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戡戡的助拳人李常德學弟文章備份

謹供個人備份,勿對意圖做過度聯想。

我的好友 李戡,他有錯,我的愛校 附中,或許也可以更好》。(本站備份)

我的好友 李戡,他有錯,我的愛校 附中,或許也可以更好。
Leo Lee 寫於 2010年9月25日 10:11

我是誰,我也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人,
我的名字是李常德,我就讀師大附中,與李戡同學乃同袍之交,
我也是個無名氏,如果沒聽過我這個人,因人而廢我言者,可以快快離開。

最近各位一定對一則新聞不陌生,
那就是一則有關李戡同學的商週文章,
其中,商業週刊引用的旁白之一就是大家罵翻的一句台詞,
「我不把台灣學生放在眼裡,台灣的大學生太混,這邊有一流的人才。」,
姑且不論其他,撇開這是何人說的話,
理性思考之,普遍的台灣大學生真的有對岸學生用功嗎?

想必各位台灣的學生都有所耳聞,大陸的大學生,他們早上就在排圖書館,
只是為了一席讀書的位子,
十分顯然的,這可以說明大陸的學生非常的用功,
反觀台灣,大學聯考制度姑且不論利弊,
學生「普遍」的讀書情況,並沒有大陸用功,
而大學生讀書的情況大家也有所耳聞,
可以簡單來說就是混,我們沒必要自欺欺人,因為「普遍」來講,台灣學生的素質真的並不如前更遑論去比上中國大陸,
當然,不能一竿子打翻一條船,這樣並不表示台灣的學生都非常的混,並不讀書,
簡而言之,對於「台灣的大學生太混,大陸有一流的人才。」此言不假,所以也不用議論如此

我個人猜測為什麼這篇報導引起公眾的憤怒,不外乎「不把台灣的學生放在眼裡。」之說,
我個人認為,此言實在猖狂,與乃父辛辣之作風頗有相似之處,
當然,在我寫出這篇文章之前,我有先問過李戡先生,到底訪問的內容為何,
李戡表示,他說了非常有關比較台灣與大陸學生的看法,但報章雜誌直接拿出他最尖銳的言論,
難脫其咎,這句話和這態度明顯就是李戡的不對,
他這麼說可以被解釋為小瞧了所有在台灣的大學生們,甚至是台灣的學生,
個人認為,他不該如此驕傲猖狂,以至於此,實屬錯過矣。

李戡在書中所批判的附中,有多少人實際去讀此書?
坦白說,我個人看完了,但我大膽推測,許多做出批判之人根本沒有詳讀此書,
我個人認為各位可能會有這樣的聲音「這種垃圾的書,我何必看呢?」
我以為,要評論一個人之前,是否也要先了解其所要批評的事?
荒謬的是,許多人都認為,李戡此人毫無才氣可言,李戡是靠著他爸爸才能出書才能紅,
好了,許多人會說他那本書李敖的導讀就已經多少內容了,他個人的內容卻沒如此多,
沒錯,可能李戡能夠出本是真的靠他的爸爸,
但不能否定的是其中的內容,確實精闢無比,
我個人絕對寫不出這樣的辯證文章,他確實有非常超群的才能,
而且李戡同學在編書期間是真的個人去國立編譯館找尋資料,
有誰十八歲,能做到如此?

此書主要的論點在何處呢?而不是主要在批評附中是個爛學校!中國應該統一台灣!
不要泛政治化了,也許李戡個人認為台灣中國本就是一個中國,
但那只是他的個人政治立場,與此何干?
如果各位對此點大著筆墨,豈不淪為政治論戰?

是我們台灣生病的教育!而李戡是在師大附中接受台灣高級中學教育制度的人,
我們拿此書中的一個例子作說明,

在書中有拿出附中的國文段考考題,
其中問題是問 劉鶚是否為序編紅樓夢的文人,
答案是錯的因為是 “高”鶚,
這是何等荒腔走板之考題,難道學習國文的真諦是要我們仔細細心,
出題老師的想法又是如何,是考國文還是考謹慎?
這難道是不該指出的弊病嗎?最悲慘的是,台灣的教育縮影就如同這題,
許多更荒唐的問題,自不在話下,
我相信各位的高中時代,多少也被這樣的問題荼毒過。

各位,妳們不痛恨台灣的教育?
至少我痛恨,我痛恨這樣的教育。

李戡,或許真的太過囂張,也毫無疑問不該如此囂張!!更可能沒有資格說台灣的大學生,
但他所言,卻有可取之處,
而不知其虛實者,盲目批評其者,遭受媒體操縱而只接受媒體訊息者,
豈不可憐,豈不痛哉!
那大家所受的高等教育只是考的級分數就能代表你多聰明嗎?
有些網友取笑他的級分數來罵他,這真的是理性的嗎?

看來不是,有多少高級分者,有誰思考過台灣教育的可悲之處,
讀書當作是出人頭地的唯一價值,荒唐。

批評附中,能夠說是不愛附中?
你的父母親罵你,就是不愛妳?
我的朋友批評我,難道我要說她不關心我嗎?

我想愛不是這樣來解釋的不是嗎?

我們來說說愛附中的定義罷了,
我相信每個附中的學生,都一定很愛附中,
但每個人愛附中的定義絕對不同,
做法也一定都不同,

我們說說之前在附中鬧很大的一個新聞,
也就是附中的BOT案,
絕大多數的附中人是反對BOT案的,原因是因為,附中哥掉了非常大的一片地給了建商,
而有些人說甚至會遮住附中人藍天的視野,會讓附中精神喪失!?
再者,改變如此寬廣校地,絕對會讓學生活動受到妨礙,這點確實值得爭議,

試問?這對附中人而言,是不是個大問題?值得探討的問題?

那天,我在辦給高三同學的聽證會上,
只有二十幾人,
那些說愛附中的人,
我半個都沒見到,

有人說:那是建商給我們洗腦的大會!
建商的方案根本就是圖利我們附中。

那有人知道,為什麼今年新北樓,要加強補修,
我們看似破破爛爛的中興堂,如果來個五級強震搞不好就會完全倒塌,
附中沒有錢蓋新大樓,那要從何處開源何況節流以至極限,
倒了大樓好滅校?還是割地尚存?急迫性是必然的,那不是選擇而不選擇的問題,
這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問題了。
那哪個才對附中好?
我心裡有答案,但不知其他愛附中的人有沒有去了解這件事,
愛附中?那這算什麼?
不能說,沒到聽證會上的人就不愛附中,
附中出品的人,誰不愛附中!
但我們可以用更好的方式來愛附中,不是嗎?

就像我們可能會憤怒,有關ECFA的蠢事,
大家最後都知道ECFA是非簽不可,

不簽ECFA就是現狀安逸但日後缺乏競爭力,終究還是滅國,
但就是有人不願意去了解ECFA,聽到為了選票的政黨威脅說,
簽了就會有多少人失業等等謬論,我們都覺得蠢極了,
就有人不願意去了解ECFA內容而盲目去支持反對ECFA!
沒錯,簽了ECFA台灣是會有風險,
但台灣不簽ECFA必是必死無疑,
我們笑那些反對ECFA的人,覺得她們又蠢又不理性,

不是說,一定要BOT,只是,為什麼能夠更了解BOT的機會出現時,
沒有人願意去了解,卻聽著別人二手的意見?
這樣的台灣,如果連高等教育之人都如此,
我們何來更美好幸福的未來?

由此可知,又有多少人可以從中獲得反思?
我們真的有去看過李戡的著作,而去對其做任何有根據的批評嗎?
許多網友的謬論,都是自欺欺人罷了,

我們不能將此兩事混為一談,這件事的蠢度就猶如之前政治人物的荒謬說詞,
「不支持__ __ 黨,就是不愛台灣。」
何等謬論,各位也都知道這是何等蠢話,
但似乎很多人現在都在做著一樣的事情。

人的憤怒是會渲染的,
我們受到攻擊時會想的是他怎麼能攻擊我?!而不是為什麼要批判我,
當然,李戡絕對絕對有錯,錯在其傲!
而且他並沒有資格罵遍所有的台灣大學生,
相對的,台灣的學生或是人們,
又為何能生如此大氣呢?

我認為,不值得。

依許多網友的陳述,
上不了台大經濟難道就是不優秀嗎?

那我學測六十九級分,考爛了,
指考考得更爛,到了交大電物,我就不能有所成就嗎?
我身材短小,長的其貌不揚就不能高談闊論?
難道,批評台灣就是叛台?
那不是再次回到了戒嚴時代?

我們都知道,話是不能如此說的。

李戡該罵,該死在其囂張的態度,

但不該辱罵他對附中的看法,和他出版的書籍,
他的家氏和他的外貌,更不能預言他會是個沒成就的人。

或許他在求學期間也與你我無異,
但他也和我們一樣,我們在大學有了新的開始。

不是嗎?我們應該當個理性的人,
不然我們所受的教育不是白受了?

台灣不能再亂,台灣不能在無事鬥無事,鎖國鎖民鎖智。

當然,一定有許多人對此文章不屑看之,
只是小弟發表之拙見,
我不是名人,也沒有分量,
只是一個想提供不同看法的人。
如果文章仍有偏頗之處請見諒。

學長對這位學弟的評語:物以類聚。

不過原來李戡都跟這種程度的當朋友互相切蹉,難怪他會認為台灣的學生最好也就是跟他的李常德同學一樣而已啊啊啊。

附註︰不過說到未滿18歲就去國立編譯館查資料,這種微不足道的小事我也做過啊(而且不知為何當年北一女的很喜歡去XD)。這點就奇怪了,這篇文章真的不是李戡寫好再用他同學的名義代po的嗎?

跟裘必勝之前罵王建民結果被圍勦,最後搬出他女兒的名義寫個啥洨「我爸爸」的噁爛文章來擋一樣。郭冠英也用過啊。

我想這種招術的應用大概存在中國人的基因裡頭,所以李戡搞不好也很會用!?

因為有誰會特地對別人說「我去國立編譯館查資料喔」?這種無聊的小事通常只有自己會知道吧。我就從沒跟任何人提過我有去過啊XD

何況替人幫腔的話,不覺得寫「但不能否定的是其中的內容,確實精闢無比, 我個人絕對寫不出這樣的辯證文章,他確實有非常超群的才能」看起來好像這兩人有一腿一樣,實在有夠gay嗎?

好像是只有自己捧自己才會這樣寫吧(因為人無法自肛)。

在〈李戡戡的助拳人李常德學弟文章備份〉中有 22 則留言

  1. 在這個 wikipedia 已經如此強大的年代,專程跑到國立殯儀館查資料才能顯示出李某的矯矯不群啊。

    話又說回來,查資料不是應該直接殺到國圖嗎?

  2. 也許他們(?)是很認真的覺得這樣很了不起。

    是說他應該是指國立圖書館吧?
    國圖滿十八歲才能辦圖書證
    會讓他覺得未滿十八歲就去很了不起可以拿來說嘴的
    應該是個正常未滿十八歲不會去(或不能去的地方)
    不然國立編譯館有什麼規定跟十八歲有關嗎?

    還有國立編譯館有什麼地方可以查資料?
    因為我還真的沒想過要去那邊查而不去國圖的理由

  3. 如果要找些怪書的話國圖比較多啦。
    是說市圖都有兒童館了
    大概他覺得去那邊不能彰顯他的偉大吧?

  4. 不過至少也要高三後才能進國圖吧,要裝有才氣的話可以考慮去後門的雅典書店,設計類、藝術類的書,繁體、簡體、原文都有:D:D

  5. 我覺得我完全被比下去了啊,因為沒有去過國立編譯館查資料.

    本來是真的很想去啦,想影印一些以前的愛國課本拿來玩.小時候看過叔叔輩用的課本,非常逗趣啊.但是當時不懂,搬家把那些都扔了.之後覺得很後悔,才想去印一些回來,雖然其實我不知道他們到底給不給印,不過想想至少會有舊課本的地方就是那裡吧-_-

    印象比較深的就是沒有太陽的地方,在我叔叔那個時候插圖畫的像大魔界村XD 到我那代的時候升級成像紐約貧民區,到我妹的時候只剩下兩個肥匪幹了-_-

    還有就是,我國中的時候公民課本裡面講到一党獨大制,只是提一提而已,但我叔叔那時候課本裡面說那是最好的制度,而且直接說在偉大的中國國民党領導下我國一定會ooxx之類的,像這種東西不印怎麼行呢?

    不過後來還是覺得懶,所以沒去.其實就公車坐十幾分鐘的距離而已.

    現在想想,這跟中國學生六點也起床去圖書館的用功程度實在差太多了,難怪只能在台灣讀大學-_-

  6. 幹,仔細一看他考上地獄大學-_-

    不過當年電物那棟宿舍號稱地獄大學的A片伺服器,不知道他去地獄州之後早上六點是會去浩然還是在宿舍抓A片?

  7. >>在這個 wikipedia 已經如此強大的年代專程跑到國立殯儀館查資料….

    請不要用這種暴發戶式的炫耀語氣去欺負低收入者,蓋在井底的北京大學之蛙是連不到 wikipedia 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