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臉

Roger Clemens說要找律師為自己討回公道。

Andy Pettitte說他只有用兩天,而且是為了要更快讓傷好才找Clemens的訓練員要HGH的。

Brian Roberts說他才用過一次藥,就知道不要再用。

F.P. Santangelo在自己的電台節目向聽眾承認他用藥,並說他犯了錯,希望其他人不要跟他一樣。

評語︰高下立判。

在〈嘴臉〉中有 3 則留言

  1. 如果這是Clemens退休後的第五年,我不意外、甚至我也會這樣做。問題是還有五年檢驗,早認錯Cooperstown的門票還不算難。

  2. 只是說說而已吧,當真要提告那就是要配合調查了,到時候只會更難看而已

    所以大概是抵死不承認,但是卻又不去告別人毀謗他這樣>_<

發佈回覆給「scimonster」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