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問題並不在波波

台灣正統醫學院教育出來的爛醫生並非不存在。

之前有次我高燒不退,那天又不知道為什麼的平日常跑的幾家診所都沒有開門,於是就找了一家在附近沒去看過的診所。

在台灣開診所的醫師,一般都是國內著名醫學院畢業,經過大醫院的磨練之後,存夠錢自己再到外頭開業的。那家診所的主治醫師也是這樣。可是呢,他在問一些問題之後,只用手摸摸喉嚨就直接說是扁桃腺發炎,是感冒。然後就開了藥打發我走了。

那時就覺得很奇怪啦,又沒有喉嚨痛,自己摸也沒特別,反正就是該有的症狀都沒出現。

結果後來出現其他症頭,緊急去大醫院掛,才發現根本就和那一點關係都沒有,是徹底的誤診。

目前的波波事件爭議,主要是台灣的醫學院學生認為在波蘭醫學院畢業的學生不具備當醫師專業的訓練,可是現行醫師法卻認定他們無需經過學歷甄試就可參加國考,這樣等於大開方便之門云云。

醫師法第 4-1 條

以外國學歷參加考試者,其為美國、日本、歐洲、加拿大、南非、澳洲、紐西蘭、新加坡及香港等地區或國家以外之外國學歷,應先經教育部學歷甄試通過,始得參加考試。

就那些醫學院學生的說法,只要把這條法律修掉,不讓波蘭學生被歸類在這九大國家或地區之內,這樣他們就必須要先通過學歷甄試才能參加國考,就可以防止他們國考考上了。

Well,如果波波真的那麼爛的話,那問題不應該在為什麼他們可以考國考,而在為什麼國考會給他們考過吧XD

而且這樣子做也出現很吊詭的結果。我們只要想想就知道了,「教育部學歷甄試」是能衡量一個外國留學的醫學院畢業生是否具備行醫能力當醫生的門檻嗎?想也知道差很遠吧,那為什麼現在那些醫學院學生,要把規則修改成「只要那些波波考得過教育部學歷甄試,就可以來考國考當醫生」呢?

答案很簡單,實際上這些人計較的根本就不是他們嘴巴講的什麼醫療水準,而只是一種優越感作祟罷了。這種心態就是「除了強大的某幾國外,別的國家出來的醫生水準低,不如咱們考取艱難的著名醫學院資格的學生,所以他們這些水準低劣的沒資格跟咱們平起平坐,除非他們可以證明他們有資格考的上我們的醫學院」。就是這種心態,才會認為解決方法就是要針對那些「水準低劣」的另外甄試,考過後才認為他們夠資格去考個相對下簡單的國考。

然後自己可以不需要太費力的考過國考,因為萬一門檻是設在國考這層的話,反而害自己考不上就麻煩了呢。

所以那些醫學院的學生的想法很簡單,他們期望用修法的方法把外國留學生擋在門外,不讓他們有辦法來考取國考當醫生,如此就可以確保自己還是可以去考簡單的國考。只要他是經過嚴厲的入學考競爭考進可能比法律系電機系還困難的醫學院,就算他是在學校打混混很兇,唸到畢業了還連扁桃腺發炎都不會看的人,也可以成功的出來當醫生。

就像當年師範體系的在靠夭教育學程一樣啊,那些師範體系學生嘴巴上說的都是「大量人力流到水準低的大學,去唸他們教育學程再出來當老師,這些不夠資格的人出來當老師,整體水準會拉低」,但實際上他們不是怕教育學程教不出好老師,而是怕自己的飯碗被那些人搶走。

就因為門檻是設在「參加考試的資格」,而不在「提升考試的難度」上。

一切的關鍵都是「門檻設定的位置」。

我們都可以同意要當醫生的人必須要具備足夠的專業技能、技術和經驗,我們也希望替我們診療的醫生是優秀的人才。因此,應該不會有人反對把行醫資格的門檻拉高。可是門檻要設在哪裡呢?現有的機制,總量管制是設在入學門檻上頭,設限規定國內院校總共能收的醫學院學生數量,要考進去非常困難。但相對的,這些人畢業之後,他們可以去考的國考相對容易,只要蹲補習班去考就考的到,也沒有總量管制,不但波波可以考上,他們考上的分數還往往高於台灣這些醫學院畢業生。

所以應該是要設限禁止波波考簡單的國考,然後認定台灣醫學院畢業生因為當初考的進醫學院,所以他們一定很厲害很有專業能力嗎?

我們應該「因為這個醫生以前唸書的時候考上了台大醫學院,所以他就是有專業能力的醫生」?什麼時候一個醫生夠不夠資格,是看他高中成績能不能讓他考上好大學了?

我倒覺得,應該是要把門檻設在考取執照上頭。將現有的國考六十分就及格這個系統整個幹掉,改成一個分成好幾個項目(包括實作)的大型測驗,如果要設總量管制的話,就限定每年固定錄取名額,如果不設總量管制的話,就規定每個項目都要拿A才算過關之類的。

至於應考資格,則統一採用教育部認可的學歷,不管他是國內醫學院還是米國啥洨吐度大學還是波波還是共匪,只要教育部許可的同等醫學院學歷都可以報。拿到執照後也不是爽一輩子,每兩年還要回去renew一次,拿到執照太久沒執業也會被取消資格,要重考之類的。

用這種方式,我們至少知道有能力出來當醫生的人都是考到這張專業執照出來的,如果我們對於這個執照有信賴度,那我們也可以信賴擁有該執照的人的專業能力,不管他是從哪個地方唸書出來的。

可是這樣做那些台灣醫學院學生一定會靠北,他們只會認為自己千辛萬苦考上了醫學院,結果竟然畢業之後還可能會被刷掉不能當醫生。所以問題是在他們很擔心台灣的醫療水準會被拉低,人民出門會碰到庸醫嗎?根本就不是,根本只是他們認為自己拼死拼活好不容易考上醫學院,結果別人竟然可以不用拼死拼活就拿得到跟他同等的學歷,可以出去跟他一樣當醫生,他們覺得「自己好像笨蛋一樣」而已啊。

至於醫生的水準是他們在乎的事嗎?如果在乎的話,他們會告訴你「只要考的過教育部的學歷甄試,就可以相信他擁有專業能力了喔」這種鬼話嗎?

不願意把門檻設定在最終取得執照這一環,那些醫學院學生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在〈笨蛋,問題並不在波波〉中有 24 則留言

  1. 我也覺得他們鬧得愈兇就愈讓人發現”醫生國考很好過”這件事!
    只要邏輯觀念夠清楚的人,大概都會和版大有同樣的疑惑!
    “為什麼國考可以這麼好過?”

    不過呢,如果版大去各大論壇去點出這個問題,保證那群人會質問你是不是波波那一邊的?然後開始在”你願不願意讓波波醫生看?”等問題內不斷跳針!

  2. ㄈ大的腦袋果然清楚
    看了不少論壇的跳針留言
    大部分人還是搞不懂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的道理啊…

  3. 轉貼一篇好文

    哎 打開報紙整天都是波蘭醫學生和台灣醫學生大戰
    看了實在很煩
    說來說去,不就是一個想利用台灣不健全法律漏洞走後門,一個見不得人家走後門就拿些冠冕堂皇的“為全民健康“這種無線上綱的訴求來遊行報復嘛
    人的忌妒心真的可怕
    已經夠多人狂飆波蘭醫學生了,他們這群人也不值得我們浪費筆墨吐他們口水,反正市場機制自會淘汰他們,就說說台灣這些醫學生吧

    對今天遊行這些醫科的學弟妹真的很失望
    都幾歲了,還整天抱著十八歲時那一次為期僅僅兩天的“高中範圍學力測驗“的大學聯考成績單到處要當身分證,要電人,要人家給糖吃
    好像人家一次考試考不贏你,就一輩子輸給你了,就沒資格念醫了,就一輩子做你下等人了
    你們只是證明了聯考一試定終身是個失敗的制度
    因為考完了就再以不用努力了
    人生不是就這一次考試,往前看吧

    上了大學,特別是醫科,真有拿出高中哪股蠻勁唸書的有幾個?
    真有像今天遊行訴求一樣全心學習來照顧台灣民眾健康的,又有幾個?
    民眾健康何時變得這麼便宜的消費品了?
    之前南部醫院雇假醫生的事情,比起這些波蘭醫學生合法的進入台灣行醫,哪個嚴重?你怎麼不上街要求政府把這些中小醫院全裁了?你怎麼當兵放假還跑去這些醫院打工?
    你要用就嫖,心裡真有民眾?

    還是只是波蘭或菲律賓回來的醫生把這行業大眾化了,你心裡忌妒不高興了?覺得你千辛萬苦的努力填鴨教育填進台大醫科,怎麼一下子不值錢了?
    口口聲聲說不怕競爭,可是又怕政府把國考弄的很難自己過不了?
    敢對波蘭醫生嗆聲,卻不敢對真正造成這不公平現象的政府拿翹?算什麼知識份子?你對得起蔣渭水?
    嘴巴說波蘭醫學生靠補習才過國考,可是自己私底下卻偷偷在楓城或ptt跟人匿名買國考講義?
    我不相信台灣民眾真的看過你們平常在仁愛路上課的那幅皮相,還會覺得你們跟波蘭那些吃喝玩樂的台灣公子哥兒有啥不同?充其量就是腦袋比較好一些,不過腦袋好就是好醫生?呵呵,那MCAT考智力測驗就好了

    學弟妹,我知道你們要電那些大字不識幾個的波蘭醫學生不會費吹灰之力
    但你們的敵人應該是誰?是全世界的醫學生啊
    把全世界的醫學生集合起來,你們是最聰明的一群,絕不比哈佛差
    但七年念下來…
    學弟妹,我在美國看到形形色色來自世界各國的醫學生
    你們的表現,比那些波蘭籍的醫學生(不是台灣去念的假貨),可差的遠了
    人家隨隨便便usmle都可以考個九十幾percentile, 臨床能力一級棒,你呢
    更讓人火大的是你們在街上那幅唯我獨尊的屌樣
    好像只要考完了大學聯考
    這一生就底定了
    不用再努力了
    不達到自己百分百潛力發揮該有的成就也無所謂了
    那也就活該被健保狂肏,自己在台灣當個命賤醫生一輩子了
    既然不在乎自己對不對得起百姓,對不對得起國家給了你七年國立醫科近五百萬的補助(不論自費公費)
    後來在小島上孤立無援,每天哀聲嘆氣也是你的命了

    你們說錯了,你們只是不怕跟波蘭的台灣醫學生競爭。除此之外,你們怕跟其他所有人競爭。你們甚至怕跟自己競爭。

  4. Shudra 大大的留言真是一語道破 但是我不明白Shudra大大為什麼一口咬定波蘭醫學生就是爛 關於這一點本人很好奇 不知是否有客觀性的做比較?

  5. 老大
    這是轉來的文啦
    不過我的觀念跟這個前輩相似
    波蘭醫學生是不是比較爛得看你用什麼標準去看
    以現行的制度而言,大學聯考和二階段國考和四加三或五加二的基礎/臨床醫學課程便是要在台灣當醫生必經的套裝行程
    波蘭醫學生為人垢病的是他們並不符合這種程序
    foxx兄和大家熟知的”簡單國考”就是醫學生七年級畢業後要參加的第二階段考試,這種考試的難度的確是不難.
    這篇文章主要是激勵身為台灣醫科生的同學,波蘭醫學生只是配角.

  6. 不是因為考的進國內醫學院所以有資格當醫生,是因為從國內醫學院畢業所以有資格啊,國內醫學院的教育是受到國家管控的,認可這種學歷是理所當然.至於醫學院會不會教出鳥蛋醫生那是另一回事.

    至於為啥考上醫學院就可以屌….這是台灣的醫學院入學方式有問題啊.用這種方式選學生,結果是你還得要支那古文很強才行,這算啥鳥-__-

    至於叫波波去再考一個試,這根本是狗屁啊,國考沒有鑑別力的話,多考這一個試還不是一樣XD

    原本這個問題很簡單應該是accredited的醫學院畢業生就可以考照,問題是政府擺爛竟然不真正建立accredit系統而是用地理區域做區分,所以才會被走漏洞.

    國外的話對這種事情是可以個人專案審查的,而不是去考啥屁試.

    現在如果照規定走的話波波就是可以直接考照啊.當然學校另外開設放水班要怎麼辦又是另一個問題.如果個人專案審查就可以用放水班為理由拒絕波波,可是他們就也沒有專案審查機制-_-

  7. 我覺得樓上幾位把醫學系想的太簡單了
    不是我學測75級就可以進去混吃等出來當醫生
    醫學系的課之多、之重、之嚴 絕對不是隨便混混就可以過關
    要畢業沒那麼容易 不下苦功?等著退學吧

    波蘭醫科 要進去簡單 要出來也簡單
    但要在那邊考到執照卻難
    他們篩選程序的在畢業後
    台灣篩選的程序在畢業前
    然後去那邊唸完回來考的完全沒經過篩選
    (有自己去加考學歷甄試的除外)
    就可以當醫生賺錢賺爽爽

    波蘭醫生不是不好 現在台灣也有部份有能力的波蘭醫生
    大多數是波蘭加入歐盟前去讀的(回來依然要通過學歷甄試)
    少部份是真的很認真 而且也自己去加考甄試贏得他人的敬重的

    但更多的是看準制度不全而出來騙錢害人性命的
    說實在話 波蘭醫生跟台灣醫生比算是極少數(1:40左右)
    要說害到台灣醫生的利益 
    是害到多少需要這麼多人為了那少數波蘭醫生走上街頭
    關係到人命的東西 不是更該謹慎一些嗎?
    況且 他們並沒有反對把國考難度增高
    近來也在研擬國考增加臨床部份
    他們從小考到大的難道還怕考試?

    不可否認少數台灣醫學生的心態是可議的
    但大多數都是為了醫療品質在奮鬥
    結果反而應該是最直接關聯的民眾不在意醫療品質?

  8. “他們可以去考的國考相對容易,只要蹲補習班去考就考的到,也沒有總量管制,不但波波可以考上,他們考上的分數還往往高於台灣這些醫學院畢業生。”

    科科

    波波最喜歡說”我們出過國考榜首”
    但是那是”2月份”的榜首 那次是”本地生剩下幾10個7月份沒考過的人”去考的. 去年7月份國考我們台台過了90% 然後波波35個好像過了14個.

    我只是月份國考榜單上第5頁的廢物啦 如果大大想看一下7月份的榜首長什麼樣子 打個電話給我 我帶你去看

    “原本這個問題很簡單應該是accredited的醫學院畢業生就可以考照,問題是政府擺爛竟然不真正建立accredit系統而是用地理區域做區分,所以才會被走漏洞.”

    新加坡是這樣搞的 (只是舉個例子而已)
    他有一個名單: 總共好像全世界有100家醫學院的學生 可以去新加坡職業 其他的都不准來
    美帝有30家 本鬼島有2家 (寶山跟塑膠) 波蘭一家都沒有
    (這名單說真的政治意義比醫學意義大很多就是了 426的醫學院他承認一堆家 因為太多新加坡官員兒女去念了)

    總結: 說真的 我才不怕這些波波勒 反正我4年後一通電話可以找的到200個專科醫師 我跟我家人都不需要給他們看病

  9. “醫學系的課之多、之重、之嚴 絕對不是隨便混混就可以過關要畢業沒那麼容易”

    可是我看到的就是連扁桃腺發炎都不會看啊.

    國內唸醫的當然都嘛會說自己醫科有多難唸, 怎麼可能會自白說”啊我混了七年就出來了”. 可是這種自吹自擂誰都會講, 每一科的都嘛會說自己很難唸. 這樣”自己唸出來”的才會看起來好像很厲害.

    但如果那麼難唸, 那我請問一下為什麼我會碰到一個”國內知名醫學院畢業, 在大醫院服務數年, 然後自己出來開診所”的醫生, 連個最基礎, 沒受過醫學教育的普通人都可以學會的東西都不會看? 那麼難唸的話這種人不是根本就畢不了業嗎?

    而且誰說國內醫學生不反對增加國考難度? 他們只叫波波去”多考一個試, 考過再來跟我們一起考國考”而已. 可不是說”那我們把國考弄得靠北難, 保證你沒實力就考不過” 如果希望提高國考難度的話幹嘛還要人家去多考一個試?

    很簡單, 只是希望人家被那個要多考的試刷下來, 而不是希望國考變難後把他刷下來.

    反而是”自認關心醫療品質”的人, 會說”你波波很爛, 讓你當醫生就是會害人, 但你只要考過甄試, 你就可以出來當醫生害人”這種話?

    反而這話就是那些醫學院學生的主張啊.

  10. 目前狀況是 學歷甄試的難度較高且測驗範圍較全面
    如果把國考難度提升 也不過就是多一個學歷甄試
    怎麼會有學歷甄試過了怕國考變難考不過?

    「你波波很爛, 讓你當醫生就是會害人, 但你只要考過甄試, 你就可以出來當醫生害人」

    我不知道誰說過這種話 至少我沒有說波波「都」很爛

    另外請問ㄈ大是認為國內醫學生很混嗎?

  11. 另外補充 我同意ㄈ大第一句話
    「台灣正統醫學院教育出來的爛醫生並非不存在。」

    但台灣醫學生整體素質而言要比波蘭醫學生好上許多

    上面也提過 波蘭醫學生的考驗在考執照的時候
    台灣醫學生的考驗在學歷甄試的時候

    一樣要經過篩選 只是時間點不同而已
    並不否定波蘭「醫生」的素質 但波蘭「醫學生」素質參差不齊
    已經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了
    要求在波蘭未受過篩選的醫學生在台灣接受篩選 有何不妥嗎?
    素質高的波蘭醫學生 自然可以通過學歷甄試
    當然把加考學歷甄試換成增加國考難度也是一樣

    我有個學長是醫學系大四生 他也贊成增加國考難度
    而且也提到目前國考正在改革中

    如果今天台灣醫學生跳出來說 希望取消學歷甄試
    那一定會被幹爆吧
    結果有群將來是醫生的人不必通過學歷甄試
    而大家卻覺得那是應該的?

  12. 別把醫學系學生想的多用功,
    我是過來人…

    我只考上吊車尾的醫學系,
    我一開始醫學系的成績也是中後段的程度,
    但是醫師國考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
    我都考進全國前150名…
    老實說,那個時候跑社團比跑圖書館勤,
    泡妞比上課重要…

    第一階段的通過率是7成,
    某些混到天怒人怨的醫學生也考的過…

    好好的改革國考,
    讓國考有甄別力才是最重要的…

    波波的程度相差很大?
    台X醫學系出來的也差很大,
    是大到那種醫院根本不想續約的那種!

    “一樣要經過篩選 只是時間點不同而已”
    那是錯的,
    說難聽一點,
    一家精密機械工廠品管最重要的地方是在哪裡?
    當然是出廠前的品管,
    出廠前的品管不合格,
    一開始的材料在好都只是屁!

    在健保的制度下,
    將國考好好的改革,
    讓他有足夠的鑑別力是目前最可行的方向!

    至於那些覺得波波”資質又差,學習又爛”的醫學生,
    你們連這樣都贏不了,
    還有臉大放厥詞說我以前聯考是全國前1000?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早該被淘汰!

  13. “波波最喜歡說』我們出過國考榜首』
    但是那是』2月份』的榜首 那次是』本地生剩下幾10個7月份沒考過的人』去考的. 去年7月份國考我們台台過了90% 然後波波35個好像過了14個.”

    這不就證明國考漏洞一堆?
    要砸自己的腳,也不用這樣用力吧!

  14. 為什麼一個可以養出”連扁桃腺都不會看的醫生”的國內醫學院系統. 有臉說自己”整體素質比較高”?????

    只要任一所學校的資工系讓”連XOR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畢業, 這個資工系就絕對不配講自己有什麼素質, 因為XOR對唸資工的人來講是再基礎不過的基本常識, 連一個畢業生都不允許不會的.

    可是台灣醫學院竟然讓那種人畢業還讓我碰到了. 素質? 不說你整個系統的水準管控比波波還爛就已經是很保守的說法了.

    另外, 國內醫學院養出來的醫生素質有多參差不齊, 單聽醫學院的自吹自擂是沒用的. 這種事問走護理的最清楚最客觀, 我家親戚一大堆當護士的, 那種爛醫生害死人的故事聽過太多了, 連我家長輩都差點被害死過(能想像本來只是手指骨折, 被白爛醫生弄到急診差點大量出血葛屁的嗎?)

    波波最爛頂多也只是這麼白爛吧. 台灣人身處在有這麼多白爛醫生的醫療品質這麼多年了, 豈會因為一批波波就被嚇大?

    反而我們可以說, 台灣醫學院吸收了全台灣最頂尖的學生, 結果竟然還能跟偷跑的波波一樣養出一堆沒實力的庸醫, 那到底是哪一邊比較爛? 是收了爛學生但還養的出少數幾個強者的波波爛, 還是收最強的學生結果還是會養出爛貨的台灣爛?

  15. 扁條線發言是摸喉嚨?

    我的醫生要觀察是不是有發言情況都是打開我的嘴巴.用手電筒跟一個小醫用木棒壓住我舌頭然後觀察

    我還沒碰過用摸的.到底是有特殊治療方法我不知道.還是我長期的醫生只會用看的.自然是不得而知-_-

  16. 通常兩種都會做啊. 腫大的話摸下巴兩側靠喉嚨處摸得出來.

    不過那個醫生連你說的用手電筒照用肉眼看好像都不太會-_- 因為他看完之後”診斷錯誤”-_-

  17. 我不懂為什麼要把國考弄更難.

    出爛醫生是丟醫界自己的臉,丟自己職業的臉,你醫界沒本事管控醫學院的教育品質,跑去叫廢物大集合的政府來管,會不會太扯了一點? 政府自己廢物就多到殺不完了,還來幫你殺廢物,會不會太扯? 哪天醫生的品質真的要靠國考來把關的話那去看波波又有啥差別-_-

    國考根本應該只是一個形式而已,專業的東西要靠職業團體自己約束,如果醫界都不在乎被人瞧不起的話那吃屎也只是更好而已,到時候真的被波波取代就不要出來哭啊.

    這就跟老師整天跑出來靠腰說職業沒有尊嚴一樣.廢話每次裡面出了廢物你們都護航,那整體一起被當作廢物看也是剛好而已.

    講到這個就覺得打假球的球員比較可憐,要是打假球也可以交給球員自組的球評會處理的話現在廖敏雄大概已經三百發了-_- 啊不過想想也不一定,說不定比起來球員還比較有良心,至少還有潘忠韋會跟許文雄吵架這種事情發生XD

  18. “出爛醫生是丟醫界自己的臉,丟自己職業的臉,你醫界沒本事管控醫學院的教育品質,跑去叫廢物大集合的政府來管,會不會太扯了一點? 政府自己廢物就多到殺不完了,還來幫你殺廢物,會不會太扯? 哪天醫生的品質真的要靠國考來把關的話那去看波波又有啥差別-_-”

    國考是應該要加上假病人 (OSCE)的部分啦. 這樣才會評估到臨床技能跟溝通技巧的部分. 但是我覺得這不會對台灣學生有任何困難就是了. 我們從大5以後幾乎每個月都在考. 不管是真的假病人 或者總醫師裝假病人, 其實台灣學生還蠻習慣OSCE的情境.

    “國考根本應該只是一個形式而已,專業的東西要靠職業團體自己約束,如果醫界都不在乎被人瞧不起的話那吃屎也只是更好而已,到時候真的被波波取代就不要出來哭啊.”

    這樣講我反而覺得社會很難接受, 因為醫學界已經黑到沒什麼公信力了.

    其實篩選還蠻多關卡的:
    住院醫師錄取的時候其實已經砍了一關了. 強者都再一堆別的強者聚集的地方. 鳥的 (或沒有很好爸爸的) 就沒有工作啊.

    專科醫師再來砍一關啊 敝科現在專科通過率50% (想到4年以後要面對就在開始害怕) 不知道這樣有沒有符合
    賤別度

  19. To 阿喵
    這些話很明顯的看出你不是醫界的人,也很明顯的看出你根本不了解醫界!
    1. 醫界對社會最大的承諾是整體的醫療品質好不好,在健保這個爛制度下,台灣的醫療品質在世界算是在前段班的,在某些特殊的科別,更是世界頂尖,醫學教育的品質到底好不好,應該是看整個社會的醫療品質,而不是因為一到兩位不到品質的醫師就否定了整個醫學教育.

    2. 在”目前的證照制度”之下,醫師國考是個執業的執照,相當於貨物出場前的最後一關的品管,不在這裡把關,反而要求職業團體去規範,這不只是笑話,而且是大笑話…(照你這樣說,考上醫學系之後都不用念書,反正國考只是形式,醫學教育再好都沒有用)

    3. 每次裡面出了廢物?有人護航全部的醫師都變成廢物?這個邏輯怎樣來的?(要學阿ㄈ說話不是不可以,不過畫虎反類犬就不好了.對了,不要找廢物醫師幫你看病,一定看不好的)

    4. 國考在”目前的健保制度,以及目前的證照制度”下,提升其難度以及改進其考試的方法是目前最可行,而且阻力算是最少的方式.身為一個過來人,很清楚目前的應該用來把關的國考不能算是一個很好的品管.

    5. IronChef也很清楚的說明了之後專科以及次專科把關的做法!

    6. 如果討論只會叫別人”廢物”,提不出完整的想法和論點…

  20. 就醫療服務來講
    資訊的不對稱性太高
    大部分的病人都不清楚自己遇到是好醫師還是鳥蛋
    在這種狀下
    很難透過市場機制來淘汰那些鳥蛋
    所以俗果沒有國考
    只會讓爛醫生越來越多而已

發佈回覆給「Jay」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