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戡學弟,地球是很危險的地方啊

趕快夾著尾巴逃回你的祖國去吧XD

那個號稱李敖的兒子的傢伙,最近拜近親繁殖互捧風氣之賜,被像陳文茜這種咖小之流捧的多高多高的。

其實我一直在想,他在學校是不是被排擠很大,不然附中又不是個唸書學校,一個有心想要活躍的學生怎麼會過去的三年都無聲無息,搞不好他們同屆的都不知道有這號人物存在呢?就算是高孔廉的兒子以前最起碼也搞過幹訓啊。

估且不論他寫那本書到底是靠北啥洨(因為沒看過也沒興趣去看,我猜這種書大概連憤青都沒興趣),可是我看到他寫的這篇文章(本站備份)真的笑出來了。

超弱的啊XD

李戡:嚴正聲明─我對韓寒的看法

李戡 2010-08-19 15:26:09

最初把我與韓寒的名字擺在一起,應該是上個月底在香港,記者問陳文茜對韓寒的看法,她的回答遭到媒體曲解,引起軒然大波。 剛好在受訪時,我與她坐在一起,便成了倒霉鬼。 部分輿論、甚至是網絡評論員,給我們下的結論是”陳文茜貶韓寒捧李戡”,”陳文茜想炒作李戡新書”。

事實上,當天7月22號在香港的訪問,共有五家香港報社和三家大陸報社,於書展大樓中的會議廳舉行。 現場只有記者、錄音筆和相機,沒有攝影機。 記者問到她對韓寒的看法,陳文茜說她沒仔細讀過韓寒的文章,但她認為韓寒批評上海世博”是用錢堆出來的’,感到相當不滿,批評他”沒文化”、”淺薄’,有媒體就以這句話大作文章,斷章取義。

此外,我去香港,是用助理名義去參觀書展。 有記者希望我去參加聯合訪問,我才跟著去。 有人批評,我是為了宣傳新書,藉由攻擊韓寒來炒作,這些人實在莫名其妙。 《李戡戡亂記》那時在台北都還沒發行,連書都還沒印出來,我去炒作個鬼?

喔。所以,李戡說的是,記者去訪問陳文茜,陳文茜罵了韓寒一陣,然後媒體登出來說陳文茜罵了韓寒並捧李戡。

然後他就特地寫一篇文章要昭告世人說「陳文茜只有罵韓寒,並沒有罵韓寒並捧我,媒體真是亂講話,我一定要出來澄清。」

幹,這真是一件天大的事情需要特別登一篇文章出來好好的正視聽啊!要不要乾脆在無線電視台登廣告,告訴全台灣人「陳文茜並沒有批評韓寒並幫我打書,他只有批評韓寒而已,媒體記者亂寫真是令我憤慨」?

馬的。果然是很適合投共,很適合去共匪國不要回台灣的人種啊。你看看他的情感這麼容易就受到傷害了,全世界除了祖國之外還有哪裡更適合他呢?

7月28號,我在台北神旺飯店舉行《李戡戡亂記》新書發布會,有記者便問到六天前在香港的那段訪問,我解釋了老半天,又隨口補了一句:”如果上海世博是用錢堆出來的,那賽車就不是嗎?”結果,台灣《旺報》憑這句話,下了標題”李敖子再批韓寒,稱台灣史為中國史一部分”,又引起一些大陸報社轉載。http://v.ifeng.com/society/201008/f73c26f6-ba41-43c7-8bf6-e956d34b22f5.shtml

真是倒霉透了,第一次我坐著不講話,有人說我想炒作,也就算了。 隔了幾天,我坐下來好好談了當天的情況,又被斷章取義說我”再批韓寒”。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剛好《深圳衛視》的”直播港澳台”節目邀請了我,主持人在開頭就向我問到,對韓寒的看法,我想終於可以好好解釋了。 果然,講的話終於可以完整呈現,我以為這件事情總算可以告一段落了。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k2MTEzNTg0.html

喔喔喔,一個號稱要走他老爹的風格,以毒舌來闖天下的小伙子,現在又為了「被媒體斷章取義」而「不知如何是好」啊。這真他馬的弱到掉渣了啊。台灣名嘴到處都是,可是你有見過哪一個名嘴是被媒體斷章取義一下就慌到不知如何是好,然後四處要找機會為自己說的話解釋的嗎?

簡直就像個認為自己很委曲,全世界都要找他麻煩的被寵壞小學生啊。

昨天下午,我上百度搜尋”李戡”兩字,出現一條最新”南方報業網”的新聞,標題是”我是李敖兒子 做什麼韓寒第二”,我點進去看了一看,最後一句嚇了我一大跳:

南都周刊:陳文茜稍前批評了大陸最有名的年輕人韓寒,你怎麼看? 也有人說過,你是第二個韓寒。

李戡:韓寒算老幾啊? 他連大學都考不上,連大學都沒有念過,這種沒念過什麼書的人,我估計他也沒讀過什麼經史子集,是只會玩賽車的人。 最近很多媒體問我對他怎麼看,我都回答煩了。

我一下想不起來我哪時候給《南都周刊》訪問了,想來想去,才發現是半個月前的事情。 有一天,我接到郭冠英的電話,他說有位台灣媒體”新新聞”的記者,八年前到大陸讀書,想跟我”分享”一些事情,順便做採訪。 郭說他也會去,我只好答應了。

到了約定地點,那位記者說她今天不是給《新新聞》作採訪的,只是想聊天。 講來講去,都是”你跟我以前好像啊!”說穿了,就是想拿她自己求學途中受挫的經歷,澆我冷水,接著問了一些問題。 這些問題,央視、深圳衛視、《國際先驅導報》已經問過了,我覺得有點不耐煩了,有些問題就敷衍過去。

過了不久,郭先生到了,這位記者才突然說,她今天來是替《南都周刊》做訪問的。 那我更覺得奇怪了,她要做訪問,事前也不好好準備,問題一直重複,還跟我說是”聊天””交流”。 看來是想澆冷水不成,就變成專訪了。

總之,我絕對沒有講過上面批評韓寒這句話,我到後來是有點不耐煩了,於是記者幫我亂編,讓周刊登上去的。 況且,就算我真的要罵韓寒,我可以在深圳衛視大罵特罵啊! 電視台影響力無遠弗屆,看的人遠超於周刊讀者,我何必找一家周刊發牢騷,這未免太不合理了

哈哈哈,這種咖小也想出來闖喔?果然是個只靠父親跟關係人力的奶水的廢柴啊。記者找你講話他說是聊天,你就真以為只是聊天,實際上要採訪了還要拿個板子喊「開麥拉」之後講的才能被列入採訪內容?

你一個李戡竟然笨到以為人家記者沒事吃飽太閒只想請你吃吃飯,而不是為了工作的目的?

連王葛格都知道的常識,他竟然不知道還妄想當個公眾人物?

我絕不會藉由貶低別人來抬高自己。 我批評台灣一家補習班老師,是因為我與他們有過節。 我罵台灣的”教育部”官員,是因為他們為虎作倀。 我在書中羞辱”台獨份子”、對”台灣文學”冷嘲熱諷,是因為他們騎到我們頭上來了。 但是,我根本沒必要批評韓寒,我們根本不衝突。 我之前就听過他,但礙於準備聯考,沒時間上網,沒看過他的文章,讀過《亞洲周刊》對他的專訪。 只知道他長的挺帥,思想前衛。 我想就如同我在電視上講的,只要出發點是為國家好、為社會好,無論用甚麼形式表達,都是值得讚許的。

喔ㄎㄎㄎ是啊,像你這種只是為了陳文茜有沒有順便替你打書的小事,就怒到非要特別寫一篇文章以正視聽的情感脆弱者,你要說全世界人都跟你有過節我看也不難吧。比方說你去7-11想買罐可樂,結果發現你要買的那罐竟然有人先拿走了,那他當然是因為嫉妒你李戡所以故意要拿你要的飲料啊,跟你有過節,要寫篇文章罵他祖宗三代。

台獨份子跟台灣文學騎到李戡頭上來?我看半年前要問李戡是誰根本沒有人知道吧?還騎到你頭上去哩,笑死人,只不過是因為這些東西被列入考試範圍,李戡唸不下去就認為是人家得罪他了。幹,七年級(還是八年級?)的草莓族代表終於出來了啊,自己唸不下去的科目就等於是人家故意騎到他頭上去,要特別出本書來批判耶!

而且要批的話怎麼都等到考完了才批,而不是動員學生搞個學運什麼的來反教材啊?他老爸最起碼有種在蔣光頭在位時罵蔣光頭,而不是都等到李下巴當政十年了才跳出來當什麼罵蔣光頭尖兵。反而李戡竟然等到杜都下台不知道幾年了才要寫書來罵,這真是弱到一個極點啊XD

現在網路上敢罵現任總統的就一大票了,像李戡這種只敢罵前朝時代已卸任的教育部長的,到底是有什麼屁價值啊XDXDXD

========8/20下午五點半補上==============================

《南都周刊》還好意思暗指我扯謊? 是誰先扯謊的? 訪談紀錄裡的兩個主角是”南都周刊”和”李戡”,才怪哩! 問的問題,一下是替台灣報社《新新聞》問的,一下是以”過來人”的身分問的,一下是”交流聊天”,全部講完了,才說是替《南都周刊》採訪的。 我可是難得見識到這種訪談方式啊,得小心點才是。

這種訪談方式很難得?他是第一天出社會喔?

啊我忘了,他根本沒出過社會啊XD

黎元洪做總統時,檢察長羅文幹捲入”金佛廊案”,反對黨議員要求立刻拘捕,卻只能透過非法手段,否則犯人跑了。 有人問梁啟超,梁說”寧可讓犯人跑掉,否則犯人抓了,法律跑了。”今天《南都周刊》是怎麼拿到我的錄音的? 幾乎是靠”騙誘”的手段,一開始說台灣報社,又說聊天,最後才說《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說錄到我罵韓寒,暗指我說謊。 我當然可說我沒講,我確實在訪談中沒講,因為我完全不知道是訪談。 我被同樣問題問煩了,想趕快結束,才隨便敷衍幾句。 周刊把我表示不耐的話,擅自當作訪談內容。 我當然可說是記者編的,因為我要是知道是採訪,我就好好回答了。 像在深圳衛視一樣,腰還挺直呢!

這種辯解真是超弱的XD

而且他說的是什麼?他說他沒有在訪談裡頭講罵韓寒的話,因為他認為訪談應該要是記者跟他說「從現在開始要訪談了喔,之前你講的不會被記在訪問內容裡頭」才算數,所以周刊記者指他在訪談中有罵韓寒是錯的。

咦?言外之意就是他的確有對周刊記者講出罵韓寒的話,只是因為他認為講的時間不該算是訪談,所以記者不應該把那些話當成訪問內容並登出來?XD

不然他幹嘛不直接反駁說他從沒講過那些話,而不是在那邊拐彎抹角的說「我們來定義一下這個訪談時間,然後根據這個定義呢,我在這段時間內是沒有講那些話的」?XD

這麼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反駁法真是笑死人啊,而且他上頭明明才很大聲的說「總之,我絕對沒有講過上面批評韓寒這句話」,怎麼才過個幾天,update就變成去定義啥洨訪談時間,然後說他絕對沒有在那種訪談時間裡頭講,不過訪談時間外有沒講就不得而知了呢XD

而且他那種回法不就告訴大家他根本就只會做表面功夫?根本就只要等他有準備好的時候才能問他問題?你有見過有人會自己承認他在上電視接受訪問時才「腰還挺直,好好回答」的啊XD

「周刊把我表示不耐的話,擅自當作訪談內容。 我當然可說是記者編的」喔?在這句話自己承認有講過,只是他認為那時他講的話不算數,所以記者把它登出來就是記者編造的耶XD

這種邏輯能力真是讓我們這些附中校友覺得可恥啊XD

不然他去法院告記者,然後對法官說同樣的理由,說記者把他在非正式訪問說過的話登出來,所以他要告記者編造他說的話,看法官要不要鳥他啊。

馬的,竟然會抱著那種「我講過的話後來我認為不算數,所以這些話要收回,不給我收回就是找我碴,故意虛構我的本意」的幼稚觀念,連自己講過的話都不認帳,還想凹說什麼因為講那些話的時候「場合不對」所以他講的話不算數,這種程度連一般老百姓都不如,簡直就是小學一年級程度的狡辯。也難怪他只能去共匪國討生活了。

不過那邊憤青多,我看他這種程度的去那邊應該也會被電爆吧XD

喔,剛突然想到,會不會他本人哪天咕狗到我這篇,然後覺得他的感情又被學長給傷害了,又要特地寫篇文章來不吐不快呢….

在〈李戡學弟,地球是很危險的地方啊〉中有 14 則留言

  1. 如果李戡這麼屌的話,怎麼不去批評高于珺也是臭狗屎呢?同樣是高中生,高于珺錄取七間美國名校,李戡卻只能用台生保障名額去念美國人不屑的支那大學 :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