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最好不要去」

因違反anti-trust而被關的奇美電前副董事長何昭陽說美國的法律嚴到難以想像,美國最好不要去。

「何昭陽返台後常和朋友談起在美服刑的事,認為美國是法治國家,但制度很難了解,法律嚴到難以想像,不可思議,要和美國做生意,就應該了解當地法律,希望像他一樣的狀況,以後都不要再發生了。」

現在又發生台塑的子公司在米國吃屎(本站備份)的事。

「被告JM公司和台塑美國公司,對聯邦、州、地方政府販賣PVC塑膠水管時,犯下大規模詐欺行為,期間超過10年。」厚達139頁的律師狀上載明。

JM Eagle,全世界最大塑膠水管製造商,每年賣出12億英尺長的塑膠管,在美國市占率高達3成,是王永慶親手交給王文祥的事業。一旦詐欺罪名成立,JM、甚至台塑集團,最少得面臨10億美元(約合新台幣300億元)天價求償,將創下台商在海外被求償金額的新高紀錄。

32歲的韓德斯,原是JM公司小職員,手中卻握有一份花費3年完成的筆記,記錄著公司的客訴、產品品質測驗方式,到內部主管的談話。今年5月,他被公司解聘,憤而出面揪舉JM,代替政府控告詐欺求償。他指控JM早知水管品質不合格,但為了達成業績,產品刻意先篩選再送驗。這一本筆記,成了美國各州政府把王文祥送上法庭的關鍵證物。

雖然JM事後也指控韓德斯因為接受Sheldon公司賄賂才興訟,但王文祥錯失第一時間處理問題,反被員工告上了法庭。他後悔當初手下留情,「一個人犯錯就是要預防到底,開除他之後,還要去報警備案。」

結果王文洋對於自家公司偽造品質資料被告,做出的檢討就是「怎麼不先告潛在的抓靶子,讓他不敢告」。這簡直就跟我國斷交部對於劉姍姍虐傭案,做出「那三個當證人的要抓出來」一樣啊XD

而且台灣真不愧是對資方超好的鬼島啊,遇到這種企業造假被求償的事,竟然很多鄉民想到的是「美國真缺錢,開始找肥羊了」。

就好像那個anti-trust案,台灣人不追究那些操控面板價格,害大家都買貴了的廠商,竟然還要幫他們出氣,說他們被外國人欺負。我看其實老闆搞無薪假,會跳出來幫老闆說話,說什麼與其裁員老闆也是含淚不給薪水啊的奴隸也不少吧。

啊對喔這位普通人就是一個!


話說,王文洋到時也會說像何昭陽說的那種話吧,「當年誰管他們法律怎麼規定?」

因為其實那些台灣企業根本不認為這是犯法的事吧,不要說之前的塑化劑風暴了,就我個人遇到的產業情況,作假品質報告這種事情大家都嘛這樣作啊XD

像是SGS檢驗報告,是你提供樣品去給人家驗的,所以只要你在要送樣品的那一次特別做良品,資料就會很好看。至於客戶有時會抽檢嘛,像台灣這邊的情況呢,因為檢查都會容許一些百分比誤差,比方說某某東西強度要100,它可能上下誤差可以有5%,那你做給它95也可以過。所以呢,如果你生產部品把標準拉到95,這樣成本就比標準放在100還低了,反正做出來的東西大部份都偏下限,再跟人家關係打一打,讓人家睜一眼閉一眼,這樣成本就下來了。

塑膠管這個產業我不知道,不過我想他們台塑大概也是玩這一套,只不過cost down弄的有點太過頭了,大概是覺得這東西人家不會重視,屬於可以多偷一些些的部品,結果就偷到現在不良率超級高。結果台塑也以為不良率高被人家靠北也頂多就是換個新品就可以了事,結果卻沒發現到「能力差所以不良率高」和「刻意造成不良率高」對米國人講是不一樣的事情,然後現在就爆了XD

台灣的市場真的是很病態啦,這種不合法的事情反而都常態,所以他們被告到脫褲子其實是好事,他們在台灣過太爽了。

或許有人會問,啊如果那麼多公司都搞這種偷工減料的招,那如果有一間公司說我要當清流,用品質來取勝,不是可以接到對此有特殊要求的客戶嗎?市場區隔啊。

理論上是這樣講沒錯,問題在台灣的市場允許這種公司出現嗎?

以我有接觸到的產業來說,市場的最上游就是幾間數的出來的大廠,這幾間大廠佔全台灣的原料比例的超過九成。可是他們其實不是競爭對手,他們每個月都會固定聚會討論價格等等,一間價格要漲,另外幾間一定同步起漲,漲幅相同,一間說他東西要偷,其他幾間也會用同樣的方法偷。像A廠說我做這東西本來要100%的A料,他決定更改配方,滲個10%的B料,會降低一些強度。可是他也不會自己私底下做,他會「知會」其他的廠,然後其他廠也一起做,結果對下游來說,你不管買哪一家,價格都一樣,而且連配方也一樣,你要怎麼挑選比較便宜的或品質比較好的呢?

而且就算真的有一家小間的不跟那種策略聯盟合作,它自己進高品質的東西來賣,下游就會去跟他買對吧?不,策略聯盟還有另外的招術,如果你這下游膽敢跟除了他們之外的其他廠商進貨,這也會在聚會中討論的,到時你想跟那個聯盟的做生意,全部給你拒絕往來。

一個市場上佔據九成以上的上游,任何一家客戶有把握能不進到他們的料嗎?

這種事情在台灣我不敢說大部份產業都這樣,不過就我有接觸的一些東西來說,那些料的市場全部都這樣。而且他們有這樣做的動機啊,又可以防止「跟他們不熟」的新對手踏進這個市場,就算真的被抓包,重罰一百萬元而已,反正我們幾家商量好,北部給你賺中部給我賺南部給他賺,這樣不是很輕鬆?

而且誇張到像這種類型的聚會根本就會上媒體報導的。所以像面板業碰到這種事,他們是要怎麼賴?他們從小就在台灣這個病態市場被養成以為這樣做沒關係(搞不好還會被吹捧)了,被米國人說他們這樣所以要坐牢,活該啊。

話說之前我就有個客戶他們打算在台灣開產線做某樣東西。跑來跟我們咨詢,說需要什麼什麼樣強度的東西,要我們找樣品給他們。後來他們的對口跑來滿口狐疑的問,說為什麼我們提供的樣品強度那麼差,還拿了他們本國自己生產,號稱等級相同的樣品來比較。那時我就說這沒辦法啊,台灣那些廠生產的就是這種東西,標準都下修過的,不信的話你們自己也知道台灣這個產業就是哪幾間在做,你們可以自己去跟他們要樣品,不要去要等級相同的喔,你去要高一個等級的,我保證他們給的絕對比你手上的原裝本國貨還爛。

後來他們好像就打消計劃了吧。

J-M公司是已故台塑集團創辦人王永慶親自交給二房么子王文祥的事業,是全世界最大的塑膠水管製造商,在美國市場佔有率高達 3成。

台塑說,J-M雖在1984年2月27日至2005年11月1日期間是台塑美國公司的子公司,但J-M是一個獨立經營的公司。台塑美國公司沒有參與J-M的經營,對本案指控J-M內容,無法置評。

都叫小兒子去當董事長了還說沒有關係,這種鬼話米國人會買單嗎?嘿嘿嘿。

在〈「美國最好不要去」〉中有 12 則留言

  1. 講到企業間聯合漲價這件事
    讓我想起最近才發生 幾家超商咖啡聯合漲價
    公平會雖有作出懲處
    但過程卻讓人覺得很粗糙
    記得美國當初懲處台灣面版廠時
    可是有去調閱”通聯紀錄”…等
    確定有幾家面板廠的確有”相互通知”才告發
    後經法院判決才懲處
    台灣則完全不是這樣
    就憑著公平會的”專業判斷”就可以直接懲處
    這樣很誇張
    難道公平會、消基會真有這麼大的權限?

  2. 反正台灣有台灣的玩法,在外國碰壁,就都是別人的錯。像日本311和泰國洪水的時候,Apple在還不確定會影響供貨的時候,就跑去砸錢掃貨;有可能會影響供貨的時,其他大廠就跑去搶剩下的產能;等確定會影響的時候,產能早在之前的時候就被搶光了。當台廠喊說自己是小廠商銀彈不夠,和生產廠商關係不夠好,搶不過別人的時候,要不要透露一下自己是在什麼時點去搶貨的XDDD

  3. 台灣的政府各種”專業評鑑機關”基本上不能與業界有關(會被說是官商勾結),習慣上一切憑自己的自由心證,權限也確實很大,因為,他們的報告幾乎是政府唯一承認的專業報告,你上法院甚的抗辯,很難找比他們(在中華民國法律上而不是事實上)更專業的報告,就很吃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