炒作。

現在敢提出疑似因疫苗死亡的案例強制解剖驗死因的一方,不就是衛生署嗎?有種維持大規模打疫苗政策而不怕出包的,不就是衛生署嗎?反對黨在幹嘛?在說就算解剖了也一定沒用啦,說結果一定會被強制河蟹掉的啦,說一定都是在粉飾太平所以資料都不準啦。

咦?類似的事情我們幾年前是不是就看過了?

沒錯,歷史是不斷的重複,同樣的事件會由不同立場的人再現。上一次發生這種執政黨主動提出把疑慮交由證據說話,可是在野黨卻只會說執政黨一定在隱瞞事實,然後他們自己派出一堆不知道名號的假專家來打爛仗的事情,就是319槍擊案啊XD

果然智障是不分黨派跟政治立場的啊!

說實在講,衛生署只要願意把死者都強制解剖,就已經確定立於不敗之地了。因為目前的疫情顯然為他們大規模施打的政策背書,只要疫情沒有在冬天大爆發,那些指稱國光疫苗有問題沒效果的質疑聲浪根本禁不起時間的考驗,大概到了春天就會讓一群恐慌者變成撤底的驢蛋。前面我也說過無能不在於動機而在於行為,而就算再笨的人,都會知道如果一個疫苗是「無效」且「會害死人」的毒藥,是絕不可以繼續維持大規模施打的。能夠讓衛生署下此決定從來都只有一個可能,也就是他們很清楚這東西「有效」且「不是毒藥」。而這種「自信」並不是「刻意掩蓋醜事」就能夠建立的。就算是白痴都會知道,如果他們私底下知道疫苗有問題,對外就算是河蟹掉,也得偷偷找一個理由暫緩大規模施打,目標是讓這種事情低調度過,以避免紙包不住火吧?

我說他們立於不敗之地,不但是他們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證明疫苗有效且副作用範圍在控制內,而且只要把案例的死者都硬送解剖,結果一定對他們有利。

首先,最先被披露疑似有疫苗不良反應的,是那些號稱十一月底打然後十二月中才發病的。而這要牽託到疫苗身上實在太過於牽強。我們可以大膽假設這些案例根本就不太可能與疫苗有關聯。就像是父母只要小孩得了近視就一定會說是打電動害的,就算他可能禁止小孩打電動已經禁了半年一樣。

媒體本身的選擇性很有可能是造成問題的主因。假如有一個某甲打完疫苗後真的出事,打完後就馬上偏頭痛了三天或是重感冒躺了一週,這種事情媒體會拿來報導嗎?當然不會,也不過是感冒症狀而已。媒體感興趣的是某乙,打完疫苗後兩週都沒事,然後有一天突然身體僵直或肝臟爆掉送急診,因為這種症狀「嚴重」又「不合常理」,可以讓人有「疫苗有問題」的錯覺,這就是新聞價值。

可是利用這種角度報導的媒體,被大眾廣為討論的個案當利用客觀方法的檢驗時,實際上被檢出真的與疫苗有關係的機會大嗎?反而全部滑鐵盧的機率才大吧?結果就是真的有不良副作用的案例因為太輕微而被媒體刻意忽略,至於極難能歸責到疫苗本身的案例卻被大肆報導並做聯結。只要衛生署真的命中媒體的這個選擇性,就註定反疫苗論者要一敗塗地。

另外,就算萬一真的驗到有幾個案例確實與疫苗有關係,其實也沒什麼傷害。如前述,疫苗本身就是打入去除活性的病毒,誘發人體製造抗體,所以打完疫苗後會產生類似於生病的症狀根本就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就算其中出現幾個嚴重案例,依現在快五百萬人施打疫苗的數量來看,這些媒體報導的疑似案例就算有一半真的被驗出是疫苗害的,大概都還在安全範圍內,怎麼說都比目前副作用率疑似10%的克流感,或是得到H1N1要安全太多啊。

而且如果考慮進因過敏而出事的案例的話,那就更低了。目前那些重症案例,以其患者出事的情況,你疫苗要做壞到那種程度也不是隨便說說就辦得到的。就好像香港一樣,你一個東方之珠就算是上來一個領導者擺明要惡搞他們,說要在十年內讓他們成為世界第一貧富不均的地區,也不是嘴巴說說就辦得到啊。

白痴反疫苗者好像以為要做出一個不但無效,而且還具備「生化武器」攻擊力的疫苗是非常簡單的事情,卻沒想到就算那些重症案例就算可能與疫苗有關,也很有可能只是患者的過敏反應造成的。一個對花生過敏的人因為吃了花生而死亡,我們只會說他不小心,而不會因此恐懼花生。如果到時檢驗結果出來重症案例被歸到過敏機制的因素有幾起,一樣註定反疫苗論者要一敗塗地。

而且算目前的那起醫師子女死亡案例成真得到理賠,那也不過就是一起罷了。五百萬人中死了一人,你在短期內可以利用媒體大量打擊,可是長期下來這種致死率只會被忽略,結果又是衛生署成功替人民把關,反對黨則置台灣人於H1N1的風險下。

而就算在野黨現在的目標達成,成功醜化了國光疫苗,讓台灣人都不敢打呢?

半年內如果得H1N1的病患迅速增加,那在野黨就會完全吃下這個責任,下次就別想選贏了。幹,就算現在給你得逞讓你爽個幾週,只要H1N1到時疫情爆發那你就要回去吃屎了。不在防疫的位子上還要硬扛下防疫不力的責任,這根本就是不應該下去淌的混水吧。

這種完全沒有利益可言,手上又沒有牌可打的爛議題怎麼有炒作的意義?那些在野黨真的是腦筋爛到一個境界。我看他們才應該好好回去檢討自己平常都吃什麼,怎麼反而才像腦袋里長洞?

陳建仁:公開疫苗資訊 比提高救濟金重要

【中央社╱台北30日電】

2009.12.30 04:43 pm

前衛生署長陳建仁今天指出,疫苗接種受害救濟金提高到新台幣600萬元並不是很好的對策,政府應儘快把接種疫苗不良反應相關資訊提供給民眾,唯有公開透明,才會得到民眾信任。

陳建仁下午赴民進黨中常會就新流感疫苗做專案報告,會後他接受媒體訪問指出,到目前為止,疫苗仍是預防H1N1新型流感最好的方法,只是民眾對疫苗安全性有確切信心之前,要推動預防接種很困難。

他說,很早之前,當他發現民眾有暈針現象時,就要求疾管局積極收集相關資訊,公開透明讓民眾瞭解,但政府已經失掉了這個機會,現在要讓民眾對疫苗有信心,政府還要再加把勁。

陳建仁說,他已經打了疫苗,也沒有出現副作用。不過,疫苗接種絕對會有副作用,只是副作用長或短、輕微或嚴重、年齡層或有慢性病者影響較大等資料,政府都沒有公佈。疾管局有必要在最短時間內提供相關資訊給民眾,否則不管他怎麼講,民眾都不會改變不接種的心意。

陳建仁認為,疫苗不良反應的通報、公告及相關病人照顧部分,政府還有努力空間。再者,人命關天,把疫苗接種受害救濟金從200萬元增加到600萬,並不是很好的對策,誠實才是最好的政策。

對於媒體追問是否會建議民眾接種疫苗,陳建仁說,衛生署與疾管局應該早日把不良反應資訊公開透明,包括接種疫苗可能的缺點與好處、可能的副作用等,讓民眾自己做最明確的抉擇。

抗疫不分藍綠 陳建仁報名疫苗試驗
中央社 (2009-08-31 17:11)

(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31日電)中央研究院院士陳建仁今天指出,防疫不分藍綠,他已報名參加新流感疫苗人體試驗,建議政府常態維持30%的抗病毒藥物儲備量,每年隨用隨補,以備防疫長期抗戰。

陳建仁表示,他今天並未投書媒體提及政府的「克流感」都是在民進黨執政時採購,他的看法是病毒才不管病患的政治立場,防疫不應分藍綠。

他今天重申日前投書的主張,強調防疫單位應積極利用抗病毒藥物來延緩疫情的蔓延和重症病例的急速增加,每位新流感病人應在黃金48小時內得到抗病毒藥物的治療。

他說,台灣所面臨防疫威脅,不僅是眼前的H1N1新型流感,還有以後的新流感或禽流感疫情,因此政府應以戰備存量的概念,常態維持30%人口的抗病毒藥物儲備量,依據藥品的保存期限,如果今年用掉到1/7,隔年要回補1/7。

陳建仁將在本週末出國,他說,已在上週向主持新流感疫苗人體試驗的台大醫學院教授黃立民報名,在回國後,他將在9月25日疫苗試驗第一天,到台大報到接種第一劑疫苗,以行動支持疫苗試驗。

真正的專業人士跟白痴,就是有智能上的根本差異呢。

其實完全的認定疫苗絕對安全和完全的認定疫苗絕對危險都是錯誤的見解,而我肯定如果強制解剖真的做下去的話,「國光疫苗有害論」者會徹底吃屎。

在〈歷史是不斷的重複〉中有 14 則留言

  1. 「執政黨抱著害人的心來做事,所以他做的都是壞事」

    ****************

    這些頭頭被老蔣那代的K黨人迫害到會有這種觀念了(…)

    我外祖父 新竹人 八十餘歲 他的觀念是老K就是壞人

  2. 其實我覺得執政黨是一種自大的”助人”態度,覺得自己出的政策都是精英政策,到不是說反疫苗,只是那種處理應對的態度讓人不敢苟同,覺得民眾都是白痴,不懂自己這麼”有心”的政策,我覺得這是最該砲的

  3. 腦袋里長洞真是一句奧妙的話
    先是 長 應該是無中生有 腦袋裡長蟲容易理解
    腦袋裡長洞就好像出現反物質把腦漿吸掉一樣

    再來 吾第一次看 以為是腦袋里里長 洞先生
    意思是請在野黨回去從里長選舉幹起 選得好了才會生腦袋

    事實的確如此 一幫子聰明人碰到民生議題 腦袋政爭的反物質就把腦漿吸光

  4. 我覺得阿ㄈ哥你搞錯一件事情

    “半年內如果得H1N1的病患迅速增加,那在野黨就會完全吃下這個責任”這是不可能的,如果病患迅速增加,那在野黨還是會把責任怪給執政黨,這就是他們邏輯真正了不起的地方!

  5. “非常遺憾的,國外的諾華流感疫苗,甚至其他各種大家從小到大打過的疫苗,也都會造成部份人的嚴重副作用,也都含有汞和甲醛。而且實際上從這裡可以看出,米國在試驗人數更少的情況下就通過了。”

    從你引用的參考資料:美國在經過”1300″ 人的測試後才讓疫苗合准上市,是施打的份量是”二劑”,但澳洲的學者發現,用這個已經合准疫苗,經由”240″人的實驗只要施打一劑,效果也不錯。

    請問你的試驗人數更少是寫在那?

    o_O

  6. >> 半年內如果得H1N1的病患迅速增加,那在野黨就會完全吃下
    >>這個責任

    我倒是覺得DPP現在的戰略應該是:
    全力打擊馬的疫苗 -> 造成大家都不打疫苗 -> H1N1大爆發死人-> 跳出來指責馬的無能

    至於有沒有用嘛,反正到H1N1爆發時,大家也早就忘了疫苗政策是怎麼失敗的啦…

  7. 國光生技雖是幾十年老公司,但它得到政府資金,擴充軟硬體產能(廠址在台中縣潭子鄉半山腰,約是慈濟潭子分院北側);是阿扁上任以後的事。阿扁上任後的衛生署長李明亮(前任國光生技董座)、涂醒哲、陳健仁及疾管局長蘇益仁,這些綠朝的高階衛生官員,都督導規劃過國光生技的建廠及任務,這些人其實這陣子都沒有矛頭指向國光。老實說他們若出來講國光爛,就等於說自己是廢物。

    有人說國光生技是詹啟賢一人的公司,所以是馬狗圖利自己黨的副祕書長。這些人恐怕不知道整個國光生技大部份的軟硬體是扁朝建立的,詹啟賢去接董座只是國光生技換個頭而已,身體是扁朝建立的。

    國光生技當初在扁朝擴大產能之目的,就是在應付像今天這種狀況,有緊急的新型傳染病,而疫苗或藥品因為是外國藥廠生產,有錢也買不到(或價格高到嚇人)。有人說這次疫苗是國光第一次生產疫苗所以沒保障,這句話只對一半,這次是國光第一次研發生產沒錯,但扁朝最後六年對國光生技的大力投資,就是朝著要研發生產疫苗啊。

    其實在SARS後扁朝衛生官員為因應可能的禽流感或季節流感,早就偷偷私下破解「克流感」的製程,偷偷去買原料,私下在做「仿克流感」藥物,且準備的量在百萬人的用量。但這種事只能偷偷做,做好的仿藥也不能拿出來用,只有在極緊急時拿出來,再透過專利法中的緊急狀況強制授權條款迴避外國藥廠的控告(但事後還是會付對方權利金)。這種「私下」的事誰在做呢?我不知道是不是國光在做,但這種事不可能由國內的民間藥廠去做。

  8. 台中那位父母是醫護專業人員的小弟弟過世後,第一時間其父母是不願被解剖的。這其實是很怪的事。這件事若是國光與馬狗衛生署心虛的話,那應該是學共匪、北韓、越南之流的國家,依傳染病法啥洨的,由政府接手「迅速火化處理」,趕快湮滅證據才是啊。

    後來是台中的檢察官出面「善意的警告」說,你們小孩不解剖的話,那你們要控告國家賠償及控告醫師都會因「證據不足」而無法成案,他們才願意被解剖的。

    這件事最令我疑惑之處在於,一般愚夫愚婦一高二低的人有全屍觀念不願親人被解剖,或可以同情理解;這對受過專業醫護訓練者,在第一時間卻不願小孩被解剖,這是很奇怪的事。

  9. 跟國光疫苗很像的就是三年前台灣高鐵通車。中國黨的立委出面說高鐵是廢鐵,中國台北消基會發動拒搭。這些笨蛋不知台灣高鐵的路線站址誰得標,BOT細節及系統諸元等細節都是2000年以前中國黨執政時確定的。整個架構都是阿扁上台前就確定的,阿扁能搞的就是收殷琪政治獻金,及同意幾筆高鐵融資罷了。

    如果台灣高鐵是不安全的,最該抓起來阿魯巴成殘的是中國黨的要員們啊,結果是這些人出來發動拒搭。這些人當然成笑話了。

  10. 不過疫苗事件民進黨還是有得分的。他們得分不是因為國光生技公司及其疫苗,而是馬狗的衛生署長楊志良EQ太差了,應對之間出了很多笑話。

    昨天國光的董座詹啟賢出來講話了,這人是十年前蕭萬長內閣時代的老署長,奇美的院長,也是老江湖了,EQ與應對進退的技巧就高多了。

  11. >> 不過疫苗事件民進黨還是有得分的

    這樣不是很好嗎?

    這樣也只能自爽,
    沒有政治腦的人只會以為DPP腦袋裝屎

發佈回覆給「阿ㄈ」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